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 德簿佬

    林碧落听见元狄这莫名其妙的话语后,再次陷入了一阵寒冷里,逐渐的,她再次失去了意识。等她感知到暖意后,猛地一声惊呼,她一睁眼,却看见自己躺在自己逍游阁的床上,身边围满了人。

    “小姐,你总算醒了,你到底是怎么了呀?大夫来了走了好几个,硬是看不出你有什么毛病,奴婢真是担心坏了!”只听见小桃抢先对林碧落吐诉了一番,接着,第一霜的声音也传了过来:“落儿,你没事吧?你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晕了呢?”

    第一霜问完后,姚纤纤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小姐,你是不是有什么隐疾呀?我听小桃说了,你已经出现好几次这样的状况了,你且与我说说,我好把这病情与青云楼的奇人异士们分析,让他们来出谋划策,商讨这解决的办法!”

    姚纤纤说完,林碧落正打算开口,却听一道细腻甜美的女音响起:“你们都别瞎猜了,小姐没有病,就是嗜睡,总是会在人前无故睡着!”林碧落诧异说话的人,她一抬眼,就看见了与自己挤眉弄眼的黎夭鸾。她见到黎夭鸾的样子,莫名的心一宽,但紧接着,没来由的恐惧又朝她袭来:黎夭鸾是知道了什么吗?

    “黎乱,你这话说的离谱了,这哪是睡觉呀?明明就是莫名的晕倒了!再说了,睡觉的人能叫醒,可小姐叫都叫不醒,你这话说的,多不负责任呀!”只听见小桃护主的声音响起,黎夭鸾顿时无话可说,与此同时,从屋外进来了两个人,一高一矮。

    林碧落迷迷糊糊的望过去,却瞧见了自己的小弟林铮羽就在其中,而那高个儿则是一日多未见的元邪。此时,在场的人都知趣的离开了林碧落的闺阁,留下林铮羽与元邪在里面,但就在众人要散去的时候,元邪却忽地喊住了黎夭鸾与姚纤纤,而后便由得其他人离开。

    “落儿,你没事吧?听说元狄来求亲了?”元邪见屋内没其他人后,便一脸关切的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也不回答,只是动了动下巴,表示确有其事。元邪见状,沉默了一阵,紧接着他又对林碧落道:“他没说什么不好听的话吧?”

    林碧落对元邪笑笑:“你觉得还有人比我的话更难听的吗?”元邪见状,有些恍然,随即他咧嘴一笑:“我家落儿的确口才了得,毒舌的厉害!”林碧落闻言,也不恼,安静的由元邪抚着自己的额头。不多时,元邪就对一直在旁边看的黎夭鸾问道:“你去钦天监,南宫万英怎么说的?”

    元邪这一发问,倒令林碧落与黎夭鸾有些吃惊,元邪忽视了黎夭鸾的惊讶眼神,而看向林碧落:“落儿,我说过的,我在你身边藏了几个暗卫,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现身的!”林碧落听见元邪的解释后,心莫名的放了放:“原来如此!”

    而黎夭鸾听见后,心底一惊,她是怎么也想不到林碧落身边还有隐藏至深的暗卫,就连她自己都没能感受到他们的存在。就在这时,元邪又重复了先前的问题对黎夭鸾问道,黎夭鸾定定神正要回答,却听林碧落责怪元邪道:“别吓着她,我好不容易把她留下的!”

    元邪有些吃惊的看着林碧落,同样吃惊的还有黎夭鸾以及姚纤纤与林铮羽。

    “你说吧!”林碧落责怪完元邪后,对黎夭鸾道,黎夭鸾恭敬的福福身答:“回小姐、殿下的话,奴婢与南宫大人直说了送赠他短刃的话,他还一脸不信的望着我,而后他轻浮了几句,奴婢一时不忍,便离开了,再没其他的对话与交谈。”

    “你怎么看?”林碧落对元邪道,元邪答:“你是把我给你的迫刃转送给南宫万英了?”林碧落点点头:“他是我复仇最关键的一颗棋子,我怎么能不用呢?”“复仇?姐,你要复什么仇?”在一边默不作声的林铮羽听见林碧落与元邪的对话后,顿时急了,林碧落见状,哑了声。

    林碧落心底是一直把林铮羽排除在复仇人员名单外的,因为她不想林铮羽插足进这深寒的炼狱里,但是目前看,林铮羽是不想进来也得进来了。当下,林碧落便将自己的计划与目的与林铮羽解释了一番,林铮羽听完后,却指出了一处破绽:

    “姐,你不觉得元狄的那句狠话很古怪么?还有,林碧媛那日在侍郎府的反水,你不觉得很是离奇吗?好像是她随时都能为了自由而死,她好像并不担心不能远嫁,也并不担心被咱们囚禁呀!”林铮羽指出的破绽是很显而易见的,但是却又是林碧落不放在眼里的,他这一提醒,林碧落顿时多了一份心思:

    “是啊,元狄的那句话的确古怪,他的臂膀已经被我斩断了一半,少了李昌国他就没多大的势力了,为什么他会有那样的狠话呢?还有,晕倒以后听见的那些对话,莫非都是真实发生过的吗?那照对话里来看,元狄的背后还有一大半的真实实力没有展露,那一大半的实力又是什么呢?”

    林碧落想到这,对元邪道:“元狄一定还有实力没有展露出来,你这些天务必要往缝隙里查进去,一定不能漏过任何的蛛丝马迹!”元邪闻言,点点头:“我早就已经派了人出去,可惜,没有一个人回来的!”林碧落见状,顿时噤了声。

    这时,一直旁观的姚纤纤却道:“小姐,不如动用青云楼的探子吧!”林碧落闻言,转眼看向姚纤纤:“可以吗?”姚纤纤巧笑道:“小姐你都是执掌毕生诀的人了,还有什么不能动用的呢?”林碧落听见姚纤纤的话后,还以为她是在打趣自己,当下也没当回事,她对姚纤纤道:“能用就用吧,告诉他们,一切性命第一!”

    姚纤纤听见林碧落的吩咐,顿时愣住了,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动用探子还让他们保命第一。当下姚纤纤心底对林碧落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她答应一声,随即便飞身出了逍游阁去安排。

    姚纤纤离开逍游阁后,林碧落便对黎夭鸾道:“黎乱,去跟着纤纤,我总觉得这些日子不安妥!”黎夭鸾明白林碧落的意思,当下便尾随姚纤纤的身法往窗外跟去。等黎夭鸾离开后,林碧落这才对元邪道:“你再派一波密探出去,我就不相信了,总有漏洞可以钻的!”

    元邪有些不明白林碧落的意图了,他当下木木的点了点头,而后陷入了沉思。

    反倒是林铮羽,一下子看穿了林碧落的意图,他对自己的大姐道:“姐,你该不会是想效仿前世那德簿佬吧?”林碧落闻言,捂嘴笑了笑:“看来这个秘密,也就咱们知道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