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冷宫剑客3

    “我就知道!”林碧落轻言一声,随即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枚印章:“表姐,这枚篡金符你且拿着,若是有你那死鬼父亲的仇家上门来,你只需亮出篡金符,他们必定不会再造次!”说着,她将篡金符一把塞进了李婧的手里,就在她塞完打算抽手的时候,林碧落却忽地感受到了一滴温热的液体落在自己的手上,她抬眼一瞧,李婧竟哭了。

    “表姐,你怎么了?好端端的哭什么呀?”林碧落明知故问,她心知李婧这般坚毅的女子铁定很少宣泄自己的内心的世界,她的不满、她的喜乐、她的一切她都不会轻易与人分享,所以林碧落这一问也不抱任何的希望,只求李婧能大大方方的宣泄自己的泪水,省的憋出抑郁症来。

    可谁知,林碧落这一问,李婧的泪水不仅哗啦啦的流淌出来,就连她沉默少语的嘴都一张一合的开始吐诉起来:“落儿,我好开心,但是又很难过。侍郎府倒台了,他们都没了,我有一刹那感到高兴,因为我与母亲和小弟的未来都光明了,可是正因为这来之不易的光明,我很难受!”

    说着,她顿了顿,喘了口气,林碧落拍拍她的后背:“歇息一会儿吧!”李婧摇摇头:“没事,我能行!”说着,她又继续道:“我难受,是因为李昌国不在了,我知道,一定是落儿你对他下手了,你那么憎恨他和张氏,又怎么可能放过他呢?”

    李婧的这一个问题林碧落倒是没有回避,她点点头:“是,他的确已经命丧我手,不过他临死前请求我放过你们母女俩,要我好好待你们!”林碧落说完,看了眼李婧,随后继续道:“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父亲临终前的这一番请求,许是他今生最为善良的一次了。”

    李婧闻言,呆呆的看着林碧落许久,而后在林碧落跟前哇的一声大哭起来,那一下来的莫名其妙,林碧落与小桃二人瞬间被她的嗓子给吓了一跳。两个人都抬眼苦笑一声,她们实在是没料到李婧这看似较小声弱的躯壳,居然能爆发出如此有力的声音来。

    等李婧哭完,黎夭鸾拖着个人也缓缓进了地牢:“小姐,人已经带来了,你有什么要问的就问吧!”说完,她将那人的穴道解开,只见那穿着蓝袍的中年男人哇的一声惨叫,之后便呕出了一滩黄色的残渣。“咦……好恶心啊!”见到那滩呕吐物后,做了个动作,随即将身子护在林碧落跟前,不让林碧落接触到。

    “小桃你让开,我不碍事!”林碧落对小桃说了句,之后便径直往前走去,“落儿!”李婧忽地对林碧落喊了一声,林碧落不解的回头看了眼李婧:“表姐,怎么了?”李婧低声道:“当心!”林碧落对李婧的叮嘱笑了笑:“不碍事的,你说对吧?黎乱?”

    林碧落说着,对黎夭鸾问了一声,黎夭鸾点点头:“小姐大可放心,他中了我们弱水山庄的毒,短时间动不了。”“那就好!正想着用什么撬开他嘴里的话呢,你就帮我解决了,真是不错!”林碧落笑盈盈的看向黎夭鸾,而后者也不置可否的回以林碧落一个笑。

    “你们是什么人?”这时候,被蒙着眼的男人对林碧落问了一声,林碧落冷笑一声道:“不知道冷宫里面住着的是什么人?”那男人闻言,身子立刻一僵,他犹豫片刻后问:“你都知道些什么?你是什么人?你是天泉崖的人是不是?”

    “你管我是什么人!”林碧落对男人回了一句,之后她继续道:“你只需告诉我冷宫里面住着的是什么人,其他的,就不必多言了!”“要是我不说呢?你是不是打算杀人灭口啊?”这时,躺在地上的男人冷笑着问了林碧落一句,林碧落知晓他打了自己不会动他的心思。

    当下,林碧落回以冷笑:“是啊,我打算将你用火油烫开人皮,接着再辅以环水,让你生不如死,你觉得如何?”谁知那男人闻言后,轻笑一声:“这么多年了,餮血教的把戏还是没有变啊?怎么?这次又收了人天泉崖多少的黄金,来抓我拷问了?”

    林碧落乍一听男人的话,就听出了些许猫腻,她眯了眯迷惑的眼睛,正要开口,却看见了对面那与她同样迷惑的黎夭鸾,两个人眼神交错一阵后,林碧落轻笑道:“看来你和我们的当家的很熟呀?”那男人一听林碧落提到当家的,顿时神色大变:“怎么?你们当家的不在?”

    他问话时,声音一扬一扬的,透露着无尽的喜悦,林碧落一听就知道他在暗自高兴,当下她便对黎夭鸾示意一番,紧接着回答道:“是啊,我们当家的不在这里!”“哦?”男人听完林碧落的话,脸色暗暗变得欢快起来,林碧落敢肯定,若不是有毒药压抑着他的身子,他兴许能即刻跳起来了结了自己。

    然而就在男人欢悦的时候,黎夭鸾冷不丁的在他的身上插入了一根骨针,男人惨叫一声:“啊!骨针?你……你……你们不是魔教的?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冒充魔教?”林碧落听见男人的话后,当即就冷笑道:“你只需告诉我冷宫里的到底是什么人,其他的废话可别再多了!”

    林碧落说完,也不等男人回答,便又补了一句:“废话多了,我可是要打人的!骨针只不过是开胃菜,后头有很多伺候你的东西,我就不一一罗列了,不过我记得你们习武之人,最怕遇上的就是耗功锤吧?不知道耗功锤在你身上锤上一锤,会产生什么样的美景呢?”

    林碧落说完,蹲下身子靠近那男人:“叶有苟,你是叫叶有苟吧?你乖乖告诉我冷宫里的人与南宫万英的关系,那样,我就放了你但若是你坚持不说,要维护南宫万英,那我也不好强求。只能化了你的功,以防日后被你摸到蛛丝马迹再来报复!”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