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灵玉神泉

    “可惜……可惜了!”林碧落嘴里说着可惜,眼底则闪过一抹得意的笑。“什么可惜?”林家渊甩了甩溅到血的衣袖对林碧落问,林碧落看着林家渊:“父亲,李昌国临死都如此挂念他的孩子,你说是为什么?”林家渊呆滞的望着林碧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好了父亲,该走了!”林碧落说着,推开了小屋出了门,屋外此时倒着三三两两的尸体,一个一个的显得很是凌乱。

    “落儿,你出来了?”元邪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点点头:“不知道殿下查的如何了?”元邪闻言一愣,随后立即反应过来:“落儿,他们嘴里什么话都没套出来,因为……你看!”元邪说着,命令身边的侍卫将尸体的嘴掰开,林碧落只望了一眼,心里就觉得毛毛的:只见那尸体的嘴里空洞洞的,只有靠近喉咙的一处有一小截露出来的舌根。

    “呵……那蛮荒之族果然野蛮,用的杀手刺客竟是哑巴,而且还是后天的哑巴,真是高……那是什么?”林碧落说着说着,猛地指着黑衣刺客的手问道,侍卫将刺客手上掩着的黑袖子给撩上去后,林碧落见到了刺客那如圆球般光滑的断腕,她不禁觉得一股寒意升起:“元……元邪……这……这……”

    “这就是蛮荒之族的刺客,他们一出生就被剁去手掌、割去舌头,他们所练的功夫与我们中原的不同,他们需要在冷暖五色池里面浸泡一年才能练初步的功夫!”元邪微笑着对林碧落说道,林碧落只觉得遭到晴天霹雳一般,她猛然想到了前世的记忆:

    荒凉边塞的孤影、血雨腥风的刺杀、魔教的刺客……

    “原来,从那个时候开始,龚铭就打算杀了我呀!”林碧落低喃一声,随即,她瞧了瞧那尸体:看来,他当初的选择很多啊,又能与蛮荒之族的人联络,又能与魔教的人勾结,还能见风使舵的抛弃太子投奔三皇子……呵呵,龚铭啊龚铭,可惜了,这一世,我林碧落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落儿?落儿?”元邪的问话忽地在林碧落耳边闪起,林碧落一惊,她神色一变,后退一步:“殿下……你怎么了?”元邪不满的望着林碧落:“落儿,你怎么又喊我殿下了?”林碧落失言,她看着元邪久久说不出话来,“落儿,地上的尸体可是令你想到了什么?”元邪对林碧落问,林碧落迟疑片刻,答:“是!”

    “哦?是不好的记忆吗?”元邪又问,林碧落眯着眼:“殿下好像很好奇呀?”元邪见状,整整衣襟:“哼哼……那个,本殿下总该要对未来王妃多关心一些的!”林碧落闻言,羞红了脸:“元邪,你胡说什么呢?这么多人在,你不害臊我害臊呀!”

    说着,林碧落别过脸不再看元邪,元邪则贱兮兮的凑到林碧落面前:“落儿,你就说说嘛,你是想到了什么?”林碧落见元邪如此锲而不舍,她定了定神,一脸严肃的问:“你真的要知道吗?”元邪见林碧落神色变化,他眼珠一转,整个人也正经起来:“嗯,我要知道!”

    林碧落无奈的叹了口气:“唉!罢了,告诉你吧!”说着,她指着地上的尸体:“前世在边塞荒寒深渊,我曾替龚铭挡了这样的刺客袭击,龚铭当年告知我那些刺客乃魔教的人,可是,如今看来不然。”“呵,我看那龚铭八成是想要你命!”元邪愤愤道,他话说完,便看见了一脸惊讶的林碧落。

    “落儿,你怎么了?怎么干张嘴呀?”元邪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缓了缓答:“我刚刚才想通的事情,怎么到你那儿居然变得如此简单了?”元邪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林碧落所指的是什么,他咧嘴一笑:“嘿,我说什么,原来是刺杀呀?这不是很显而易见吗?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呀!”

    元邪说完,便一把搂着林碧落:“落儿,别不开心好不好?我带你去灵玉神泉泡一泡如何?”元邪说着,也不管林碧落的反应,他一把搂着林碧落便往上空飞去,可怜林碧落这个现代的小花骨朵儿,因为忽然的上升而感到一阵晕眩。

    等林碧落缓过神来时,元邪已经抱着她飞了很远了。

    “元邪,灵玉神泉是不是河图大宗师修成正果的那个地方呀?”林碧落在空中对元邪问道,元邪答:“不错,是河图宗师的修行之地!”林碧落闻言,想到了前世自己临死前,灵玉神泉里那位孤清的还尘师太,“此时的还尘,应该才刚刚出家吧?”林碧落自问道,元邪听见了林碧落的细语,问了一声,可惜,却得不到林碧落的回答。

    “到了!”当元邪喊出这一句的时候,林碧落已经发了很久的呆,落地后的她,一脸怀念的看着眼前的景象:青葱的树木、青砖灰瓦的围墙与长廊、一座有着年头但不失庄严的铜钟以及空气里弥漫着的温热气息,“啊!是这里了,就是这里了!”林碧落莫名其妙的喊了一声,她一回头,却被直愣愣看着自己的元邪吓到了:“殿下,你怎么了?”

    “落儿你是有来过这里?”元邪一脸失落的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答:“前世曾于灵玉神泉沐浴焚香数日,与灵泉观的观主师太有莫逆交情!”元邪听见林碧落所说后,失落的脸忽地变得扑朔起来,不多时,他居然笑了:“原来是前世,那就没事了!”

    “没事?”林碧落不解的看着元邪,但聪明如林碧落,她很快就明白元邪的用意:“不是吧殿下?你居然会和我的记忆吃醋?”元邪臊着脸不说话,他直勾勾的望着林碧落:“落儿,咱们进去吧,顺便见见你前世的莫逆!”林碧落却摇摇头:“不必了,我那莫逆,现在或许才刚刚出世!”

    “出世?才刚刚出生呀?”元邪对林碧落的回答感到惊讶,林碧落听见元邪的问题后,当下就知道元邪误解了这句话的含义。于是,她忙解释道:“殿下,落儿所指的出世,不过是摆脱了尘世的纷扰、红尘的瓜葛,进了这观内出家!”

    元邪听见林碧落的解释后,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落儿你直接说出家不就好了?何必说的这么复杂呢?”林碧落白了眼元邪:“到底是我说的复杂呢?还是你这位皇子的学识不够呢?”林碧落笑嘻嘻的看着元邪,元邪闻言,一脸尴尬与羞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