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余孽1

    “太监密谋?”林碧落听见姚纤纤的话时,脑海里闪过一副诡异的画面:几个太监在一起谋划着怎么将皇宫内的金银财宝搬出去卖了。“太监密谋无非是为了利益,不知道你那日所见的太监们是在谋什么?”林碧落对姚纤纤的问道,姚纤纤摇摇头答:“小姐你这么想就大错特错了!”

    “哦?”林碧落吃惊的看着姚纤纤,姚纤纤话说完,从袖子内摸出了一张图纸递给林碧落:“小姐,这是那日之后,我跟随其中一名太监找到的,那日他们所商谈的事情却是如何对付安平王府的新郡主,也就是你!”林碧落对姚纤纤的说法感到讶异,她接过图纸后细细一看,却忽地觉得毛骨悚然。

    那图纸上画着的并不是别的什么东西,而是林碧落在逍游阁修建完成后重新绘制的王府地图,一个点一个注解,一座楼一滴浓墨。上头清清楚楚的描绘了整个安平王府的秘密,莫说是藏身处,即使是暗牢与密室,都被绘在上头,一眼就能找到所在。

    “姐,这不是……姐,你做什么?”林铮羽在林碧落身边看了一眼她手中的图纸后,林碧落便像发狂一般的往自个儿的书房奔去,第一霜与姚纤纤见状,也快速的跟着林碧落往书房而去。此时的书房内,林碧落翻箱倒柜的找了一通后,有气无力的坐在了软金木制成的椅子上:“真是失算,真是失算!”

    “姐,怎么了?”林铮羽对林碧落的行为感到不安,林碧落苦笑一声:“你姐姐我这次可真是失察又失算,本以为上次刺客是来杀我的,这下看来,她们许是奔着这张东西来的!”林碧落说着,扬了扬手里的图纸:“我就说那次上来以后觉得这里怪怪的,可偏偏没找到源头,现在看来,是伪藏图纸的砚台不见了,所以我觉得空荡荡的了……”

    林碧落说完,便沉默了起来,第一霜与姚纤纤都小心翼翼的在她身边说了几句,全没能得到她的回答。“怎么办?”姚纤纤看向第一霜,第一霜摇摇头:“嘘,落儿在想事情,咱们别打扰她了!你且出来与我说说这几日在安平王府有什么发现吧!”

    姚纤纤闻言,又看了眼林碧落,紧接着她便跟着第一霜出了书房。“我在这里四天,别的倒没有发现什么不妥,反倒是这阁内很是怪异!”姚纤纤出了书房后,对第一霜直奔重点,第一霜听闻姚纤纤的话后,第一时间皱起了眉:“这阁内有什么怪异的?”

    姚纤纤答:“闹鬼!”

    “胡说!”只听见稚嫩的声音传来,第一霜与姚纤纤往书房门口看去,发现林铮羽不知道何时从书房内出来了,此时他一脸不满,双眼突兀地瞪着姚纤纤,他的腮帮子一鼓一鼓的,看着就很是气愤。只见他双手叉腰快速的来到了姚纤纤面前:“你胡说什么我姐姐的阁子可干净的很,你不准胡说!”

    说着说着,他压低了声对一脸惊讶的姚纤纤道:“我姐姐最近都没有好好休息,不能让她知道了!”“有什么事情不能让我知道的?”只听见甜美的嗓音在林铮羽先前待过的地方响起,林铮羽看过去,发现林碧落一脸笑意的望着自己。

    “姐……羽儿……”林铮羽上前对林碧落装无赖,林碧落一把拽过林铮羽:“你个小皮猴,还懂得为姐姐着想了啊?”林铮羽闻言,对林碧落吐吐舌头:“姐……”林碧落林铮羽这般模样,不再搭理他,反倒是转脸看向姚纤纤:“姚姑娘,你且说说我这阁子怎么个闹鬼法吧!”

    姚纤纤闻言,忐忑道:“我一开始来这儿时,总发觉一旦夜幕降临,逍游阁的西侧就会多出一个比常人要大数倍的人影,我试着飞上去观察过,可是我一上去,那人影就不见了。多次以后,我就觉得这阁子有些问题!正好,院里的一个姐姐又与我说小姐你积的仇怨太深,所以我在想,这当中会不会有人在刻意装神弄鬼。”

    “装神弄鬼?”林碧落轻笑一声,“那就让他继续吧!我倒要看看,是他们胆儿肥,还是我林碧落胆大!真是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林碧落说着,对着屋内的三人做了一个手势,随后也不管第一霜、姚纤纤与林铮羽的反应,快速的往闺阁的门口一个猛蹿。

    “呀!妹……妹妹…”只听见屋外传来一阵尖叫,随后林铮羽的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第一霜与姚纤纤见到林铮羽的脸色,她们不约而同的对林铮羽悄声问了一句:“外头的是你姐姐的谁呀?”林铮羽答:“是王府的野种,一个没有良心的家伙!”

    林铮羽话刚说完,林碧落便领着那尖叫声的源头进了屋,随之进屋的,还有一个黑衣黑裤黑面罩的高大男人,他手上的一把短刃这时正别在那源头的脖子上,而那源头的脸上此时一脸梨花带雨,整个人都惊恐的发着抖。可说是发抖,但姚纤纤却敏感的察觉到那源头的眼眸处暗藏着一丝不服。

    “林碧媛,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呢?我都将你们之间的一切的仇怨摒弃开放你走了,你还想要怎么样?说吧,我院里最近这么多的事情,你有插几手?你最好自己老老实实的把话说清楚了,要不然,呵呵,你知道的,我一旦有事情,那你远嫁的事情肯定就此搁浅,父亲与祖母是绝对不会管你的!”林碧落对着那源头恶狠狠道,而第一霜此刻才知道,原来那一脸梨花带雨的尖叫声源头,竟就是林碧落最为厌憎的林碧媛。

    “妹妹……我……我什么都没有做啊!我不过得知妹妹你刚回来,好心为你送糕点,我……我冤枉啊!”林碧媛对林碧落的言语感到些许压力,但是她生生的抗住了,并且还加工了一番自己的情绪,一瞬间,她那哭腔配着一脸的孱弱,令身后的暗卫都松了松手。

    “别装了,你再装都没有用,林碧媛,你这一招对付别人可以,但是对我你就省省吧!我不知道看过多少次了,你还是老老实实的交代了你的事情,要不然,我就让你尝尝水牢的暗无天日!”林碧落冷眼看了林碧媛许久,随后她一出声,林碧媛便再无了别的动作,她傻愣着望了望林碧落,随后叹了口气:“唉,还是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