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 观沧石5

    “别,求你了,别!我下手,我下手!”正当元狄还想对林碧落怒骂时,影剑的声音再次传来,林碧落侧目望向了影剑,而元狄则改了口大喊:“影剑你快走,快走,去祭坛,去祭坛找人救我!他们知道林碧落的底细,他们一定有办法的!”

    元狄这一声吼,影剑的动作便彻底停了下来,而林碧落则对元狄的话感到好奇:“祭坛?你难道是餮血教的教主不成?”林碧落的这一问话本就是没影的,可是,她却很意外的看见了元狄脸上的惊讶神色。很快,林碧落便彻头彻尾的想了个通透:“原来执掌魔教攻击元邪的人就是你,那么制出寒尸那样的孽畜的人也是你,是吧?”

    元狄此时已经震惊的无话可答了,他任由林碧落怎么说,而在一旁的林家渊则是变了脸:“原来就是你害的我差点要被圣上责罚,你这个小人孽障!”林家渊说着,挣扎着要起来,林碧落见状,对林铮羽使了使眼色,林铮羽收到了林碧落的眼神后,忙不迭的往林家渊跑去:“父亲,你就别起来了!”

    “你个混小子,你这是做什么?”林家渊对林铮羽道,林铮羽又对林家渊说了几句,可林家渊仍是不听劝,林碧落忍耐了许久后,对元狄道:“三皇子,你要不劝劝我父亲吧,你看他,多想教训你啊!”说着,林碧落装模作样的放开了对元狄的钳制,林家渊见状,整个人皆是一缩。

    随后,他对林碧落大骂道:“落儿,你这个没良心的,你想做什么?”林碧落却一脸无辜道:“父亲,落儿不是要圆了你的心愿吗?你看,落儿把他交给你处置,不好吗?”林家渊听见林碧落的话,一口气差点堵在了喉咙眼里出不来。

    他指着林碧落道:“好……好啊你,你……你长本事了是不是?你……你……”林家渊说着说着,却再也没了下文,因为他看见了林碧落将元狄往他所在的方向拖了过来。“落儿你……你快停手……你……你要做什么?”林家渊大惊失色的对林碧落吼道,林碧落笑意盈盈的看着林家渊:“我要做什么,父亲你不知道吗?”

    林家渊当下便要往后退,可无奈的是,他的身后就是墙壁,无路可退了。

    “落儿,你说,你说,父亲答应你!”林家渊大吼道,林碧落见了,心底就是一串冷笑:林家渊啊林家渊,你难道忘了元狄早已被我的暗卫制住了吗?当下,林碧落便不再对林家渊客气,她大大方方的对林家渊问:“观沧石到底在哪里?”

    林家渊身子一僵,两眼发直:“你……你要做什么?”林碧落答:“父亲你问我做什么?我也不知道我要做什么!”说着,她好整以暇的将元狄扶起来,林家渊见状,大喊:“在摇钱树下,在那下面!”林碧落闻言,正要去摇钱树那一探究竟,可刚迈出去一步,她便将步子收了回来:“还是父亲去吧!”

    林家渊见状,整个人皆是一抖,林碧落即刻就察觉出了林家渊的不妥:“父亲,去吧!”林家渊摇摇头:“落儿你去吧!”林碧落冷笑一声:“怕是那摇钱树有什么怪异的吧?父亲是想置我与羽儿还有三皇子于死地吧?”林碧落的话说完,不仅林家渊僵了脸,就连林铮羽与元狄的脸都僵了。

    前者是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很是不解,而后者则是恼怒与愤懑。

    “落儿你……”林家渊说了一声后,便再没了话,他一脸难看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则脸色微怒的望着他。不知道为什么,林家渊只觉得自己被林碧落的气场给压制了。

    “父亲,现在落儿给你机会,你是老实交代还是落儿亲自动手?”林碧落对林家渊问道,林家渊低着头身子抖了抖,随后道:“落儿,摇钱树的底下有机关,开启了它就能安全拿到观沧石了!”林碧落闻言,笑盈盈道:“早这么说不就好了?”

    林碧落这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言语令林家渊怒意直升:“落儿你……我是你父亲啊!”林碧落望着林家渊冷笑:“父亲?你也配?先不说你利用我的事情,就单单李氏还在,你对我姐弟俩的态度,那就是一个天一个地,现在还喊你称父亲,是我林碧落抬举你!”

    林碧落的话说完,林家渊的脸色就刷地一下变了,他指着林碧落半天说不上话来,很快,他一口气噎在喉咙里上不来,整个人直接翻了个白眼晕了过去。

    林铮羽见状,对林碧落喊了一声,林碧落在空气里喊了句:“乌大哥,你来一下!”只见空气里猛地出了一层雾,随后那雾靠近了林家渊,没一会儿,林家渊一阵咳嗽又醒了过来。“咳咳……咳咳……我……林碧落……你……你……”林家渊断断续续的说着并挣扎起身,可是他无论怎么挣扎,都起不来。

    林碧落见状,有些诧异,而一直旁观的元狄这时幽幽的开了口:“王爷这是被点了穴吧?”林碧落闻言,恍然大悟:许是乌大哥干的。想到这,林碧落重新看向元狄:“你该把你的暗卫叫出来了,这么久了,他一直躲着不累吗?”

    林碧落这一句话问的莫名其妙,林铮羽以及倒地不能起的林家渊都一脸惊讶的看着她,而元狄更是一脸的惊悚:“你……你怎么知道的?”林碧落笑眯眯的望着元狄:“还以为你的把戏会改一改,没想到还是一尘不变,没意思啊元狄!”

    林碧落的话说的老气横秋的,元狄听着很是别扭:“我到底是哪里露出了破绽,被你看了出来?”

    林碧落拍拍元狄的脸:“就是你的脸出卖了你,你不知道吗?”原来,在元狄对影剑大喊下达了命令开始,林碧落就注意到了元狄脸上闪过的一丝侥幸,直到后来林碧落说出了餮血教的教主后,元狄的脸上再次闪过了一丝侥幸。到这时,林碧落再傻也察觉到了这事儿大有跷蹊,于是,便有了后来的那一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