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 余孽5

    半月前,安平王府书房里,林家渊找林碧落商量了李昌国的事情后没多久,林碧落退出了书房,走在长廊上,小桃对林碧落问:“小姐,你脸色很难看啊!”林碧落摇摇头答没事,小桃闻言,也不再言语,只专心的陪着林碧落往逍游阁走。

    路上,林碧落经过了重生回来的那座小屋子,此时的屋子已经废弃了,她忽然间头脑发热要进去走走,可刚进小屋子里面,她就感到心脏一紧、眼前一黑,整个人软乎乎的倒了下去。她倒下去后,只听见了小桃的大呼声,以及一串“嘀嘀嘀”的现代医疗器械的救治声。

    “医生,你当时怎么说的?我女儿不会有事,可是现在,她成了植物人了,你说,你说你当时的保障是什么?是屁话吗?”有个熟悉的声音在睡梦的林碧落耳边响起,林碧落想睁眼,却睁不开。

    “你有什么好发怒的?是谁说自己是考古工作者,不能离开岗位?是谁说请护工,然后硬生生的要回去?我们当初说好的,病人很可能会有危险。好了,现在自己孩子出问题了又怪责我们医院了?你当你是什么东西啊?一点亲情都没有,女儿的车祸远没有你的工作重要,你干脆认考古当你的女儿去吧!”另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林碧落一个激灵,想醒过来,却无法醒来。

    “你……你……你们好厉害的嘴巴!我……我找你们的院长去!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国家特别考古处的处长!我……我真是被你们气死了我!落落啊,你快醒来吧!爸爸回来了,你快醒来吧!”那熟悉的苍老男音一个劲的在喊着,林碧落只觉得难受又心酸,她想醒来,却无法醒来。

    “你离病人远一点,知不知道现在她还在危险期啊?”尖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林碧落在黑暗里挣扎了许久,终于她看见了一丝火红的光亮时,正当她打算往光亮跑去,可是,一串急促的“嘀嘀”声响起,随后尖锐的女音大喊:“你看看,病人出问题了!”

    之后,林碧落便再无了知觉,她逐渐的看不见光亮了,随之而来的是一道自己的声音:“半月后有难,绘假图,制假象,丝毫损伤无大碍!”这道声音说完后,林碧落就感到眼前一片亮堂,她大喊一声,汗淋淋的睁眼起身,却发现自己正躺在小桃的怀里,而小桃则一个劲的哭着说:“小姐你终于醒了!”。

    “小桃?怎么了?”林碧落对小桃问道,她挣扎着起了身,小桃守在她身边:“小姐你忽然晕了过去,真是吓坏小桃了,好在刚刚绿勺经过,我就让她去找大夫了……”林碧落听着小桃的话,忽地想到了晕倒后听见那些声音,她心思千转百回,“难道那串声音是现代的父亲和医生的争吵吗?父亲……”林碧落心道。

    “还有那句话,那是自己说的吗?”林碧落百思不得其解,但是很快,她就想通了,自己是被自己前世的残魂拉回来的,那么现代的一切都仍在继续,自己刚刚的晕倒说不定是现代的自己被急救了,但是自己的魂魄被前世的残魂拖着,回不去。

    “那这么说,我得好好准备一番了!”林碧落想了想,自言自语道。“小姐,你没事吧?要不咱们先回逍游阁去?”小桃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摆摆手:“去喊住绿勺吧,我没事!”“小姐……”小桃不满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无奈的笑了笑:“小桃你信我,我真的没事!”

    小桃见林碧落坚持,她只好动身离开,而林碧落则留在废屋里踱步了许久:“什么意思呢?绘假图是什么?制假象是什么?”林碧落转了很久很久,直到她转到了废屋的内间,曾经被林碧落当做杂货间的屋子时,她看见了一副并不珍贵的山水图后,她恍然大悟:“难道是王府地图?”

    当下,她也顾不上其他,直接往逍游阁走去,她入了阁子后,直接开始找起了林家渊交给她的地图,这一找,她便发现了不妥的地方:这王府地图藏得不够隐蔽。“得换一换了!”林碧落说道,之后她便秘密安排了暗卫前去找画师绘制了王府的假图,随后将假图放进了砚台下。

    再然后便是出府,她一早就知晓会有问题,所以她留下了小桃,可是,却终是没能让绿烟那几个忠心耿耿的丫头活下来,而如今,唯一活着的绿药她也未曾得见一眼,不是她不想,而是她没有脸去见她。毕竟,害死了她几个好姐妹的,林碧落也算占了一份。

    “好了,说到这里,你告诉我,林碧媛在哪里吧!”林碧落从思绪里清醒过来,她对这老女人就是第一句问话,老女人顿时一愣,随后她嘴角一扯:“林碧媛她就在玉妃宫里,不到远嫁的日子,她是不会出来的!”“那你告诉我,玉妃的身边还有什么人!”林碧落对老女人道,老女人则对林碧落问:“那你是要收留我了?”

    林碧落闻言,嘴角抽了抽:“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外加死皮赖脸的,好吧,你要留着就留着吧!从此以后,你就是我院里的嬷嬷!”林铮羽听见林碧落的话,起身拉了拉林碧落:“姐,你还相信她?你就不怕她反水吗?”

    老女人见状,也不恼,她先是按奴礼对林碧落拜了拜,随后又对林铮羽拜了拜,之后她说:“多谢小姐的安排,也多谢少爷的提醒,奴婢自当尽忠职守!”话刚说完,林铮羽就呸了一声,老女人对此毫无反应,她只是看着林碧落,等着林碧落发话。

    “羽儿,够了!”林碧落对林铮羽斥责一声,林铮羽不爽地撇撇嘴,转过了脸,而林碧落则对老女人道:“你且说书看吧!”老女人闻言,答:“回小姐的话,玉妃身边的人无非是宫内的太监以及朝里的几位肱骨大臣,这几位肱骨大臣没什么特别,唯一特殊的是他们的身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