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 窥听

    “林家一门清患如何了?”林碧落迷迷糊糊间,听见了一道邪性的声音响起,她没来由的感到排斥,但是却又很渴望靠近。“回陛下,林家一门,独独留下他们的大小姐一人,现还在我府里呢!”又一道尖狡的声音响起,这下,林碧落忽地明了,是元狄与龚铭的声音。

    她努力的想睁开双眼,但是,恶寒却一阵阵的袭来,逼得她无奈又无助。

    “哦?听说那位大小姐曾经和元邪有过婚约,我倒是想瞧一瞧,这位不幸的大小姐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儿,那冷宫中的贱人居然不惜一切都要为元邪争得与她的婚约!”元狄邪性的声音再次响起,龚铭那尖狡的嗓音便疑惑道:“元邪?是什么人?”

    元狄邪性的声音在龚铭尖狡的疑惑发出后,忽地哈哈大笑起来:“是什么人?那是一个被我设计害死在了独断谷的人,他以为他仗着道宗一派的势力我就不敢动他了吗?我想他到死都想不到,我手里不仅有能与道宗抗衡的势力,还有能谋朝篡位的本事,可惜,他一死就是数年,怕是再也看不到了……”

    话音刚落,林碧落就猛地察觉到说话男人的情绪低落了下来:“这元狄,怎么也会伤心?他……终究也是个有情义的人吧?”可惜,林碧落还没往深处想,龚铭那尖狡的嗓音再次响起:“既然是一个死人,陛下又何必再为他而劳气动怒呢?”

    “劳气动怒?好,很好,这么多年了,还未曾有人与我这样说过!”只听元狄的声音一冷,林碧落不经意间听见了龚铭牙关打颤的声音,随后,一道重物坠地的声音响起,林碧落心知龚铭是吓得跪在了地上。只听见龚铭对元狄道:“陛……陛下,臣说错话了,还请陛下宽恕臣……”

    “宽恕?你何罪之有,朕为何要宽恕你?”元狄疑惑的问了一句,接着轻笑一番:“龚卿啊,你把朕当作什么人了?”只听见龚铭叩头求饶,不多时,元狄便松了口让他起了身:“你且回去好好善待那位大小姐,记得,要好好善待!”

    龚铭闻言,颤巍巍的答应了元狄的要求,而后退了出去。

    这时,整个屋子就只剩下林碧落与元狄二人,不,准确说,应该是元狄一人。林碧落并不在那个空间里,她只能感受到,却看不到。

    “元邪啊,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当年你为了林家而甘愿身死狱练火下,若非林家藏着的珍宝与我命数相连,我也不至于对他们赶尽杀绝,这林碧落,我就帮你救下了!”元狄暗暗说着,他的声音此时不再透着邪性,正在这时,林碧落只觉得包围着自己那股子寒冷猛地一密,一瞬间,她眼前一黑,意识开始变得薄弱起来。

    等林碧落再有意识的时候,她感到自己身边的寒意已经散了,但是,她仍在黑暗里,出不去。

    “你说什么?林碧落已经死了?”这时,元狄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林碧落莫名的一抖:“死了?我怎么死了?”林碧落心底问着自己,刚问完,龚铭那尖狡的声音便颤抖的说道:“禀……禀陛下,臣……臣是按你的吩咐好好善待了她,臣……臣将她用你给的钉子封住了魂魄,让她、让她永世不得超生了……”

    “你放肆!朕何时说过让你杀了她?朕何时提过让你封住她的魂魄?你真是大胆!大胆!”元狄雷霆震怒道,声音之大,整个宫殿都传着他的回声。“陛……陛下,你……你不是说要臣善待林碧落吗?臣……臣误解了陛下的意思……臣有罪,请陛下责罚!”此时,龚铭的声音又颤巍巍的传了出来,林碧落一听,听出了龚铭话中的破绽。

    “误解,呵呵,一句误解就能将我置之于死地,龚铭,你还真是够阳奉阴违的!”林碧落在黑暗里怒吼道,可惜,她吼得声音没人听得见,除了她自己。

    “误解?你一句误解就能解释清楚这一切吗?来人啊,把林碧媛给朕带上来!”只听见元狄恶狠狠的说道,随后,一挣扎乱叫的女子被侍卫押了上殿:“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是林碧媛!是侍郎府的外甥女!”只听见林碧媛傲慢的声音响起,随后,一声闷响传来,林碧媛惨叫一声:“啊!陛下……你……你不怕我舅父吗?”

    “大胆林碧媛,朕是皇帝,你舅父充其量不过是个辅佐我登基的傀儡,怎么,朕处置一个挑拨离间的丫头,他李昌国还敢插手管吗?”元狄冷笑着反问了林碧媛,随即,他又道:“你嫉妒林碧落,对龚铭挑拨离间,还诱导了他用夺魂针对付林碧落,这一点你承认吗?”

    只听见林碧媛僵着脸道:“陛……陛下……我……臣妇……臣妇并非故意的……臣妇……”林碧媛吓得话都说不出来,这时,元狄怒喝一声:“来人,将这两个不忠不义的逆贼押往天牢,今日午时行剐刑!”话说完,林碧落就听见了林碧媛与龚铭的求饶声以及掌嘴的痛呼声,可惜,这些到最后没了声。

    正当林碧落感到元狄所在的空间空荡荡的时候,却冷不丁的听见了一阵鸟儿扑翅的声音响起,随后,一道冷若冰霜的声音传来:“主人,找影剑来,有何吩咐?”只听元狄有气无力、很是虚弱道:“你,去龚铭的府院,将林碧落的魂壳接出来,送往那个地方!”

    “是,奴才遵命!”只听那唤影剑的男子答应一声,元狄那虚弱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影剑,事情办妥后,去南山把元邪的尸骨也去接回来吧!他一个人在那怪孤独的,等林碧落的魂魄离体以后,再将他们葬与一起,记住,选一块福地!”

    “是!”影剑答应一声,接着等了元狄发话,不多时,林碧落听见了空气中响起了拂袖子的声音,随后,鸟儿扑哧的声音便又响了起来,但很快,那声音便消失不见。接着,林碧落便陷入了一阵沉默,直至许久以后,元狄才开口道:“终究还是违背了约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