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 观沧石3

    林碧落见林铮羽的动作,也学着他的样子折腾了一番,可惜,她把自个儿折腾的灰头土脸的。“咳咳……羽儿……咳咳……这怎么这么难弄呀?”林碧落被烟灰熏了一阵,这会儿猛烈的咳嗽起来,林铮羽见状,上前接过了林碧落的火折子:“姐,你这么吹不对啊!”

    林碧落闻言,见林铮羽的动作,随后一脸羞愧:“好吧,我以为只要对着它吹就是了,谁知道还要转动它呀!”说着,林碧落接过已经燃上火的火折子,跟着林铮羽继续往前走去。

    她们先是经过一大片的杂草堆,林碧落对地下出现杂草堆很是不解:“怎么这儿会有这么多杂草?不会有蛇吧?”林铮羽摇摇头:“姐你想多了,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草!”林碧落将火折子往那些草一凑,瞬间哑然,许久,她对林铮羽道:“这怎么这么多的骨苇蔷?”

    林铮羽答:“就是特意为蛇虫鼠蚁这些家伙准备的呗!”林碧落见状,又惊讶一番,随后又问:“这儿都没有阳光,它们怎么活下来的?”林铮羽答:“它们还需要阳光吗?”林碧落不禁无语,她讪讪的收回了火折子,随后心道:大地万物好像都是要阳光才能存活的吧?

    可惜,她的问题没有人听见,也没有人能回答。

    之后,一路无话,等林铮羽突兀的说快到了的时候,林碧落还浑浑噩噩的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当下她便对林铮羽道:“还有多远?”这一行下来,林碧落已经没了时间概念,又因为她穿越以后,对日期就有了模糊的概念,所以索性她也不再记挂时间。

    “姐,还要淌过一条溪就到了!”林铮羽对林碧落回话道,林碧落点点头:“那就好!”可是话刚说完,林碧落就皱起了眉头:“溪?这儿怎么有溪?”林铮羽摸摸脑袋答:“是父亲的杰作,这条溪也是施行了障眼法的,为的就是迷惑盗贼们的目光。”

    “好吧,走吧!”林碧落对林铮羽的回答有些无语,心道:这父亲什么时候也这么聪明了?她胡思乱想了一番后,人已经到了那所谓的“溪”边,当林碧落看着眼前如同河流一般的“溪”,她顿时傻眼了:“林铮羽!你给我说说,这是什么意思?”

    林铮羽搭着笑脸对林碧落道:“姐,你……你甭急躁呀!这……这不算什么的……”说完,他又对林碧落道:“姐,你瞧我!”说着,他就向着那所谓的“溪”走了进去:“姐,你跟着我,一定不会出事的!你放心,这其实是障眼法!”

    林碧落见状,心道:反正都已经来了,干脆就一走到底吧!

    想到这,她心一狠,闭眼往林铮羽的方向走去,可没走几步,她就睁开了眼睛,因为她感受到了漫过脚腕的水流,她发现多走了数步后都是这样的情况后,索性她睁开了眼睛。虽然知道脚下的溪流很浅,可是她睁眼看见眼前就差漫过自己脖子的河流时,她仍是差一点就晕倒了。

    “终于过来了!”林碧落走到林铮羽身边后,就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她便抖了抖脚对林铮羽道:“别愣着了,速去速回、速战速决,拿了东西咱就出来,把脚上的湿物换一换!”林铮羽点点头,便带着林碧落往身后走去。

    因为之前看河流对面的景物都是黑色的,所以林碧落也未对对面的境况有何疑惑,当林铮羽与她点着火折子进入以后,当黑暗迎来了橘色的火光后,林碧落这才看清楚这对面的境况如何:三个黑漆漆的洞口,四周爬满了绿色的藤蔓,地面全是鹅卵石以及毛毛虫。

    林碧落乍一见眼前的境况,吓了一跳,特别是毛毛虫,她最讨厌这种长着毛还软绵绵的东西了。当即她就拽着林铮羽的手道:“羽儿,这……这是怎么回事?”林铮羽拍拍林碧落的手答:“姐你别害怕,咱们走最右边的洞口就能进到书房底层的!对了,毛毛虫什么的你就忍一忍吧!”

    说着,他径直往右侧的洞口走去,林碧落无奈,闭着眼往鹅卵石与毛毛虫身上踏去。

    等她历经千辛万苦走到了洞口后,林铮羽这才对她道:“姐,快一点吧,还有几步就能到了!”林碧落缓过神来点点头,快速的跟上了林铮羽的脚步。她们进了洞口后约莫走了半盏茶的时间,等看见光亮处后,林铮羽对林碧落道:“姐,加快脚步,就到了!”

    林碧落闻言,看了眼发出亮点的地方,当下有了精神,她加快了脚步走到那越来越大的光亮处,随后她就看见了林铮羽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羽儿?”林碧落对林铮羽问,林铮羽却蹲下身子指了指光亮里面:“父亲在里面!”林碧落一听,疑惑道:“他今天照理应该去丞相府才是,怎么?”说到这,林碧落眼神一锐:“该不会是他要找件宝贝给丞相送去吧?”

    林碧落话问完,就见林家渊的声音传来:“就这件了!”林家渊的声音说完,林碧落便有些按耐不住的想冲出去,可惜,她正打算起身,却听见了一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邪性嗓音向她的耳朵传来:“王爷你当真愿意将它送给我?”

    “是元狄!”林铮羽与林碧落异口同声的说道,说完他们又自觉地闭上了嘴。

    “诶,这有什么送不送的?就当本王给你玩儿的吧!”林家渊的声音随后便传了出来,林碧落一听,心就莫名的一提:不好,林家渊这是要作茧自缚了!可惜,她担心了还没一盏茶,元狄的声音就又响了起来:“王爷,这石头好像不是我要的那颗啊!”

    “怎么可能?这就是我收藏数年的镇海石呀!”林家渊疑惑道,却听元狄冷冰冰道:“王爷,我要的可是观沧石,你拿这劳什子的镇海石给我算是什么意思?你还想不想要至高无上的尊位了?”元狄的话问完,林碧落与林铮羽对视一眼,林碧落心道:这林家渊真是够蠢的,会相信元狄的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