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 还尘与太子

    正当元邪想岔开话题,不再与林碧落争辩三皇子对错时,屋顶下的房子里传来了几声女子的拒绝声:“不要,小尼已经看透了红尘,太子请你自重!”只听见一声爽朗的男声有些气喘的响起,林碧落与元邪讶异惊诧的彼此看了眼对方。

    说是惊诧,实际两个人之间的想法不同,元邪是对太子居然与尼姑庵的尼姑有染感到奇怪。而林碧落则是对那女子感到惊讶,因为那个自称看透红尘的小尼姑,就是林碧落先前所提到的莫逆之交还尘师太。“原来师太一世厌恶男人的源头竟是太子!”林碧落对元邪道,元邪闻言一怔:“莫非被太子侵犯的女子就是落儿你日后的莫逆?”

    “不错!”林碧落承认一声,紧接着对元邪问:“可否搭救还尘一把?”元邪答:“没问题!”说着,他从胸口摸出了一枚精巧细小的玉笛,他轻轻一吹,林碧落什么都没有听见,但是很快,从空中踢踏踢踏的腾空而来三四个身着青衫的蒙面人。

    “拜见殿下!”那四个蒙面人轻飘飘的落在屋顶上后,一点声响都没有的跪在元邪面前作楫道,元邪摆摆手:“把下面的那些侍卫暗卫全部清扫了,记住,留活口!”那些蒙面人闻言,瞬间消失在了林碧落与元邪面前,前者对蒙面人的消失有些诧异,后者则是一脸平常,好似见多了这场面一般。

    “落儿,不知道这次你要怎么感谢我……呢?”元邪笑嘻嘻的对林碧落问道,可是他还没问完,林碧落就一把抓过了他的脸,狠狠的在他的左脸轻轻啄了一口:“这就是奖励了!”说完,林碧落羞涩的背过身,一张脸通红通红的,就连她白净的耳根露出来,都是红彤彤的。

    元邪迟疑的许久才欣喜若狂的将林碧落的身子转回来:“落儿,你这是……我好高兴啊!我好开心!”元邪如同一只发狂的小狼狗似得朝天轻吼几声,随后便被林碧落一把拽住了:“别喊,下面的人都不知道怎么样了!”林碧落说着,蹲下身往小洞里看下去。

    只见原本还在推搡的太子与还尘此刻都不见了踪影,正当林碧落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她忽然瞥见了一画着观音的屏风,她眼见屏风的透视处有人影在动,她心一慌,对元邪道:“不好,太子好像把还尘背上床了!”元邪见状,忙抱着林碧落一个飞身下了屋顶,直闯进小屋内。

    “什么人?”爽朗的男声带着惊慌问道,“救命啊!”略尖锐的女音带着希望轻声喊了出来。元邪与林碧落进屋后先闻其声,才……后见其人。“你们好大的……是你们!”只听见太子愤怒的吼了一声,随即他便改了口,一脸惊讶与不解的看着元邪与林碧落。

    而林碧落进屋后,便见到了那年轻了许多岁的还尘此时一脸泪痕、唇角满是牙印与血痕,她身上的尼姑装已经被扒烂,她脖子处满是齿痕,林碧落见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原来,原来师太当年那些欲言又止,竟全是因为这个!”林碧落内心有个声音在咆哮,她当即忍不住,直接上前对太子甩了一巴掌。

    “你……你竟然敢打我?”太子被甩了一巴掌后,整个人又气又急又惊讶,他不敢置信的望着比他愤怒且暴躁的林碧落,整个人顿时一僵:“你……你想怎么样?”林碧落冷笑一声:“我想怎么样?我想抽死你!”说着,她又对这太子甩出了一巴掌,这一巴掌下去,太子的嘴角渗出了血,而太子整个人也有些晕乎起来。

    “元邪!你……你和这林碧落怎么会在这里?你们是不是算好的?啊?想要我的皇位是不是?还是说你们想要刺杀我林碧落,我告诉你,你再打我一下,我就让你安平王府满门抄斩!”太子恶声恶气的说着,元邪见着太子情况不对,他顿时脸色怪异起来,而林碧落此时也察觉出了太子的不妥之处,她正打算上前,却又猛地止了步。

    “好奇怪啊,怎么会喘的这么厉害呢?”元邪的疑问在林碧落耳边响起,林碧落好似嗅到了一股子阴谋的味道,她当即往一个方向转过了头。

    只见林碧落直勾勾的回头看向躺在榻上的还尘,此时的还尘脸上还挂着一丝得意的窃笑,这一幕很幸运的落在了林碧落的眼底:“原来是你!”林碧落无厘头的说了一句,随后直接上前准备去抓还尘,可是还尘却先她一步起了身,只见还尘一跃,刹那间便化作了一抹紫色的身影逃离了小屋。

    “小心落儿!”元邪大声对林碧落呼喝道,随后,林碧落感到自己再次落入了一个温暖可靠的怀抱内,紧接着,她看见了一枚亮紫色的钉子从自己的眼前飞过,直直的钉在了自己右侧的木柱子上。“好险!好险!”元邪将林碧落救下后,不住的感叹道,林碧落也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她缓了很久,才对元邪道:“看来我又错了!”

    “嗯?”元邪好奇的看着林碧落,他发出了一支亮银色的小刀到外头的院子,随后他对林碧落问:“好端端,落儿你怎么错了?错哪了?”林碧落摇摇头,苦笑一声:“我一直以来,都把前世的惨死归结于魔教与龚铭和林碧媛,却生生忘了我自己也是促成惨死的重要原因!”

    说着,林碧落起身用手帕将钉入柱子的紫色长钉用力拔下:“这枚钉子,殿下可认得它是什么?”元邪摇头:“从未见过如此怪异的钉子,不知道它是……”“是魔教的噬魂钉!说清楚点,它的本名叫夺魂针!”林碧落打断了元邪的疑问道,元邪一惊,直接从林碧落手中夺过了那枚钉子,用掌心之雷将钉子给击化了:“这样肮脏的东西,落儿以后千万不能自己动手,要让我来知道吗?”

    林碧落半是心酸、半是欣慰的笑了笑,她点点头:“知道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