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 真假还尘

    “落儿,照你刚刚的说法,这夺魂针从你那莫逆身上出现,难道……”元邪扑朔着眼望着林碧落,林碧落答:“不错,我那自认为莫逆之交的人,就是魔教的人!”“难怪你刚刚说你错了,原来是这里错了呀?”元邪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点点头:“我千算万算,都未曾算到,居然有人会在庵院插入魔教的人!”

    “不必自责,这谁也说不准的不是吗?”元邪安慰林碧落一声,林碧落苦笑道:“殿下不必安慰我了,这样的计谋,纵使是今生我都无法应对,何况前世?若不是你今日带我来此地,我也断不会发现这里头的秘密。”林碧落话音落下后,屋外忽然传来一阵说笑声:

    “我就说你今日不对劲,原来是诵经未过关,被师傅责骂了呀?”一稳重的女音响起道,随后,一声林碧落很是熟悉的娇弱女声又响了起来:

    “是啊,师傅说我六根不净,可是我真的冤啊,我哪里六根不净了……对了,说到这里,我还纳闷了。师傅说我最近老往山下跑做什么,可是我没有去过啊!你记不记得,前日午后,我在你房里一直待到日暮,可是今日师傅却偏偏拿那日的事情做文章,说我下山去玩……”

    “怎么会呢?师傅是不是认错了人?你那日的确在我房里啊!”稳重女音响起后许久,只听见娇弱女声轻唤一声,随即踢踏踢踏的声音传进了林碧落耳中:“哎呀!谁这么大胆啊?居然在我房里捣乱?老天爷呀!这屏风可是我话了三两银子买……”

    “看见了吗?有两个还尘!”在小屋的屋顶,元邪一手抱着林碧落,一手拽着太子的领子说道。林碧落点点头:“看样子那是个假还尘,看来我没错啊!那假货是魔教人假扮的,她的任务或许是暗杀太子,然后嫁祸给真还尘!看来真是低估魔教的人了,他们别出心裁的制造假象,就为了今天。可惜了,被咱们撞破了!”

    “撞破还不算完,只要太子一日还在意还尘,那么魔教就会将还尘当做棋子用!”元邪点出了个中的厉害,林碧落一愣:“那该怎么办?”“我倒有个好主意,就看落儿你愿不愿意了!”元邪笑哈哈的对林碧落道,林碧落看着元邪那一脸的奸笑,心里顿时觉得有些不安。

    “你说吧!”林碧落沉着声对元邪说道,元邪闻言,答:“不如借祈福之名请还尘回安平王府,然后你再慢慢的告知她真相!”林碧落听见元邪的方法后,微微一笑:“殿下倒是给落儿出了个难题啊!”元邪一听,眼睛都值了:“怎么?安平王府难道连个吃素的尼姑都养不活?”

    林碧落摇摇头:“是我祖母,她老人家可不喜欢尼姑,你是不知道,我的大祖父生前就是找了个尼姑当小妾,生了个女儿压了我祖母两个头!”“你指的是当今的皇后?”元邪一听就知道林碧落所言何意,他想了想:“那就让还尘改了装束,让她穿上道服,装个道姑!”

    林碧落一听,眼睛亮了亮:“这倒是个好主意,不过还尘会愿意吗?”“愿不愿意就看我的吧!”元邪说着,脸上露出了一丝狡黠,而在他手上拽着的太子此刻也晃悠悠的醒了,他自被林碧落甩了两巴掌后,就一直晕着,现在他这一醒,元邪也可以轻松些了。

    “好难受啊!本宫的脖子!放开!放开!你是哪个宫的太监?怎么敢如此粗鲁的对待本宫?”太子恍惚间挣扎起来,元邪见状,再次飞身将太子与林碧落往僻静的地方带。“是你们!真是出门没看流年,倒霉透顶!我做梦梦见你们就罢了,怎么的梦醒了你们都在啊?”太子迷迷糊糊的指着林碧落与元邪说道,话刚说完,人又晕了。

    “他这是怎么了?”林碧落对元邪道,元邪答:“魔教下的药不够猛,本该睡上一个时辰的,他现在半个时辰没到就醒了,不过他身子虚,撑不住体内的迷药,所以还是睡过去了!”“他这是睡过去了吗?”林碧落有些讶异,明明就是晕了啊!林碧落在心底默默的想了想,随后她看了眼元邪,当下她就无话可说了。

    只见元邪一脸的得意,一副算计了人的表情,林碧落瞬间就明白了元邪对太子做了手脚。

    “落儿,你在这儿看一会太子,我去去就回来!”元邪见林碧落在看自己,当下他便留了个句话,随即飞身离开了。林碧落本要说的话也随之堵在了喉咙里。“总该很快就回来了吧?”林碧落自言自语的问道,之后,她陷入了漫长的等待中,这一等,就是差不多半个时辰。

    等元邪再回来时,他的身后跟着一名穿了素服的女子,林碧落定睛一瞧,竟是方才闯进小屋的屋主还尘。“喏,这就是你的东家,记住了,一定要跟牢她,为她的府邸祈福,知道了吗?”元邪将还尘带到林碧落跟前后,对还尘吩咐道,还尘点点头:“是,小尼……贫道会的!”

    还尘话说完,林碧落便上前牵着她的手:“不必拘谨,是我点名要你去我府里祈福的!”只见还尘有些尴尬和不安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则用手拍了拍还尘的手背:“没事的!”还尘闻言,顿时,她僵着的身子一下子放松了下来。

    “那就走吧!”元邪对林碧落眨眨眼道,林碧落见状,白了眼案元邪,随后对还尘说:“不必怕,跟我来!”说着,林碧落与元邪并排走着,顺带对元邪问:“你自己说吧,怎么做到的?”元邪坏笑答:“我对她的师傅说出资修建灵玉神泉,她师傅当下二话不说就喊了她来让我带走!”

    “就这么简单?”林碧落好奇道,元邪答:“不然呢?”元邪笑哈哈的说着,可是林碧落的眼神仍旧直直的看着他,元邪实在受不了林碧落那深邃的眼神,当即,他求饶道:“我说,我说还不行吗?我对还尘说了一个名字,她听了以后,乖乖的跟我来了!”

    “是什么?”林碧落看向元邪,元邪有些神秘的回答道:“元音!”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