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 观沧石2

    进入木棚后,林碧落这才发现木棚内的场景与自己在外头想象的有些不同,不是因为木棚内的一切都太过陈旧和破烂,而是里面过分的新。“羽儿,这儿不时有人来更换打扫的吧?”林碧落对林铮羽道,林铮羽眨眨眼,一脸诧异的看着林碧落:“是啊,姐你怎么知道的?”

    林碧落笑笑:“你自己瞧瞧,这棚子里的东西比棚子还要新,你说我怎么看出来的?”林铮羽经林碧落这么一指点,当下便四处瞧了几眼,紧接着他说:“姐姐果然观察入微!”林碧落听着林铮羽恭维的话,忙岔开了话题:“这儿该怎么下去?”

    林铮羽闻言忙道:“姐你看这儿!”说着,林铮羽引着林碧落的目光聚焦在了木棚入口处那一支泛着黄的瓦瓶上,“这是……玉兰香?”林碧落惊讶的看着放置在石座上的瓶子对林铮羽问,林铮羽点点头:“是,是咱们母亲初初认识父亲时的那只玉兰香。”

    林碧落见状,上前打算触摸瓶子,可是林铮羽在后头便大喊一声:“姐,别乱来!”可惜,林铮羽喊完的时候,林碧落的手已经在瓶身上碰了一下。等她收回手的时候,忽然间她耳边就传来了一阵极快速的风声。好在林碧落机灵,听见风声时就下意识的往下蹲去,她蹲下去没多久,那风声的本体就出现在了她面前一根长矛。

    “姐,没事吧?”林铮羽见长矛直直的戳在了木棚西南侧的木桩后,这才跑向林碧落扶起了她,可怜林碧落在看见长矛后脚就开始发软,因为这一生,她从来未曾离死亡如此接近过。纵使是那次林碧媛派出了刺客来暗杀,她都未曾感到恐惧,可这一次……不同。

    “羽儿!”林碧落见林铮羽出现在自己身边,她一把抱住林铮羽便细声的抽泣起来,等她发泄完后,林铮羽的半个左肩已经的了。“羽儿,你怎么知道这儿有机关的?”林碧落对林铮羽道,林铮羽正要答话,林碧落又添了一句:“我记得刚刚咱进来时,明明有经过那个位置,可是,为什么那会儿没有触动机关呢?难道……”

    林碧落猜测着,忽地又不猜了,她看向林铮羽,好似希望林铮羽能为她解惑。林铮羽见自己的姐姐停住了嘴,他这才缓缓说道:“机关本就不在地上,而是在那瓶子上!”说着,林铮羽上前一步,来到瓶子附近:“你瞧瓶子上的花纹,是呈现出一颗爱心的,姐你刚刚若是触碰到了爱心,那么下来的就不止一根长矛了!”

    说到这,林铮羽莫名的身子一抖,随后他拍了拍自己的心头:“好在姐你没有摸那颗心……”

    林碧落见状,也是心有余悸,她对林铮羽道:“既然瓶子有机关,那咱们该怎么下去呀?”林铮羽闻言,调皮的对林碧落眨眨眼:“你看瓶子后侧有什么!”林碧落闻言,踱着碎步往瓶子后头望去,她只看了一眼,随后就惊讶道:“怎么瓶子上还多了一只眼睛?”

    林铮羽答:“那是父亲后来添上去的,为了以假乱真,毕竟这些年的机关术很是出名,也正因为这只眼睛,许多来咱们府里盗窃的刺客都死了。”林碧落一听,眼睛有些发直:“难道我出嫁以后,府中就出了许多的事情不成?”

    林铮羽点点头:“嗯,我记得姐你出嫁当晚,就有三波黑衣人来到府里盗窃,可是,什么都没有盗走。他们翻乱了姐你的卧房,随后又将我的院子搞的一团糟,最后被家丁发现后,落荒而逃。”“看来他们都是为了观沧石来的,可是,这观沧石怎么可能在咱们身上呢?他们那群傻子!”林碧落说着说着,冷不丁冒出个不雅的词。

    林铮羽一听,整个人都愣了:“姐你……你什么时候也开始说脏话了……”林碧落闻言,笑了笑:“甭管我了,咱们先下去吧!”林铮羽见状,也不多话,他径直伸手往瓶后的眼睛中央一戳,随后,在放置瓶子的石座下出现了一道裂口。

    “这么小?进得去吗?”林碧落比划了一番那个入口,那个入口好似只有婴儿才能进得去。她比划一番或,有些无语的对林铮羽问道,林铮羽再次调皮的眨眨眼:“姐,你看我的吧!”说着,林铮羽就一股脑钻了进去,只见林铮羽的头钻进那洞口后,那狭小的洞口好似现代的松紧带一般,忽地变大了,林碧落直接看的瞠目结舌。

    “羽……羽儿!你……这……”林碧落口不择言道,林铮羽在洞里探出脑袋道:“姐,进来吧,我慢慢和你说!”林碧落点点头,钻了进去,她这一钻进去,就彻彻底底的看清了洞里的状况,原本她以为的狭小洞口竟宽敞的很,而且从洞内望向洞外,是以洞内的角度看的,也就是多大的口子就能看见多大的视界。

    “这……”林碧落进了洞后,看向林铮羽,林铮羽答:“这洞口是加筑了障眼法的,除非是有道行的人来,否则一般人是看也不看就走的!”“那若是他们挖坑呢?”林碧落对林铮羽道,林铮羽一听就知道林碧落担心的是什么,当下他回答道:“挖坑也不用怕,看见那两边的假竹子了吗?只要他们一挖,就会引爆空心竹子的炸药!”

    林铮羽说完,林碧落便顺着他的指点看过去,果然,在入口的两侧都各有一株青翠的竹子立在那里。“竟然如此的奇妙!”林碧落吐出一句话,随后便再也无了声。“姐,其实这还不算什么,你都不知道,那次王府遭贼后,父亲在他书房设下的机关,那才是奇妙呢!”林铮羽对林碧落说道,他全然没注意林碧落的神态有了变化。

    而林碧落闻言,点点头:“先别说了,有火折子吗?咱们还是赶紧去取那观沧石吧!”“好,姐,给,这是火折子!”林铮羽说着,从身上摸出了俩枯黄的竹棒,他递给林碧落一个,而后他自己将竹棒的顶盖去了,往里头空心吹了吹,不多时,一团火苗冒了出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