128 张氏惨死4

    “哦?你很难受?真的吗?”元邪朝林碧落挤挤眼,对李玉婷问道,林碧落偷笑一声,转过了脸。“落儿,你何必和她们废话?直接解决了她们不就好了?”这时,李昌国从一边走来对林碧落问,林碧落闻言,收起了笑意一副恭敬的神色看向他:“父亲,古语有云,欲速则不达,更何况这是咱们的仇人!”

    说着,林碧落顿了顿,她继续道:“李昌国害你蒙羞这么多年,戴了这么多年的绿帽子,你居然就想着趁早杀了他了事,我想问父亲一句,你甘心吗?”李昌国被问住了,他看看牢笼的混乱血腥,又看看眼前一副单纯模样的女儿,他张了张嘴,却硬是没话说出来。

    “父亲,落儿知道你想早些结束早些了解夙愿,但是,咱们该要回来的东西,哪能白白的让它丢了你说是不是?”林碧落见林家渊犹豫了,继续添油加醋道。而林家渊越听,他心思就越活络越听,他心底的老恶魔就越汹涌。于是,当林碧落又絮叨了一遍李昌国与他之间的仇恨时,林家渊直白的对林碧落问:“落儿,你说该怎么做好?”

    林碧落眨眨眼,她是没想到林家渊居然如此快的被说服了,当下她便示意林家渊蹲下身子,林家渊照做后,林碧落附在林家渊耳旁:“父亲,你只需用铁锅……油盐……嗯,就这样,你明白了吗?”林家渊听完林碧落所说的方法后,一张脸惨白惨白的,他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林碧落:“落儿,你……你这是从哪里学来的呀?”

    林碧落也不在意林家渊的表情与问题,她很自然的回答了林家渊一句:“从他们买通管家放出林碧媛来追杀我的时候,我就已经想这么做了!”林碧落话说完,她内心的小宇宙如同火山爆发般的怒吼:啊啊啊!哪是因为这个原因啊,明明就是为了能趁早离开这个时代所以想了这么多的招数好不好?

    “不知道父亲意下如何?”林碧落想完,对林家渊问道,林家渊一愣,当即便回答:“做,本王做!”林碧落笑笑:“那就要仰仗父亲的胆量啦!”林碧落话毕,林家渊又凑到林碧落面前问:“可是落儿,这儿与闹市毗邻,你就不怕声音过大会……”

    “父亲有何好畏惧?这儿是南逸王殿下的别庄,我们在别庄惩罚几个恶奴难道还有人要管不成?”林碧落语气尖锐的回应了林家渊,林家渊见状,也不好多说什么。

    另一边,元邪对李玉婷问完那句话后,李玉婷竟不顾老鼠在她身边扎堆,径直的往牢笼边上蹿来,她边跳脚边对元邪喊:“殿下,救我呀!救我呀!哎呀!好多老鼠呀!”元邪见状,回头看了眼林碧落,却发现林碧落在和林家渊说话,他有些不爽的白了眼李玉婷:“你这么怕老鼠,不知道你怕不怕蛇呢?”

    李玉婷脑子有些没反应过来,在李玉婷对元邪突如其来的问题感到好奇的同时,她忽然听见了密密麻麻的“嘶嘶”声,好似被针扎了的人所传出的轻呼。她条件反射的想到了元邪刚刚的问题,当下她便回身看了看身后的地面,这不看不要紧,但她偏偏看了,而且还看清了那地面上的东西是什么,是一堆一堆五颜六色的细长小蛇。

    她大叫一声,随后拼命的想往笼子的栅栏上爬,可惜,栅栏上有老鼠。

    “娘……爹……女儿不孝……女儿不孝……女儿也是为了活命呀!你们要原来女儿!”李玉婷大喊一声随即闭眼直直的抱着栅栏往上爬,她这一抱,直接导致了她的手臂、大腿、小腿以及胸前挤满了老鼠与压烂的老鼠尸体。“救命呀!殿下,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李玉婷心惊肉跳的喊了声救命,接着又对喜笑颜开的元邪问道。

    在牢笼附近的元邪他对李玉婷笑了笑,这个笑容给了李玉婷生存的希望,可惜,正当她要开口时,元邪忽然板起了脸:“因为我不喜欢你,还有,你伤害了落儿,所以这蛇鼠一窝不过是给你的一叠下酒小菜罢了!”元邪说着,咧着嘴用伸手隔空对着李玉婷抱着栅栏的手弹了弹。

    只听见李玉婷痛呼一声,刹那间,她松了手掉进了蛇鼠混杂的群体里。“啊!救命啊!娘!爹!”李玉婷对躲在一边的张氏以及遭受蛇鼠践踏的李昌国喊道,可惜,他们都顾不上李玉婷了。“爹啊……娘啊……啊……啊……我的耳朵……我的鼻子……”李玉婷痛苦的喊叫着,可是却没有人理睬她。

    “殿下可玩够了?”这边,林碧落与林家渊商量完后,对元邪问道,她早就听见看见李玉婷的惨叫与俯首弄骚卖弄色相的姿态,同样,她也看见了元邪如何的对付李玉婷。所以,当下,林碧落阻止元邪的原因,不过是想让林家渊亲自处理了张氏,随后再幽禁李昌国。

    当林碧落与元邪说了她的目的后,元邪一脸不赞同,林碧落不解的问:“为何不妥?殿下可否告知落儿缘由?”元邪答:“留着李昌国等于留着一根黄蜂的尾针,咱们若是准备充分那就好说了,可万一事出突然,准备不充分呢?到时他这根毒尾针可是能要了数十口人的命呀!”

    元邪说完,林碧落不禁陷入了沉思,她在考虑自己的做法是否正确,她苦思了一阵,随后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对了,这儿不是现代的职场,这儿是勾心斗角、权谋利益的地方,看来在这里用现代的职场思想来做斗争是行不通的!”

    林碧落当着元邪的面絮絮叨叨了一阵,随后她对道:“那就将李昌国一并处理了吧!”“那就交给你父亲做吧,他们之间有仇恨,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就不要去触碰了吧!”元邪对林碧落劝说道,林碧落想了想,摇摇头:“不行,交给我父亲处理,太便宜李昌国他们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