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丞相宁弱2

    “这……这就是你不敢下去的原因啊?这没什么的啊!”林碧落想当然道,但林铮羽一听林碧落这么说,当下便阻止了林碧落:“姐,事情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林碧落闻言,心道:这我知道啊,你以为我会那么好糊弄吗?这摆明了有人在故意针对你啊!不,应该是针对安平王府!

    林碧落心里是这么想,可她却不能说出来,所以当她开口时,则是对林铮羽道:“那你倒是说说这事儿怎么不简单了?”林铮羽见状,叹了口气,他有些羞愧的捂脸答:“你知道祖母怎么问我的吗?”林碧落摇摇头,林铮羽答:“祖母问我,为什么要多管闲事,要去帮丞相府找凶手!”

    “你难道就没和祖母说清楚吗?”林碧落对林铮羽问,林铮羽答:“我事后就一个劲的解释,可是祖母却偏偏觉得我故意和她作对,可是,我哪知道她与丞相府一直不对付呀?再说了,我根本就是误打误撞被牵扯进了这案子,别说破案了,我就是问句案情都没有过啊!”

    “所以,你害怕下去的原因还是因为祖母?”林碧落看着林铮羽道,她总觉得林铮羽隐瞒了什么事情,林铮羽看着林碧落的眼睛摇摇头:“不,我还有事情没有说!”林碧落闻言,拍了林铮羽的小脑门道:“那你倒是快说啊!话说到一半噎着很不礼貌你知不知道?”

    林碧落说完,就见林铮羽揉揉脑门:“姐,你这么粗鲁,南逸王殿下怎么还敢喜欢你?”

    林碧落闻言顿时脸一红:“小皮猴儿,还有心思管我啊?先解决你的事情再说吧!”林碧落的这番话非常见效,她话音刚落,林铮羽便头疼道:“我和祖母解释完以后,被她训了一通,我当时有些气恼,见你与父亲都未回来,便又出了府去,可谁知,却又听见了新的一个版本……”

    “什么版本?”林碧落好奇道,她突然有些后悔刚刚没答应元邪在春风一笑楼用晚膳了,如果她在那儿用膳,说不定就能听见这风言风语了。“我到了河西食坊后,那里的人七嘴八舌的说着我多么厉害,不仅破了案,还挖出了丞相宁弱买凶杀人的证据。”林铮羽低声答道,他每说一句话,头便低垂了一分,还伴随着肩膀发抖。

    林碧落见状,忙安慰道:“羽儿没事的,这有什么,风言风语罢了,不用怕的!”可谁知林铮羽却突然笑了起来:“姐,你说他们多好笑?哈哈,我什么都没干,居然给我这么大一个帽子戴!哈哈!”林碧落见状,只觉得自己刚刚为林铮羽担心都是多余的,这小皮猴根本没心没肺嘛!

    “所以,你现在哈哈大笑的原因是什么?你不敢下去的原因又是什么?”林碧落忍着脾气咬牙切齿的对林铮羽问道,林铮羽瞧出了林碧落的暴躁,他忙说:“姐你别误会,我没有笑,我当时听见传言后,就快速的溜了回来,你不知道,他们这么说的危害有多大!”

    “有多大?不过是坊间的传言罢了,那丞相宁弱还真敢对我们无礼不成?”林碧落睁眼说瞎话道,她深知宁弱是个什么货色的人,也知道这样的传言危害性有多大,此时她即使是用脚趾头想也能想到这幕后的主导者打的是什么念头了。

    “姐,你难道不记得前世宁弱的手段了吗?他不惜牺牲自己的宝贝儿子也要把死对头兵部尚书给拉下马,难道你都忘了吗?”林铮羽对林碧落道,林碧落作恍然大悟状:“哦,是啊,那该怎么办?难道咱们得等死不成吗?”林碧落说着说着,声音忽地严厉起来。

    林铮羽一愣,当下对林碧落问:“姐,你是察觉到了什么吗?”林碧落对林铮羽的后知后觉有些无奈:“你当我是你吗?直到事情变得严重起来才想得到这一茬!我刚刚听你说命案时就想到了,我本以为是藏了什么猫腻,谁知道竟藏了这么阴狠的招数!”

    “阴狠?招数?”林铮羽听见林碧落的话后,整个人都是一震,林碧落瞧着他的样子以为他是吓到了,可谁知道林铮羽却颤巍巍的蹿到林碧落身前对林碧落道:“姐,你知道吗?最近我总会梦见我临死前的那一幕,那个在幕后一直策划煽动灭了安平王府的人就在我面前站着,可我就是看不清他的脸。”

    “羽儿,没事的,别瞎想,没事的,相信姐,既然我林碧落重生了,那就没道理让那些个阴谋诡计在我身边生存着!”林碧落抱住才到她腹部的林铮羽安慰道,可谁知林铮羽却对林碧落说:“姐,别安慰我了,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经历过的,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林碧落见状,默默的叹了口气:“走,先下去见父亲吧!”林铮羽点点头,林碧落正打算牵着林铮羽往往外走去时,却听见阁楼外传来林家渊的声音:“落儿,怎么这么久都不下来?”林碧落与林铮羽闻言,两个人对视一眼,苦笑了一下。

    “父亲,羽儿在我这儿呢,他说今天遇上了一个毛贼,偷了他的钱袋,谁知道钱袋里却出现了一只人指,之后又发生了很多事情,他现在很害怕,一直在哭,我哄了他好久,他现在已经睡了……”林碧落对外头敷衍了一声,随后向林铮羽眨眨眼,示意他随机应变。

    只见林铮羽收到林碧落的眼色后,瞬间拖了衣服往林碧落的床上奔去,林碧落笑了笑,这才缓缓起身去给林家渊开门。“父亲!”林碧落开门后,对站在门外的林家渊福了福身,林家渊摆摆手:“别多礼了!”林碧落应了声,迎着林家渊进了阁内。

    “不知道父亲深夜找落儿有何事呀?”林碧落端了一杯清茶给林家渊,林家渊此时刚从林铮羽睡着的床前起身:“这么晚还来找你,就是为了今日羽儿所遇上的事情来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