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 谈判2

    半晌,那叶有苟抬起了头:“即使就是你说的那样,这也是我的家务事,凭什么由你来做主?还有,你陷害我大姐夫的事情,你做的真是滴水不漏,就连我都始料未及,这一切的一切,想必你都是谋划好的吧?”林碧落对南宫万英的话感到些轻蔑,她冷冷的看着“叶有苟”:“既然你冥顽不化,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说着,林碧落给“叶有苟”让出了一条道:“你走吧,回宫中去吧!”“叶有苟”对林碧落如此大方的行为感到诧异,他离开其实很简单,只要将元神散出叶有苟的肉身即可,可是……林碧落的手中握着他的死穴,自己怎能轻易离开呢?

    当下,叶有苟的身子颤抖了一阵,他体内的南宫万英思虑了许久,终是接受并妥协了林碧落为自己除了张义兰这个叛徒的事情:“郡主,张义兰死了就死了,她企图与灭我们张家门的人勾结,的确该死。即使你不动手,我知道了也是会动手的,现在,咱们是不是该说一说你手上那把短刃的事情了?”

    只见“叶有苟”神色专注的望着林碧落,林碧落笑笑:“不知道南宫大人想说什么?”南宫万英答:“本监司想要郡主将那把短刃送给我,只要短刃给我了,本监司就对郡主你唯命是从!”林碧落瞧着南宫万英那口气之大,偷笑了一阵:“大人还是别费心了,你的唯命是从本郡主不稀罕!”

    这一番话出口,原本还神色微转的“叶有苟”登时又变得脸色煞白起来,只见他体内南宫万英的声音有些颤抖的发出:“郡……郡主,你……你真的不答应吗?我……我的散功之期在即,你……你体谅一下我的仇家众多,我……我……”

    “你不就是想借短刃之力来为自己的致命处下禁咒吗?我告诉你,不可能的,这把短刃是克制你的禾木令不假,但是你也别忘了,它们两把神兵都是出自同一炉、同一滩玄铁水!!”林碧落冷冰冰的回答了“叶有苟”的话,她知道南宫万英想做什么,但是前世的记忆告诉她,南宫万英若是做了,那就会直接早衰。

    可这样的话林碧落不知道怎么说,于是,她才想出了这样的理由来阻挡南宫万英。可谁知南宫万英却苦笑一声:“不试试又怎么行呢?既然神兵都已经出现了,我总得试一试吧?”林碧落摇摇头:“冥顽不灵!”她将短刃猛地丢向了“叶有苟”:“你自己试试看,这两把神兵接触在一起以后会是什么样的效应吧!”

    “叶有苟”见短刃向自己丢来,他轻巧的接住了神兵,而后便打算一试,可谁知,他拿到神兵后,在他要召唤禾木令的时候,神兵忽地电了他一下,一瞬间,又麻又木的感觉传遍了他的身子。但这还不算完,毕竟他还召唤了禾木令,就见禾木令凭空出现,随后与他手中的银白短刃产生了一种怪异的对持。

    不多时,一道雷鸣响起,在最前面的林碧落与黎夭鸾皆用手掌捂住了眼睛。

    而在后头的小桃与李婧以及假扮折芝的第一霜听见了响动探头向前看时,就见一个黑乎乎的人躺倒在地上,走近一点看,却见那人全身焦黑,看着就已经没有一块好的肉了。“怎么样啊南宫大人,现在知道这危害有多大了吧?”林碧落对着“叶有苟”问道,可惜,“叶有苟”紧闭双唇与双眼,回答不了她的问题。

    直到林碧落要离开地牢,那“叶有苟”都还未醒来,她轻叹一口气,随后拾起了地上属于自己的神兵短刃,接着她对黎夭鸾道:“怎么来的就怎么把他送回去吧!对了,林碧媛也捉回来,不必让她回宫里。照刚刚这状况看,南宫万英与玉妃不会再对我们有什么威胁了!”

    黎夭鸾收到林碧落的命令后,答应了一声,便拖着叶有苟打算离开。但就在她要离开的时候,林碧落却忽地喊住了她:“你先别走,你再帮我办件事,你将叶有苟送回去以后,再去一趟钦天监,将这短刃与禾木令还与南宫万英!”

    黎夭鸾对林碧落的这一行为感到诧异,林碧落瞧出了她眼底的疑虑,她巧笑倩兮道:“黎乱呀,这做人呢,有来有往,我既然能原谅你,那么何不也把他原谅了呢?毕竟对我而言,最大的威胁还是魔教的人。”黎夭鸾闻言,在脑子里消化了一阵,随后便拿着禾木令与短刃离开了。

    “小姐,就这么放过他们了吗?”这时,一直在边上搀着林碧落的小桃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摇摇头答:“这算是放过吗?不算吧?”林碧落的话里有话,小桃的脑子跟不上,她一头雾水的看着林碧落:“小姐,你欺负小桃,小桃脑子笨……”

    林碧落闻言,哈哈大笑道:“小桃啊,礼尚往来,你说我送那么大一份礼给南宫万英,你觉得他还好意思来索我命吗?”小桃听见林碧落的解释后,顿时明了起来,当下她笑盈盈的看着林碧落:“那么小姐,你想好了怎么问南宫万英要回礼了吗?”

    林碧落见状,摇摇头:“不急不急,南宫万英的散功之期将近,江湖和朝堂里铁定有很多的人要对付他,反正都已经送了他一份小礼,我打算再送一份大礼给他,好让他日后能专心的远离的三皇子!”林碧落说着,向地牢外走去。

    地牢外,李婧见到林碧落出来,忙迎上去:“落儿,我……”可惜她的话还没说,就被林碧落打断了:“今日之事连累表姐了!”李婧忙摇头:“不是的落儿,我是想说刚刚安平王府差了人来请你回府里去,说是府中出了大事情了,要你回去定夺。”

    “大事?定夺?”林碧落对李婧的说法感到好奇,她心里隐隐约约的觉得不安,说不清缘由的,她有些本能的想逃避。“小桃,走,咱们回府去!”虽说林碧落本能的抵触不想回府,可是,她总得回去一趟,瞧瞧到底是什么大事,需要她来定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