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 荡剑宗

    “你……你好狠的心!”那被称作叶有苟的男人大吼一声,虽说大吼,但是他的声音轻的如蚊子叫唤,即使是大吼,也只有离他最近的林碧落与黎夭鸾能听见。

    “狠心?你们害人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你们是不是狠心呢?舍得下血本杀人,你们也不过如此!”林碧落说着,讽刺起了叶有苟,叶有苟闻言,被蒙着的眼睛在黑布上动了动,随后他说:“你是林碧落?”林碧落冷不丁的从他嘴里听见自己的名字,还有些惊讶,但很快她就笑了:“怎么?这么久了才猜到,你这样的败类还真够败的!”

    说着,她直接将叶有苟眼前的黑布扯了,叶有苟因为陷入黑暗太久,乍一下接触到日光,不免难受的厉害。他将双目闭上许久,这才缓缓睁眼瞪向林碧落:“你这个该死的小畜生,早知道我就让……你怎么在这里?”叶有苟骂骂咧咧的说着,忽地住了嘴,而后惊恐的的大喊道。

    原来,他在骂林碧落的时候就注意到了林碧落周边还站着一位功法难以揣测的人,他在骂林碧落的同时不经意间瞥了一眼那个人,却瞬间愣住了,等他反应过来后,便是惊愕的大喊。而令叶有苟转变如此之大的人,除了林碧落身边的黎夭鸾,还会有谁呢?

    林碧落看着叶有苟那张不开又合不上的嘴,一脚踹了过去:“喂,别在这里装死,老实告诉我,冷宫里头的是什么人!”叶有苟猛地被踹了一脚,接着他骂了许多难听的话,紧跟着他指着林碧落身边的黎夭鸾:“你个叛徒,你个奸细,你个出马鬼,居然敢反水?玉妃娘娘与南宫大人可是给了你那么多的白银黄金,你居然敢反水?”

    “白银黄金再多,你们人心不正,我不反水难道等着被你们害的阴德尽丧吗?”黎夭鸾幽幽的说了一句,林碧落一听,顿时明白了黎夭鸾忽地投靠自己的原因,原来再狠心的人,她也是怕遭天谴的。想到这,林碧落却不禁窃笑一声:但肯定有人是例外的,比如李昌国兄妹俩与张氏的余孽!

    “你……”叶有苟冷不丁的听见了黎夭鸾的话,顿时整个人脸色微红,林碧落乍一瞧,还以为黎夭鸾给叶有苟下了什么药,导致他的脸红的不像话。

    “冷宫里到底住了什么人?与玉妃和南宫万英有什么联系?”林碧落对叶有苟问道,叶有苟对林碧落不搭不理的,林碧落见状,冷笑一声:“你若是不说,那我就让你的南宫大人提早发病!”此话一出,叶有苟不仅一脸惊骇,就连他的身子都颤抖起来:“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个秘密?”

    “我就是我,林碧落啊!”林碧落笑盈盈的对叶有苟回答道,说着,她亮出了一把短刃:“你且瞧瞧这是什么!”林碧落的话音刚落,叶有苟便一脸惊诧且颤抖,他双唇一张一张的,却愣是什么话都说不出口。“看来你是看不上我这小物件儿了!”林碧落说着,作势收起那短刃。

    “我说!我说!”叶有苟忽然大喊一声,林碧落脸上划过一丝喜悦:“早这样不就好了吗?何必如此费力呢?”叶有苟闻言,怒目望了眼林碧落,林碧落却幽幽道:“忘了说,别拿那种眼神看我,我一不开心,就会手抖,手一抖,说不定它就要化作铁水了!”

    林碧落说着,挥动了手中的短刃,叶有苟见状,眼神瞬间收敛了下去。

    “你快点说吧,说完我就把东西给你!”林碧落对叶有苟道,叶有苟闻言,心不甘情不愿道:“冷宫内住着的不是别人正是荡剑门的新宗主白元!”“哦?人宗主不在荡剑门待着,跑进皇宫去做什么?你这回答不对啊?”林碧落冷笑着对叶有苟问道,叶有苟一愣,叹了口气:“还真是瞒不过你!”

    说着,他顿了顿,许久道:“半年前,荡剑门首席弟子遭异族剑派的围剿,死伤无数,而荡剑门的新宗主白元也惨遭毒害,身陷困境。南宫大人算到了荡剑门有难,连夜赶往五台山,可惜,仍是去迟了一步,等他赶到时,白元已经陷入昏迷,而异族剑派的人则占据了荡剑门。”

    “有意思,你不会是在编故事企图拖延时间吧?”林碧落看向叶有苟,叶有苟眼底闪过一丝不屑,林碧落瞧出来后,又笑笑:“你继续!”叶有苟闻言,这才开口:“南宫大人力战,将那帮子异族剑派都绞杀了,随后他便带着白元入了京。”

    “这就是经过了?”林碧落好整以暇的看着叶有苟问,叶有苟摇摇头:“入冷宫去疗伤和复原的主意还是玉妃娘娘亲自提的,她与她兄……南宫大人商量了许久,才敲定的。”叶有苟说完,眼神闪过一丝庆幸与惊慌,林碧落将其一切神情尽收眼底后,微微一笑:“哦,敢情是他们兄妹俩藏了白元在后宫啊?”

    林碧落的话一出口,叶有苟登时脸色大变:“你……你胡说什么?”林碧落也不反驳,她笑着望向黎夭鸾:“我就觉得玉妃在后宫怎么可能一点势力都没有,你瞧瞧,这么一问,不仅知道了人钦天监的首脑是玉妃的兄长,就连他们幕后的王牌也知道了,啧啧,张氏余孽的心思可真够阴狠的呢!”

    林碧落话刚说完,就见叶有苟神色怪异的变了变:“阴狠吗?你要试试吗?”

    林碧落闻言,立即就察觉到不妙。正当她要后退时,就见一直在地上无法动弹的叶有苟身形一闪,只眨眼的功夫,人也到了林碧落跟前:“东西拿来吧就!”他边说边向林碧落伸手,林碧落一急,用短刃回击,林碧落只感到短刃像是划破了什么,随后,叶有苟的惨叫铺天盖地响了起来。

    “啊……我的手……我的手……”叶有苟惨叫连连,而林碧落与身边的几个人都惊魂未定,尤其是黎夭鸾,她当时惊得心都快到了嗓子眼了。“怎么会这样?”林碧落平息心情后,直截了当的对黎夭鸾问,而小桃这时也一脸责怪的看着黎夭鸾:“黎乱,这怎么回事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