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景葑自裁2

    “元邪,你怎么这么耍赖?我怕高呀!”林碧落并不是头一次被元邪抱着飞,可是这一次她莫名其妙的对元邪撒起了娇,她这话音刚落,元邪的手便抚上了林碧落的眼:“乖,不看下面,很快就到了!”林碧落见撒娇失败,有些无趣的嘟了嘟嘴,这一嘟,甚是巧合的亲在了元邪的手心。

    “落儿,你要亲,就亲亲我的脸嘛!我的手又糙又厚的,亲着多伤嘴?”元邪很不要脸的对林碧落调侃一句,林碧落只觉得耳根处发烫,她羞红着脸捏了一把元邪的腰,接着恶狠狠的对元邪说:“你这登徒子,真是轻狂的厉害!”说完,她便不再作言语,直到进小黑屋,她都没对元邪说一句话。

    落地后,“落儿,你就理理我啊!”元邪苦苦哀求道,林碧落不发一言,她横眉冷对看着元邪,随后就进了小黑屋。

    “落儿,你回来了?”屋内,林家渊正与李昌国对持着,李昌国一副得意的神色在见到林碧落的出现后,一下子就萎靡了。林碧落瞧出这其中的微妙,她不动声色的对林家渊说:“父亲,咱们还是用盐焗的方式将他这大奸大恶之徒给杀了吧?”

    林家渊不解的看着林碧落,但是他也没作出任何反对的言论,他看了眼神色大变的李昌国:“好啊落儿,那就按你的方式试一下吧!我记得那李玉婷下半身好像都被油炸熟了啊!”林碧落望了眼林家渊,心里对林家渊这个父亲的言论很是钦佩,句句都能诛心。

    果然,在牢笼里的李昌国坐不住了:“你们、你们把我女儿怎么样了?”林碧落笑而不语,林家渊则指了指地面上的焦尸对李昌国道:“忘了说,你的妻子因为钻进了炭石内,整个人都烧焦了,你瞧瞧,这火灭了,都还冒热气儿呢!”

    说完,他便意味不明的对林碧落笑了。林碧落看见林家渊那笑容,只觉得整个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得阻止父亲继续诛心了!

    “父亲,你先歇息一下吧!”林碧落走到林家渊身边说道,林家渊点点头,往一边的木凳上一屁股坐下去,而林碧落则走到李昌国的牢笼前轻声对他问:“你说,你还有多少的党羽?你在等什么?你的后盾是什么?你这么坚持着的原因又是什么?”

    李昌国被问愣了,他呆滞的看着林碧落许久,紧接着才缓缓的叹了口气:“你居然看出来了!”正当林碧落以为李昌国要说实情时,他却一屁股往后坐下去,用受伤的手掌指着林碧落:“你看出来又如何?你敢杀我吗?你杀了我你就什么都别想知道了,但是不杀我他们又会救走我,哈哈哈,林碧落,你别太自以为是了!”

    林碧落看着眼前几乎疯癫的李昌国,猛地想到了刚进小黑屋时与他的谈话:“你之前说的都是假话?”李昌国意味不明的笑道:“真也好,假也罢,总之林碧落你别想轻易拿走我的命!”李昌国话音刚落,屋顶就传来了一阵的动荡,随后李昌国声音逐渐变大:“哈哈哈,我的人到了,林碧落,你们就看我怎么离开吧!”

    “离开?有那么容易?”林碧落猛地嗓音一尖,整张脸几乎变得有些狰狞,她手指着上头对李昌国道:“即使有人来救你,我也要你在这里自刎,你信不信?”李昌国傻呆呆的看着林碧落那狰狞的脸,他不由地的倒抽一口气,他的心底油然升起了一种恐惧。

    “李昌国,哦不,是李景葑,你或许忘了我知道你的身世,上头那些人,就是你真实身份的屏障吧?难怪了,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头,原来你是在拖延时间呀?早知道我就该早些杀了你是不是?”林碧落对李昌国问道,李昌国闻言,整个人皆一震:“你……你……你……呕……”他一连说了三个“你”,紧接着便气恼的呕出几口鲜血,淋漓粲然,妖冶荼蘼。

    “舅父还是省省气力吧,要你自刎你就自刎,何必这么大费周章的咬舌自尽呢?”林碧落看出李昌国被自己的气的吐血,但是她嘴上却不愿闲着。只见她话音落下后,李昌国又呕出几口鲜血,随后他缓缓从身后摸出一根如炮仗般的东西,他猛地用断掌一拨弄,一股灿烂的焰火击破了牢笼顶上的铁瓦。

    “你做什么?”林家渊猛地从后头起身蹿到笼前察看李昌国的情况,林碧落阻止了林家渊的行为:“父亲,他在搬救兵呢!”“什么?他还有救兵?”林家渊大惊,林碧落答:“他是突厥的奸细,你说他有什么救兵?”“突厥?”林家渊闻言,神色异变,他猛地想到了多年前与突厥的大战,明明赢面在前,却忽然被击败了……

    “是你!原来都是你!”林家渊说着,打算往笼子钻去,林碧落一把拽住了林家渊:“父亲!”林家渊怒气未消的瞪着林碧落,林碧落则望着笼内的李昌国说:“你不用等了,你要等的救兵,他们是不会来的!”李昌国一副不信的样子看着林碧落,林碧落冷笑一声:“说了还不信,那就让你死的痛快些,来人!”

    林碧落说完,屋外进来四人,他们抬着俩担架进屋。担架上,分别躺着三具身着藏青虎纹衣的尸体。李昌国见状,整个人如同被夺走了灵魂一般,瞬间没了先前那自信满满的气势。他再一次呕出一口鲜血,紧接着他从嘴里掏出了一枚细小的刀片,他看着林碧落道:“林碧落,我不求你放过我,但求你放过金姨娘还有我的两个孩子!”

    林碧落看见李昌国那生无可恋的眼神,点点头:“我答应!”林碧落话音刚落,李昌国便拿着刀片往自己的脖子上抹去,他边抹边笑,嘴里大喊:“若有来生,定爱众生!”喊完的一刹那间,李昌国颈上动脉鲜血四溅,整个牢笼都充满了他的血腥味,又浓又臭,还带着些悲戚苍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