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 观沧石6

    “落儿,你……你在演戏?”听了林碧落的话后,在地上的林家渊一脸惊讶的瞥着林碧落,而林碧落则是嘴一歪:“我倒是不想演戏,不过,还是算了。父亲,你我生是一家人,死是一群鬼,即使落儿不愿意,在黄泉的母亲知道了,也一定不同意落儿如此大逆的行为!”

    林碧落说着,顿了顿,又继续道:“所以父亲,日后别想着利用落儿,还有烦请你转告祖母,别想着插什么幺蛾子在你身边,一旦被落儿知道了,甭说什么幺蛾子,即使是只螳螂,落儿也会照杀不误!”林碧落的话语带着隐晦的意思,林家渊一听就知道了林碧落打的算盘是什么。

    可是,他却无法反驳,毕竟这安平王府的盛衰都紧握在林碧落的手中了。

    并不是林家渊高看了林碧落,而是林碧落的实力实在不容小觑。单凭她谋划杀害了李昌国这一件事儿就能看出她的智慧,再然后便是林铮羽误打误撞的被贼人陷害,林碧落也能快速准确的找出了解决的方法。她不仅能一击算死兵部的大批人马,还能令自己与丞相府靠拢。

    单从这一份心机上来说,林家渊心想:“这世上怕是还没人能超过林碧落的!”

    此时,林家渊望着林碧落,点了点头:“落儿,父亲答应你!”林碧落见自己的目的达成,随后又转脸看向元狄:“怎么样啊三皇子?是要我亲自去把你的暗卫请下来吗?”元狄闻言,苦着脸怪叫了一声,随后,一个人影“嘭”的一声坠了下来。

    元狄冷不丁被这声坠地的闷响吓了一跳,他定睛看向影剑,却发现影剑已经陷入了昏迷。而在影剑一边,一团雾在林碧落的身后逐渐的化作了人形:“小姐,已经把人给打晕了,你放心吧!”林碧落点点头:“有劳乌大哥了,你先去暗处吧,这儿的勾心斗角不适合你!”

    那被林碧落唤作乌大哥的人闻言,抱拳点点头,对林碧落行了礼后便再次化作了一团薄雾,在林碧落身后逐渐的散了去。纵使是魔教的头头元狄,他也未见过如此怪异的功夫,他细细想了很久,都没有相通那被唤作乌大哥的暗卫所用的是何等功夫。

    “三皇子,怎么样?你还是老实点吧!”林碧落轻蔑的对元狄笑道,元狄死盯着林碧落,咬牙切齿的很是难忍。而林碧落对元狄嘲笑完后,径直走向摇钱树。她蹲下身子往摇钱树下一看,看见了可转动的机关。她一转,只听见一声清脆的机关声响起,很快,摇钱树便被高高的顶了起来,之后一块金灿灿的玉石出现在了林碧落眼前。

    “父亲,可是这块石头?”林碧落对林家渊问,林家渊点点头:“不错,就是它!”林家渊说完,表现出一副肉痛的样子,林碧落见状,做了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而元狄见到那块金色的玉石后,大喊:“那是我的!我的!”林碧落见状,冷笑一声:“你的?你有脸说你的?这是我们安平王府的家传之宝,怎么就变成了你的?”

    元狄一愣,狰狞道:“我是皇子,我是皇子,你敢这么对我,就不怕抄家灭族吗?”林碧落一听元狄那大言不惭的话,瞬间就笑了:“抄家灭族?三皇子啊三皇子,你是用什么智慧在这世上活了这么久的?”

    林碧落问完,又蹲下身子在元狄耳边轻言一句:“就为了这么一块玉石,而害的元邪身死,害的我林碧落惨死,害的我林家满门灭口,你还当真做的出来啊!”说着,她不顾元狄一脸震惊的样子,起身将玉石狠狠的摔在了他眼前,刹那间,玉石被摔得七零八落,而元狄与林家渊也随之狂吼了一声。

    林碧落践踏着玉石对元狄道:“我告诉你,你我是上辈子有怨这辈子来报,你是皇子我今日不会动你,但是日后你就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林碧落说完,一脚踹在了狂躁的元狄太阳穴上,她轻言恶语道:“忘了说,你的餮血教,我会慢慢的接手的。你记住,下黄泉的时候,记得告诉鬼差,你是我林碧落害死的!”

    元狄被踹了一脚后,如同癞皮狗被砍了头,再也没了狰狞的表情与神态,林碧落见状讥笑一声,对空气又喊了一句:“乌大哥,把他们俩个废了功夫带出去吧!”林碧落话刚说完,元狄就如一条狗一般的爬向林碧落:“郡主,我错了郡主,你饶了我吧,别废了我的功夫,我……我把餮血教给你,我……我把黄河洛水的暴民都给你!”

    元狄苦苦的哀求着,可惜,林碧落不为所动,她只是看着元狄与影剑被乌大哥痛苦的废除了内力与一身武术修为。而后,在元狄被带走前,林碧落在他耳边嘲笑一声:“只有垃圾,才会利用无辜单纯却又可怜可恨的暴民来壮大自己,真正的勇士,是以正义公平的行为,去渲染、去感动别人的!”

    林碧落的话说完,便轻轻的对乌大哥挥了挥手:“将三皇子送去沐春馆的礼部尚书房中,让那位尚书大人好好的生生气!”林碧落说完,便转身与林铮羽一起将林家渊扶了起来,林家渊望了眼林碧落,随后看向如死狗一般的三皇子:“落儿,放虎归山真的好吗?”

    林碧落巧笑倩兮道:“父亲,你听说过拔了翅膀的凤凰就是鸡这个典故吗?”林家渊闻言微怔,但很快,他便笑了:“哈哈,落儿果然聪明,果然聪明啊!”笑着笑着,他忽然僵了脸:“落儿,你日后不会也这样对付我吧?”林碧落见状,拍拍林家渊沾了灰了的后背:“父亲只要知道落儿能为安平王府好,就够了,安分守己,父亲可懂?”

    林家渊听见林碧落那意味甚深的话,当即就僵了脸:“落儿你……”林碧落对此却满不在意:“父亲啊,今日的日光甚好,咱们还是出去沐浴日光吧!”说着,她又对林家渊道:“你都不知道,咱们王府被人挖了墙角了,你看看,我与羽儿就是从那个墙角里爬出来的……”

    声音渐渐地没了,林碧落与林家渊身后跟着林铮羽喊醒的那几个下人,而此时的书房底层里,那被林碧落摔碎了的观沧石忽地发出一阵金光,紧接着,它们就愈合在了一块儿恢复了原样。当夜酉时,一抹紫色的身影从安平王府的某个高楼上进了菜园的小木棚里,而后,那抹身影将底层里的观沧石给取走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