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 观沧石4

    可惜,她这还没想多久,林家渊那比元狄更为冷漠的声音就响了起来:“镇海石就是观沧石,你难道不知道吗?”只听瓷器坠地的声音响起,随后元狄支支吾吾道:“难道……莫非……这、这就是观沧石?”林家渊冷冷的应了一声,随后就听见他大喝:“元狄,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碧落听着他们的对话,此时她的心底早已笑的不可开交了:这父亲也真是够会编造的,镇海石就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破石头,居然拿它蒙骗元狄,元狄貌似也上当了,可是……可是父亲好像也被元狄控制了……

    想到这,她与林铮羽对视一眼,两个人同时道:“出去?”两个人说完,愣了,随后便起身往光亮处走去。林碧落边走边道:“哟,真是热闹呢?不知道三殿下又摸到我安平王府来做什么?呀!父亲你这是……元狄你好大胆,居然敢对我父亲下手!”

    林碧落进了光亮处后,就见到了嘴角淌血的林家渊被几个一身蓝色的蒙面人抓着,而几名晕倒了的家丁正躺在林家渊身边。紧接着,她才看见了一脸痴迷望着一块黑如墨玉石头的元狄。此时的元狄像是没有听见林碧落的话一般,正死盯着石头看,不时的还发出了一道道刺耳的阴笑。

    “元狄,你这么胆大妄为,就不怕陛下知道吗?”这时,林家渊也对与元狄喊道,他此时无心关注林碧落与林铮羽是怎么来的。林碧落见着林家渊的眼神,恨恨的死盯着元狄,一瞬间,林碧落就知道林家渊与元狄之间不会再有任何的利益关系了。

    “陛下?那老不死的我有必要怕他吗?有了观沧石,我死上千次都不怕了!”元狄说着,如同拥抱爱人一般抱着那漆黑的石头,林碧落见了,只觉得恶心。这时,林铮羽在林碧落身边扯了扯:“姐,怎么办?”林碧落望着林铮羽,随后笑眯眯道:“不用怕,看我的!”

    说着,就见林碧落对元狄问道:“观沧石?那块能活死人、肉白骨的磨砚?”林碧落问完,元狄的手中的动作就是一僵:“磨砚?你说观沧石是一块磨砚?”林碧落点点头,她捏了一把正紧拽她的林铮羽,随后反问一句:“三皇子难道不知道吗?”

    元狄闻言,当下眼神一狠,他望着林家渊:“你说,观沧石到底在哪里?”林家渊见元狄这样子,当下摇摇头:“我哪里有什么观沧石,我根本就是为了你嘴里说的荣耀才这么做的……我……我鬼迷心窍啊!”元狄见状,当下大怒:“杀了他!还有她们!”

    “殿下可想清楚了?”这时,林碧落不慌不忙的对元狄问道,元狄冷笑一声:“你们都知道了我的秘密,留着你们必定会是隐患!”“杀了我们,你就永远不用登上皇位,永远!”林碧落忽地学着元狄的声音,冷笑道。元狄的身形一僵,随即就往林碧落所在的位置扑来,可惜,他人还没到就被一团雾给踹了狗吃屎。

    随后,抓着林家渊的几个蓝衣人一个飞蹿,打算去偷袭那团雾,皆被那团雾给打晕了。

    “林碧落,你……你果然厉害!你……你告诉我观沧石的下落,我……我许给你皇后之位,让你母仪天下,让你万古流芳!”元狄见自己已然落了下乘,当下便用了利益与荣耀企图诱惑林碧落,可惜,林碧落一个现代人,对这些所谓的荣耀并不感冒,反而还是林家渊比较在乎:“殿下此话当真?”

    可惜,他话问完后,遭到了林碧落一记眼刀,随即他没了下文。

    只见林碧落踱步来到元狄跟前:“殿下,叫你的那几个暗卫都出来吧,别想着趁我不备就偷袭我!”元狄闻言,整个人皆是一震:“你……你怎么会……你……”可惜,林碧落没有给元狄疑惑的时间,她上前就对元狄送了五六个火烙饼,元狄被林碧落打的有些发懵后,林碧落这才幽幽的喊了一声:“影剑,滚出来吧!”

    林碧落刚喊完,那叫影剑的黑衣暗卫便出现在了元狄身后,而元狄则是一脸诧异于不解:“你……你怎么知道的……你……”可惜,元狄的话说不出来。而林碧落见状,蹲下了身子:“怎么知道的?我有必要告诉你吗?对了,你的事情我知道可多了,比如你身后的势力,你企图谋害元邪的证据……”

    林碧落话音刚落,元狄就有些抓狂起来:“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想做什么?你……你放过我吧……”元狄说着说着,猛地低沉了声音,林碧落见了他的样子,心道:要不是早知道他的招数,刚刚自己或许就要被迷惑了吧?

    “你不用装模作样了元狄,没有用的!”林碧落狠狠的在元狄的手上踩了一脚,元狄吃痛,可是却没喊出来,而他身后的影剑却已经有了异样的动作。林碧落见状,轻言道:“影剑,若是不想你的主人死,就不要轻举妄动,来,把你自己的手筋切了,要不然,我就先杀了你主子,只要他死了,我的死活就不重要了!”

    说着,林碧落掏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一把匕首,她抽出匕首后,匕首竟莫名的长了起来,等林碧落将匕首彻底抽出后,林铮羽与林家渊才发现,这是一把机关匕首,是御敌时的关键兵器。

    “我答应!”只听见影剑焦急的声音传来,随后,他用左手中的冰刀一下子划开了自己的右手手腕,血一下子就如泉涌一般出现在了林碧落眼前。“不行,再深一点!”林碧落面不改色的说道,只见影剑的身子一僵,随后元狄怒喝一声:“林碧落,你别欺人太甚!”

    可是,林碧落是什么人啊,她哪会对已成阶下囚的元狄害怕和客气,只见她挥动匕首,在元狄的下巴上割走了一片肉:“嗯,三皇子的肉,可真是够……臭的啊!”林碧落话说完,元狄这才感到了下巴的刺痛,紧接着,一小股血流从他的下巴流了出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