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 余孽4

    “下雨了!”林碧落有些迷茫的说道,众人都不解的看着林碧落,可惜,她没了后话。屋内随后陷入了沉寂,但很快,沉寂被打破,因为林碧落很是诧异的看着那老女人道:“你怎么还不说?”那老女人一脸委屈的看着林碧落,好像在说:明明是你没让我说啊!

    但既然林碧落开口了,她只能一五一十的将一切事情说了出来:“我是弱水山庄的黎夭鸾,夜刺者排名前十的夜刺杀手,那日带着魔教刺客来你逍游阁中,本是奉了玉妃的命来杀你,可惜却低估了你,来晚了。”老女人说着说着,停了话语,喘了口气。

    接着,她继续道:“我见你不在,本打算带着刺客离开,可谁知你那些丫鬟们却忽然上了楼来,我们猝不及防被发现了踪迹,我当时心狠决绝,打算用丫鬟们来刺激你,于是下了令杀了她们,可谁知,你的大丫鬟回来了,一同过来的,还有你的小弟!”

    老女人说着,眼神恶狠狠的瞪了眼林铮羽:“要不是你,我怎么可能留下一个活口?”“原来是你!”林铮羽闻言,脸色大变,他上前几步对着那老女人的胸口就是一脚:“让你害人,让你害人!”老女人躲不开,也知道躲开的后果是什么,她硬生生的挨了一脚,随后吐了口血。

    林碧落见状,有些惊讶,她责怪的眼神看向了林铮羽,林铮羽对老女人吐血也是感到诧异的很,他手一摊,对林碧落道:“姐,我没有,我没有下这么狠的手啊!”林碧落心里知道光凭林铮羽的脚力是不可能对老女人造成这么严重的伤害的,当下她便对老女人道:“看来你是已经打算自杀了啊?”

    老女人对林碧落的话感到一丝惊讶,随后她笑了笑:“不然还能怎么办?难道等你亲自下手吗?”谁知林碧落却答:“说不定我会放你回弱水山庄呢,你这么早咬破毒囊,难道是看出了我的意图吗?反正迟早都是死,倒不如早点死的好,是不是?”

    林碧落的话一出,那老女人便拼命的抠起了喉咙,那样子很是恶心,第一霜与姚纤纤见状,都凑到林碧落身边:“她这是做什么?”林碧落轻声答道:“她在抠喉咙啊,她只要把吞下去的毒囊给吐出来,就可以不死了!”“啥?毒囊的毒素不是应该快速蔓延的吗?”第一霜好奇道。

    林碧落闻言,微笑道:“不然,弱水山庄的毒囊是如粉末一般的,它的毒素浓度低,而且毒发时间慢,这么做的目的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你们刚刚也看见了,他们咬破毒囊后,先是呕血,这一口血足以骗过敌人,只要他们略微施展龟息术法,就能瞒过敌人,而后逃出生天。”

    “原来如此,落儿你懂得真多啊!”第一霜有些羡慕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有些无奈的笑笑,她对老女人身后的暗卫轻唤一声:“乌大哥,帮帮她吧!”那被称作乌大哥的暗卫闻言,也不说话,他对林碧落点点头,接着就对防不胜防的老女人背后送了一掌。

    “啊!”只听见老女人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她呕了一下,不多时,一颗绿如翡翠的小珠子从她的嘴里和着血呕出来。随后,那粒小珠子在落地后没多久,珠身迅速发黑,直到化作一团黑气消散。“姐,那是什么?”林铮羽指着那团黑气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答:“是毒气,珠子遇血会溶解,但是一旦吐出,它本身的毒素就会消散。”

    “哦!”林铮羽似懂非懂的应了声,紧接着,林碧落对老女人道:“不知道你该怎么感谢我呢?”老女人撑着虚弱的身子笑了笑:“自当以命追随!”林碧落闻言,笑笑,她摆摆手对老女人道:“啧啧啧,话别说这么满,你还是说说你对我的逍游阁都干了什么吧?”

    老女人闻言,答:“我不过是在阁子的西侧放了皮影,用来吓人,可惜,这府里的下人们好像都眼瞎,看不见那人影,可惜了我那皮影人了!”“你放屁!谁说我眼瞎的?”姚纤纤听见老女人的话后,当即就娇嗔一句,林碧落看了眼姚纤纤,顿时乐了,是啊,姚纤纤第一天到她院子就发现了,怎么能算眼瞎?

    林碧落看看姚纤纤,接着又看看老女人,她心道:老妖婆啊老妖婆,你可得罪到人了!

    “地图你是怎么发现的?”林碧落乐呵完,又对老女人问道,老女人答:“是杀了你丫鬟之后,南逸王殿下来了,我无处可躲,藏进了你的书房,不经意间发现的!”“哦?不经意间?”林碧落好整以暇的看着老女人,老女人被林碧落那眼神看的有些心虚,她忙答:“不,是我刻意发现的!”

    “哦?刻意?”林碧落又阴阳怪气的看着老女人问了一声,老女人当下详细的解释起来:“我那日藏进书房后,你的大丫鬟就惨叫一声晕了,随后你小弟与那后到的南逸王就交谈起来,我当时心慌的厉害,想在你屋里找找看有什么密道什么的,不经意发现了那份图纸的……”

    “所以这府里前段时间出事情其实都你在搞鬼?”林碧落听完老女人的话,猛地想到了王府河池里出现的那些死物,老女人听见林碧落的问题后,不假思索的点点头:“是,都是我派人按着王府的暗道进来丢了死物,也是我派了人将王府的风水位给毁了……”

    “风水位?呵呵,我们王府的风水位根本就不存在,图纸上的东西都是假的!”林碧落对老女人道,老女人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林碧落:“怎么可能?”林碧落答:“这是事实,你们走的那些暗道其实皇帝都知道,我们王府的密道与暗室除了我父亲外,也就我知道,你说我会那么傻画出来让你找到吗?”

    老女人闻言,彻底无了言语,而此时的林碧落则看着眼前的老女人,想到了半月前自己那莫名的心悸……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