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藻玉

    元邪理了理怪人所说的七个字,随后他对怪人道:“你的主子应该还和你说过,这白玉一定得放在金圈里,不能让它见光吧?”怪人答:“不错,不过,你怎么知道的?”元邪哈哈大笑一声:“看来这白玉真真就是恢复你原样的钥匙啊!”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怪人在地上沙哑着音对元邪问,元邪只微笑,却不言语。林碧落对此也深感好奇,她用疑惑的眼神望着元邪,元邪这才轻轻在她耳边道:“这白玉许是昆仑的神玉,它生于山南背阴处,见光即化,如梦如幻如烟雾消弭。”

    “神玉?”林碧落听见元邪的答案后,诧异的望着元邪,她有些捉摸不清元邪的意思,她细细想了想昆仑神玉,忽地恍然大悟:“山海经的开篇就曾提过这样的两座山,一座名唤招摇,它临于西海之上,盛产金玉一座名唤堂庭山,它盛产水玉水晶。”

    “可是元邪所描述的那白玉性质却同山海经中所提的不一,这世间可没有什么玉是见不得光的啊!”林碧落心底默默的反驳了一句,她对元邪看了看,元邪此时正与那怪人细细交谈着,对林碧落的注视也未曾察觉到。“这里头一定有古怪!”林碧落悄声说了一句,随后她不声不响的往那怪人走去。

    “事情就是这样,你若是不信,我也无话可说,但我求你一件事情,希望你能答应!三年前在天宝地界,我曾与一寡妇邂逅,她为我留下了一丝血脉,只求殿下你念在我透露如此多的秘密份上,帮我好好照顾那个孩子与寡妇,我、我、我念空来生定为你做牛做马!”林碧落走到时,正好听见怪人说话,她眉一皱,正要开口,却听元邪道:

    “谁说要你死了?你叽里呱啦了这么多,敢情是在交代你的身后事儿啊?不是你当我是什么人啊?你的徒弟还是你的亲人呀?我告诉你,你自己的烂摊子自己收拾去!还有,这枚白玉我赠予你恢复人样!你记得在今夜亥时二刻时将它对着月光放在你自己的双眉之心。记住,一定要在亥时二刻进行,早一刻晚一刻都会功败垂成!”

    那躺在地上的怪人听见元邪稍稍刻薄的言语与警告后,整个人都呈现了一种名为怪异的气氛,林碧落看着眼前黑里吧唧的怪人,只觉得有些不忍直视。“元邪,你说完了吗?说完了我有话要和你说!”林碧落捂着眼睛揉了揉对元邪喊了一声,元邪忙不迭的起身:“怎么了落儿?”

    林碧落看着眼前这前后不一的人,此时的他一脸和煦的笑意,暖暖的。“我想知道那白玉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见不得光?又为什么你让那怪人以月光沐浴来恢复人样?”林碧落连问了两个问题,元邪听完林碧落的问话后,笑呵呵道:“我就知道落儿你会瞧出古怪,可是我不知道你会这么快就瞧出来!”

    他说着,将一枚温润的白色物体交到了林碧落手中,林碧落一触到那枚白色物体后,整个人皆是一寒:“这……怎么会?难道是寒玉?”元邪笑答:“是凊玉!”说着,他顿了顿,又继续道:“它是从昆仑之巅取出来的,记不得日光,我一直以为这是传言,可如今见了才知道,这并非传言。”

    “凊玉?什么鬼啊?”林碧落心里默默的问了一句,但是她嘴里却说着相反的话:“原来是这样啊!”说完,她陷入了沉默,“为什么会是凊玉呢?我听都没有听过,这儿到底是不是那个有着五千年文化底蕴的中原大国呀?为什么这么神乎其神的呢?”林碧落在心里吐槽了一番,随后,她将手中那冷冰冰的凊玉还给了元邪。

    “怎么不多拿一会?”元邪笑眯眯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摇摇头:“太凉了,我本就是阴体,与这凊玉本就相克。”林碧落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她有些愣的看着元邪,第一次,她感到有些迷茫。这一种迷茫的感觉源自方才元邪说的话,那自己都不曾见识过的领域,是自己所恐惧的吧?林碧落问道,可惜,对此她没有答案。

    一个时辰后,酉时二刻,元邪带着林碧落回到了安平王府,他目送林碧落到府前时,对林碧落问了一句:“落儿,你在害怕什么?”林碧落听见元邪的问题,没来由的一阵心酸,她看着元邪,有一些想哭,可是,泪到眼眶,又被她生生的忍了下来:“殿下想多了,落儿没有害怕的东西!”

    说完,她也不等元邪说话,径直往府里走去,她在逃避,逃避元邪的问题,她不知道该告诉元邪什么,她想起了曾经看过的那些穿越文,里面的主角一旦提起现代的各种高科技,肯定会被当做怪物看待。以前林碧落倒是对此无所谓,可现在的她不行,她直觉觉得自己不能这么做,毕竟她大仇未报,幕后黑手未找到。

    “姐姐,你回来了?”林碧落一路狂奔回了逍游阁后没多久,林铮羽就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羽儿,这么晚了,还没睡吗?”林碧落对林铮羽的到来多少感到些惊讶,他是哪里来的消息,居然这么快就知道自己回府了?这件事直到第二天林碧落才闹明白,原来自从她阁中出事以后,林铮羽便格外关注自己阁里的一举一动,包括自己。

    “姐姐,你这一天都去哪里了?父亲呢?他人在哪里?还有那李昌国,你们抓……擒到了吗?”林铮羽没直接回答林碧落的问题,反而问起了自己一天的行程与林家渊以及李昌国的动向,林碧落闻言,不禁感到有些奇怪了:“羽儿,父亲他、他还没有回府吗?”

    林铮羽听见林碧落的问题后,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随后他嘴里便冒出了一句:“姐,你不是与父亲一起回来的吗?”林碧落诧异的看着林铮羽:“不是,我与南逸王殿下去了灵玉神泉,半刻前才回府,可父亲他没有与我们同行,那么他去哪了呢?”

    “姐,你这不等于白问吗?”林铮羽像看啥傻子似得看着林碧落道,林碧落闻言,顿时哑了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