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 往事

    “落儿,咱别说这个了成不?”元邪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被看的有些不自在了,她点点头:“那行吧,殿下你带我来这里的目的也该说说明白了吧?”只见林碧落的话音刚落,元邪就瞪大了眼看着林碧落:“落儿你怎么看出来的?”

    林碧落捂嘴偷笑一番:“殿下你有什么动作会瞒得过我?”元邪看着林碧落,只觉得甚是尴尬。“落儿啊,我早就知道你聪明,可是还真不知道你会未卜先知啊!”元邪对林碧落说着,林碧落却摇摇头:“不,是殿下你自己的神色出卖了你!”

    “嗯?神色?我有什么表情吗?”元邪摸了摸自己的脸看着林碧落,林碧落答:“殿下带我到这里时,神色就莫名的紧张了起来,虽然和我谈笑之时多少放松了,但我仍是一眼看出来了。只不过令我好奇的是,就连见陛下你都不曾有如此神情,为何在这里变做这般了?”

    元邪听见林碧落的回答后,整个人皆是一抖,随即又放松了下来:“落儿,不瞒你说,太子就在这里!”“元音在这里?”林碧落惊讶的望着元邪,她有些琢磨不透元邪的心思了,照理说他们这兄弟俩不对付,元邪不应该在知晓元音在此地而来这里,可是……

    林碧落想不出可是后面的话,她直觉觉得元邪古怪的很,不,应该说是整件事情都很是古怪。

    “落儿,你随我来,很快你就知道了!”元邪面色有些难看的望着林碧落,林碧落见元邪往正门走去,她阻止了元邪:“走偏门吧!”元邪一愣,随后带着林碧落往灵玉神泉的后门走去。对于走后门,林碧落没什么抵触,她知道若是光明正大的从神泉正门进去,那么元邪要给自己看的东西铁定是看不到的。

    “落儿,一会我会带你飞到檐上,你记得千万不要做太大的动作,省的底下的人听出动静。”元邪边说边走,林碧落在他身后不住的答应,他们都没有发觉灵玉神泉今日的变化,好似太过热闹。等元邪与林碧落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某个庵院的屋顶上了。

    “落儿,你觉得不觉得今日有些古怪?”元邪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答:“古怪什么的暂且先别提,光是今日这份热闹与人声鼎沸,就不同往日。看来今日这一幕幕一桩桩都是有备而来啊!”“那就更要看看这下面在做什么了!”元邪闻言,对林碧落示意。

    只见元邪从袖中摸出一小雕纹瓶,他拧开瓶子的黄色禁制条,从里面掉落出来一小撮林碧落见都未曾见过的淡紫色粉末,正在林碧落好奇的时候,那淡紫色的粉末在灰色的瓦片上起了反应:淡紫色的粉末接触到灰色的瓦块后,一股黑紫色的烟雾冒了出来,随后那片瓦片凭空消失在了林碧落面前。

    “元邪这是怎么回事?”林碧落对元邪产生的这一怪状感到好奇,元邪闻言,挥了挥手中的小瓶子对林碧落道:“这是蚀骨粉,今日大材小用的对付这瓦片,就为了看看底下的人在做什么!”林碧落见状,顿时对先前发生的一切都没了兴趣,蚀骨粉,呵呵,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只见林碧落耷拉着脑袋往底下瞧,元邪却不急着看,他对林碧落说:“落儿,你知道这是哪里得来的吗?”林碧落听见元邪的问题,但是并没搭理他。因此,元邪更卖力的对林碧落问,但是林碧落仍旧不搭理他。就在元邪绞尽脑汁的想林碧落开口时,林碧落却幽幽的回了元邪一句:“不就是魔教的圣物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林碧落的话音刚落,刹那间,元邪只觉得天雷滚滚,他差点忘了林碧落是经过两世的人。“落儿,原来你都知道?”元邪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答:“我前世就是死在魔教噬魂钉下的,你觉得我会不知道魔教的圣物是什么吗?我告诉你,我就连他们的总坛在哪里我都知道,可是我却无能为力,你知道为什么吗?”

    元邪摇摇头:“不知道,落儿,我要帮你报仇!”“报仇?殿下啊,你就省省吧,凭你那点道宗的功力,与魔教抗衡是不可能的!我告诉你,魔教总坛内外各有九处,共十八洞,洞洞都布满了生人踏入就毙命的机关与术阵。你说你要帮我报仇,其实我觉得,前世你的死,与魔教都有……”林碧落说着说着,忽然顿住了。

    她眼前恍惚了一下,一段阴谋一下子展开在了她眼前:前世元邪一死,自己就被下嫁去了临安,这中间到底隔着什么呢?“落儿?”元邪见林碧落顿住了,忙问了林碧落一声,可是林碧落却没有反应,她在细思当年的那些极端变故。

    “难道?难道是因为我与元邪的婚事威胁到了谁吗?”林碧落对自言自语道,但随后她又摇摇头:“没道理的,当年我与元邪的婚约根本就没有多少人知情,谁会为了这莫须有不可能的婚事而做这样的手脚呢?”林碧落想着想着,只觉得头痛欲裂,她扶额垂头的时候,却被人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落儿,你在想什么?为什么都不告诉我?”元邪那低沉却好听的声音就在林碧落的耳边响着,可是林碧落却没有功夫搭理他,因为她的脑袋实在是痛的不行。“落儿,咱们要不回去吧?这儿我让手下来看着吧!”元邪的声音一句接一句的传来,林碧落的头痛也渐渐的好了起来。

    “元邪,不要!”林碧落轻唤了一声,元邪猛地将臂膀收缩了一下:“落儿?你肯理我了?你怎么样了?你脸色好红啊!”林碧落摆摆手:“不碍事,不碍事的!元邪,我和你说,我和你有婚约这件事情,你可知情?”元邪愣了愣,随即笑眯眯道:“落儿,你今日是要与我立下婚约吗?”

    林碧落见元邪那副地主家的傻儿子的样子,当下就知道就连元邪都不知道有婚约这件事情,可见那幕后之人所知晓的内情之多,以及他的手段与段数兴许比自己还要高上一筹。“殿下,你听我与你细说……”林碧落对元邪讲述了这当中的一切,元邪听完,整个人都处于莫名其妙的兴奋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