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张氏惨死6

    “是,奴才遵命!”那俩暗卫听完林碧落的吩咐后,忍着毛骨悚然的怪感对林碧落回应一声,随后他们先往开始冒烟儿的油锅底部放上盐巴。在盐巴下锅的刹那间,十多粒白花花的盐粒儿从锅里直接蹦出,有几颗正巧打在了看热闹的林家渊身上,当即,林家渊便痛呼了一声,紧跟着他便退后了数十步。

    “落儿啊,这盐巴怎么能直接下锅呢?”林家渊走到林碧落身边问,林碧落笑笑:“所以啊,这才是折磨人的最好方法呀!”林碧落说完,示意暗卫将李玉婷放下油锅,只见方才还安安静静的李玉婷,此刻又咿咿呀呀的吵闹起来,林碧落知晓李玉婷是知道油锅的厉害了,但是她仍旧吩咐暗卫丢李玉婷下锅。

    “呀……嗯嗯……嗯……”李玉婷被直接抛下了油锅,她闷叫了一声,当下便两眼一翻,晕了过去。在一旁的林家渊见到如此的残忍画面,当下整个人都呆愣在了原地,久久无话可说。“父亲可是不习惯?”林碧落对林家渊请问一声,林家渊摇摇头:“不,只是没想到会如此……可怖!”

    林碧落闻言,眨了眨眼:“父亲,接下去还有更可怖的,不知道你还要看吗?”林家渊不假思索道:“有什么我不敢看的吗?”林碧落笑笑:“那是,父亲可是骁勇善战的将军,的确没有什么不敢看的!想必这还不如战场的腥风血雨来的猛烈刺激吧?”

    林家渊听见林碧落的话,他捋捋胡子:“不,这画面可比战场的腥风血雨来的要更震撼与刺激!”说完,林家渊便一脸笑意的走到了牢笼附近,林碧落瞧了眼林家渊的动作,却发现他在试图用鞭子抽醒昏迷的李昌国。“这个父亲,真是冷血的可以!”林碧落看出了林家渊的心思,当下唾弃了一番林家渊。

    “郡主,她昏迷了!”高壮暗卫对林碧落汇报道,林碧落点点头:“把她给我弄醒了,怎么着也得让她在里头待个一刻钟!”高壮暗卫听见林碧落的话后,与高瘦暗卫对视一眼,二人皆是露出一副不可名状的笑容。“是,郡主,奴才这就去办!”俩暗卫说着,便对李玉婷掐起了人中。

    “嗯……嗯……啊!好烫啊!!!”只见李玉婷被掐醒后,因为痛苦,她竟直接冲破了哑穴,就在暗卫们与林碧落诧异的时候,她又手舞足蹈的在油锅里站了起来:“我不要活了,我不要活了!”她边高声喊着,边从油锅里蹦出来,直直的往林碧落冲去。

    “小心!”只听见一声清朗的声音响起,林碧落掉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是元邪!林碧落心道。只见元邪一脚踹飞了疯狂扑向林碧落的李玉婷,随后稳稳的抱着林碧落往后飞了一段距离:“怎么样落儿,没事吧?让你受惊了,你没事吧?”

    林碧落摇摇头:“你怎么才回来?”元邪一愣,随后委屈的拿着手中的小玉瓶:“喏,诱川很难找的,我特意去了城西,这才来的慢了!”林碧落见元邪那脸蛋和一脸的撒娇,当下便笑了:“我说殿下,你有必要这么萌吗?”元邪听见林碧落的话,疑惑的望着林碧落:“萌?什么东西?”

    林碧落失言,她清清嗓子:“哼哼,没事,你听错了!”林碧落说完,又对暗卫道:“把李玉婷丢进冰室里面去,给她一席毯子,让她自生自灭吧!”暗卫领命带着李玉婷离开了小屋,而此时的林家渊也将几乎崩溃的张氏从笼内提了出来:“落儿,她怎么办啊?”

    林碧落望了眼张氏:“她可得好好伺候了,从一开始往府里埋人,到后面的刺杀,还有之前发生的一连串坏事怕都与这女人有关系!”林家渊点点头:“那该怎么对付她呢?”林碧落答:“送她去最底层的暗娼馆吧,让她体会体会什么叫生不如死,生不如死!”

    林碧落说完,也不管林家渊与元邪的表情,自顾自的往外走去:“李昌国就交给父亲你了!”

    元邪见林碧落离开,正打算追上去,却不料被地上的张氏狠狠的一扒拉:“林碧落,你这贱野种,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张氏就拔下了头上的首饰就打算对着元邪的小腿刺去,“你住手啊!”这时,门外传来了去而复返的林碧落的声音,她大吼一声,拿过门边的棍子就直接往张氏丢去。

    只听见首饰落地的清脆响起,随即,张氏的惨叫也响彻了整个小屋。“啊……啊……啊……”只见张氏受林碧落所丢掷的棍子撞击而一头栽进了烧得火红的锅底,炭石在一瞬间就着了起来,在张氏的头上身上蔓延开来,不多时,张氏便成了一个活人,一个只能痛苦卧在地上惨叫的火死人。

    “你没事吧?殿下,你没事吧?”林碧落丢完棍子后,也不管张氏的死活,她一个劲的担心元邪是否受了伤,她那紧张的样子,落在元邪眼底,元邪莫名觉得有些满足和心酸:终于有人会那么在意我,终于有人会为自己是否受伤而紧张万分,终于……不,没有终于!

    “落儿,我没事,我没事,真的,你看,我什么事儿都没有!”元邪说着,使劲的跳了跳了,正巧张氏所化的火人滚过来,他一个飞扑,将林碧落抱着往门外飞去:“你看,我没事!”林碧落确定元邪无碍后,这才看着地上的火人:“这……这难道是张氏?”

    元邪摊摊手:“反正都是要死的,让她活活烧死是最侮辱她的方式了!好了,你别多想了,走,我带你去逛一逛吧!”林碧落闻言,点点头,但她心底却默默说道:你是不知道21世纪的中国,死人是要去火葬场火化的……

    “诶落儿,你就这么走了吗?”这时,身后的林家渊喊住了林碧落问道,他指了指火人,又指了指李昌国,林碧落见状,对林家渊笑笑:“父亲,张氏这个火人想必你能应付,至于李昌国嘛,迟一些杀也无所谓!”李昌国闻言,知道林碧落有其他打算,于是,他也不再多说什么,任由林碧落与元邪离开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