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 谈判1

    “真是想不到,钦天监司南宫万英是个彻头彻尾的胆小鬼,自己不敢来,只能附在肉身上,今日一见,大开眼界!”林碧落收敛了恼怒对“叶有苟”说道,只见那“叶有苟”闻言,挣扎着从地上起来:“小丫头,别想玩激将法,这样的手段是当年本监司玩剩下的!”

    林碧落对南宫万英那一副自得的嘴脸很是看不惯,当下她便掏出了那把短刃在“叶有苟”面前一晃:“既然南宫大人如此的自大,那林碧落只能将它赠予平江的盛家了……”林碧落话说完,便窃笑一声,望向“叶有苟”,只见“叶有苟”见到林碧落手中的短刃、听见林碧落的言语后,整个人都是一僵。

    “怎么样啊?南宫大人敢冒这个险吗?”林碧落笑盈盈的望向“叶有苟”,却见僵直了身子的“叶有苟”有气无力的对林碧落道:“真是低估你这颗紫薇星了,居然知晓如此多的事情!”林碧落对“叶有苟”的说法感到奇怪:“紫薇星?南宫大人莫不是在取笑林碧落身份?”

    “叶有苟”闻言,当下便拼命摇头:“郡主息怒,本监司并无此意,你本就是天上的紫薇星落凡,身上的命格与气数皆是有助于大魏兴盛。更何况你还手握本监司平生最忌惮的神兵,本监司即使再蠢,也不会在这个空档儿来冒犯郡主你的威严!”

    俯身在叶有苟身上的南宫万英说完,林碧落微怔片刻,她眼底带笑道:“看来禾木令五年一次的散功传言是真的,南宫大人这是快到了散功之期了吧?”“叶有苟”闻言,顿时无话可说,他身子僵直着发抖,林碧落见状,知晓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既然如此,南宫大人,咱们来谈谈条件吧!”林碧落对“叶有苟”道,“叶有苟”见林碧落这么说,当下便答:“郡主要开什么条件,只要本监司与玉妃能做到,必定为郡主完成!”林碧落轻笑一声答:“我的条件或许你们很容易做到,也很难做到……”

    “郡主请直说吧!”俯身在叶有苟身上的南宫万英对林碧落道,林碧落见状,笑了笑,爽快的回答:“我要你们在有生之年都不能为三皇子投石问路、出谋划策!”林碧落话说完,眼睛一眯,看着眼前呆滞的“叶有苟”又问道:“怎么样南宫大人,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

    南宫万英闻言,登时微微颔首,他咬牙切齿道:“看来郡主知晓许多事情啊,就连我们打算与三皇子合作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本监司在想,这天底下还有没有郡主你不知道的事情吗?”林碧落听了南宫万英的话后,整个人都乐了:“南宫大人此言差矣,林碧落不过一介贵女,将门出身,怎会料事如神呢?”

    林碧落反问了南宫万英后,又自圆其说道:“不过就因为出身是贵女,又有领兵上战场的父亲,林碧落才稍稍学了些兵法与谋略。这不,林碧落才刚刚执掌了些许知识,你就傻乎乎的落进了林碧落的坑中。嗯,我该怎么说呢?说你傻好像不贴切,说你蠢又有些难听……嗯,还是说你单纯吧!”

    林碧落的一通自圆其说直把“叶有苟”说的全身发抖,不过他不是害怕,而是生气。

    “郡主,咱们貌似还有笔账还没有算吧?”只听见“叶有苟”嘴里发着南宫万英的声音,林碧落闻言,眼睛眨眨:“怎么?南宫大人今日特意现身,难道只是为了报仇的吗?不瞒你说,张义兰的死,是她罪有应得,不,其实你们张氏余孽都该死,你们能活着已经是造化了!”

    林碧落说着说着,声音越发的尖酸刻薄起来,“叶有苟”听见林碧落的话后,当下便直勾勾的看着林碧落:“是,我们是罪该万死,那你们呢?我们要是死了,我第一个就把你们拉进来陪葬!”林碧落闻言,冷笑一声:“南宫大人不必如此动怒,要知道,你们的身份早已被你们自己洗刷,林碧落再怎么无聊,也不会轻易害人!”

    这句话出口,“叶有苟”的暴躁忽然降到了最低点,只听见一声他嗤笑:“那为什么还要对我大姐赶尽杀绝?郡主的话虎头蛇尾,不尽不实啊!”林碧落对此也不恼,她将李婧不久前给她的一封信递给了“叶有苟”看:“你瞧了就这都为什么我要心狠手辣了!”

    “叶有苟”狐疑的望着林碧落,林碧落摊摊手:“你看不看是你的事情,林碧落只不过是在陈述事实!”话音落下后,林碧落发现“叶有苟”的脑袋早已低垂了下去,不多时,他怒气冲冲的抬头对林碧落吼道:“你胡扯,我大姐根本不可能会投靠那贼厮,这是你伪造的是不是?你根本就在诬陷我大姐与大姐夫!”

    林碧落对“叶有苟”的态度并没有多少的厌恶,她好声好气道:“南宫大人,我要是你,现在一定会安静下来仔细想一想先前自己大姐曾要求自己与小妹做过的事情到底是为了什么!而不是像你现在这样,四处找宣泄的口,朝别人怒吼!”

    叶有苟体内的南宫万英经林碧落这一提点,当下也不再言语,他呆呆的站着,林碧落瞧着叶有苟的样子,他此刻半个手掌还在滴血,脸色也苍白的厉害,好像随时都能晕倒一般。“小姐,你看那人,好像快死了一样!”这时,小桃也看出了叶有苟的不对劲,当下便对林碧落说道,林碧落摇摇头:“不碍事的!”

    小桃闻言,当下便不再言语。

    而林碧落此时则在想南宫万英会不会相通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毕竟他背负着血海深仇,张氏的这一行为,不知道会不会触到他的逆鳞呢?或者,即使触到了,他也会因为亲人的关系而放过呢?但现在的难题是他这个亲人已经死了,而且死的还不怎么的痛快……

    林碧落想着想着,就望向了“叶有苟”,他此刻仍是保持着沉思的姿势,一动不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