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 丞相宁弱1

    “小姐,王爷回来了!”这时,外头飞进来一穿黑衣的男人对林碧落道,林碧落看了眼那男人,随后笑道:“谢谢乌大哥来报信,我知道了,你去休息吧!”说着,她看着眼前目瞪口呆的林铮羽:“羽儿?羽儿?你怎么了?”林铮羽稍稍晃神道:“姐,那人是谁?”

    林碧落答:“是舅父给我的暗卫,一共四个,你要么?”林铮羽忙摇头:“不不不,那是舅父给你的,又不是给我的,再说了,我也有暗卫,而且比你的要厉害的多了!”林铮羽人小鬼大的说着,要不是知道林铮羽的底细,林碧落许是要笑了,当下她闻言后也只是点点头:“用人要识清,别到头来被反将一军!”

    林铮羽听见林碧落的叮嘱后,原本嘻嘻哈哈的神色一闪而过,转而化作严肃脸:“是,小弟谨遵姐姐大人的命!”说着,他又笑了起来,而林碧落则是一巴掌拍在林铮羽的小肉屁股上:“你个坏小子,长本事了啊?敢逗弄你姐姐了是不是?”

    林铮羽边躲林碧落的巴掌边逃,他笑喊一声:“姐,我哪有!”林碧落可不管这些,她此时一鼓作气的就想打打林铮羽的屁股,眼见她的手就要拍上林铮羽的屁股了,却忽地听见林铮羽喊了一声:“南逸王殿下?”林碧落闻言,瞬间停住了动作。

    她回头一瞧,身后空荡荡,她当下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可还没等她转身,屋外便传来了林家渊的声音:“小姐可回来了?”“回来了,在阁里呢!”守门的小丫头对林家渊回答道,她的声音不快不慢,听着很是稳重,林碧落对这声音很是熟悉,她眼眸亮了亮,也不管躲进书房的林铮羽,径直开了阁内的小窗子探出身看了眼守门的丫头。

    等看清那与林家渊交谈的小丫头后,林碧落顿时笑了起来:“未来的青云楼主竟在我的院里躲着,哈哈,真是有趣!”说完,她便对着阁下的林家渊唤了一声:“父亲,你来了呀?”林家渊闻声往上看了眼林碧落,当下他点点头:“落儿你下来,我有话与你说!”

    林碧落应了一声,这才合上阁窗,快速走到书房对装模作样看书的林铮羽道:“羽儿,父亲回来了,你刚刚不是找他吗?现在要与姐姐一块儿下去吗?”林碧落的话音刚落,谁知林铮羽却忽地丢下了书来到林碧落跟前:“姐,你不要下去好不好?我也不下去,咱们等明天再出去好不好?”

    林碧落对林铮羽忽然的撒娇感到有些奇怪,她总觉得有些怪异,可是又看不出来哪里怪,她摇摇头:“羽儿,出了什么事儿了?”林铮羽听见林碧落的问题后,一声不吭,林碧落见状,点点头:“你不说是吧?我下去听听父亲怎么说!”

    说着,她便作势要下去,在她身后的林铮羽一把从后头抱住了她:“姐,不要去,我说,羽儿说!”林碧落见效果达成了,这才缓缓转过了身:“说吧,到底怎么了?”林铮羽闻言,这才细细的说起了他的事来。原来,自林家渊与林碧落白天离府后,林铮羽就带着小厮也跟着出了府,但是,他却遇上了麻烦事儿。

    林铮羽在与小厮逛到皇城的前街时,见到了一卖身葬父的男人,他一时心善给了那男人钱,却没有要他卖身,那男人得了钱后被告知不必卖身,便千恩万谢的走了。可谁知半个时辰后,那男人的尸体就在护城河旁被路人发现,除此之外被发现的,还有林铮羽的钱袋。

    听到这,林碧落不禁奇怪了:“你的钱袋怎么会在他那里?”林铮羽闻言,一脸无奈的回答道:“那家伙根本不是卖身葬父,他是个惯偷,他借着卖身的名义借机偷鸡摸狗!”“原来是这样,那么那惯偷怎么死的?官府难道把这事强加在你身上了?”林碧落对林铮羽道,她此刻觉得这之中有些古怪,至于怎么古怪,她还没理清楚。

    林铮羽摇摇头:“若是强加在我身上那就好了!”林碧落见状,愈加好奇起来:“到底是怎么了?”林铮羽答:“惯偷死后,官差在河西食坊找到了我,随后那惯偷的命案很快就被官府破了,但是他们在归还我钱袋的时候,我却发现了钱袋里多了一枚沾血的人指,你是不知道那会的场面,真真是吓得我要尿裤子!”

    林铮羽边说,边手舞足蹈起来,林碧落见了,忍不住笑了:“看来是案中有案啊!那这和你下不下楼见父亲有什么关系吗?”林铮羽听林碧落说前面的话时,还尴尬的笑了笑,可是一听见林家渊,他又苦了脸:“这就说后面了啊!”

    “嗯?”林碧落疑惑道,林铮羽答:“发现人指后,官差便盘查了我的身份,知道我是安平王府的大少爷后,他们便客气了起来。之后,衙役们在那惯偷的老巢找到了一只与归还我的赃物丝毫不差的钱袋,当下我才明白过来,那惯偷是偷了两只钱袋,而归还我的那只,许是后偷的。”

    “然后呢?然后怎么样了?”林碧落对林铮羽问道,林铮羽答:“然后官差们就开始盘查起来了呗,一直到后面,查到了一个人……”林铮羽说着,声音变小了,林碧落瞧出了猫腻,她对林铮羽道:“你最好说清楚些,要不然你姐我可帮不了你!”

    林铮羽见状,只好大声道:“那个人是丞相府的管家,那只钱袋则是丞相府六姨娘的!”“什么?你等等,你说钱是丞相府六姨娘的?那么人指又是谁的呢?这又关你不下去什么事儿呢?”林碧落对林铮羽道,林铮羽闻言,答:“姐,你听我说啊!”

    林碧落点点头:“行,那你说!”

    林铮羽见状,继续道:“官差们请来了那管家后,管家支支吾吾了许久,才缓缓说了他如何诱骗了六姨娘与他苟且,说到后面,他还说了他杀了六姨娘,尸体就埋在了城郊。”“然后呢?说重点!”林碧落听着听着,见林铮羽又不说话了,当下她便来了脾气。

    林铮羽见此,忙继续道:“然后就是这件事一瞬间就被皇城内的老百姓们传了个遍,说什么安平王府的大公子智破了丞相府管家灭口案……就那么半个时辰的功夫,这事情就传的沸沸扬扬的了,我知道这样的传言,还是一个时辰前,我回府的时候被祖母叫去了,才知道我出名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