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 解围

    自林碧落在底层摔碎了观沧石后的第二天晌午,林家渊派了他身边的随从来请林碧落,自打林克做出卖主求荣的事情后,林家渊便重新选了一批手下来强大自己势力。这久而久之,府中的下人都知晓了林克被林家渊摒弃,但又没人知道原因,于是,林克在府中的日子甚是难过。

    这不,林碧落被请去林家渊书房的途中,那请林碧落前去的随从便在半路对林克出言嘲讽了几声,林碧落是知道近日府里发生的变故的,她观察了许久后,发现林克并没有还嘴的意思,林碧落瞬间便明白了林克早已习惯这些人的冷嘲热讽。

    当下,她以眼神示意跟在身边的黎夭鸾,黎夭鸾上前便送了那叫林松下人几巴掌。只听见林松惨叫一声,随后他吐出了一口血水,林碧落见状,心底有些反感,而黎夭鸾上前又对林松踹了数脚:“主子面前也敢造次,是活腻了吗?”

    “饶命,丝小姐饶命,丝小姐饶命!”那叫林松的下人口齿不清的说着话,林碧落闻言,四处看了眼,而后不禁笑了:“黎乱呐,你瞧瞧你,下手总是这么的狠,你看看,把我父亲的随从都给打掉牙了,快,帮他把牙给安上!”林碧落说完,便后退了一步,黎夭鸾知晓林碧落的意思,当下便飞身上前,对着那叫林松的下人就又送了一巴掌。

    “啊!”只闻林松惨叫,随后地上响起了“啪”的一声,林碧落望过去,发现在林松倒地的左后方,多了一滩血水,而血水里有很多颗若隐若现泛黄的牙。“巧小姐饶命!巧小姐饶命!”只听见那林松挣扎着起身对林碧落叩头求饶,林碧落对此却不予理睬。

    只见林碧落来到目瞪口呆的林克跟前:“林管家今日受委屈了,这样的状况按照落儿的猜想,定发生了很多次了吧?”林碧落的问题问的林克很是无语,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眼前站着的人是他曾经陷害过的人,他不知道自己说了以后会有什么样的事情会发生,当下,他干脆装作迷茫道:“小姐,你刚刚说什么?”

    林碧落见状,知晓林克在装傻,她对林克轻言一句:“管家无需害怕,落儿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帮一帮管家你,都这么一把年纪了,总不能老了没有个人仰仗吧?”林碧落说着说着,对林克反问了一句,林克有些诧异的看着林碧落,久久无话可说。

    林碧落见林克的样子,知晓他还是没有想通,当下她也不再纠结于林克身上。她望了眼跪在地上却还仍旧胆大的瞥着自己的林松,刹那间,林碧落便感到了无比的愤怒:“黎乱!”她一声喊,黎夭鸾便化作了一丝紫烟蹿向了林松,不多时,林松的惨叫响彻了通往书房的长廊。

    “你给本郡主听着,林管家是府里的老人,是府里的大管事,我父亲虽然不怎么用他了,但那是我父亲看在他年迈了,想让他轻松一些。你们这些有异心的人最好给本郡主趁早收了那些念头,不要让本郡主再看见今日这样的局面。还有,谁还敢偷偷的在背后搞什么小动作,休怪本郡主心狠手辣!”林碧落恶狠狠的说完,而后转了身。

    “林管家,你说说看,今日这家伙的行为,在咱们王府该以什么罪论处?”林碧落转身后,脸色平静的看向林克,全然没了先前那副嚣张和暴躁,林克见状,当即明了林碧落的心思,他对林碧落作了一礼:“回郡主,依老奴看,应当关黑屋三日,断晚膳半月!”

    林碧落闻言,先是笑了,而后她对林克说:“林管家啊,你这心肠还是太软了!”说完,她顿了顿,对黎夭鸾道:“黎乱,对看刑的家丁说一声,把林松打上五十板子,再丢到黑屋饿他个三天,这三天内,除了水,什么都不许给。记住,要好好的关照一下那几个看刑的家丁!”

    林碧落说完,意味不明的对黎夭鸾笑了笑,黎夭鸾见状,眼眸略动,她掏出了一枚小钉子在林碧落眼前一晃,林碧落很是满意的笑了:“记得好好关照……不听话的!”黎夭鸾点点头,一下子变化作了紫色的身影,拖着跪地的林松离开了林碧落眼前。

    与此同时,在一旁干站着的林克“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多谢小姐,多谢小姐的解围再造之恩!”林碧落见状,忙上前打算搀起林克,可惜她忘了她身在古代,她没有现代的那抗重的臂力,于是她贸贸然以卵击石去硬扶林克的后果便是差点随林克一同摔在了地上。

    当然,她没有摔倒,林克也成功的起了身。“真是的,早知道把小桃也一并带出来了!”林碧落扶起林克后,心有余悸道,随后,她便笑盈盈的看向林克:“林管家不必多礼,我林碧落恩怨分明,你是难得的忠仆,我林碧落不会轻易把你咔擦了!”说完,她整了整衣襟。

    “小姐的此番作为难道没有目的?”林克试探性的问了一声,林碧落闻言,原本笑盈盈的面容化作了一抹阴险:“林管家知不知道那些聪明的人后来怎么了吗?”林克见到林碧落的表情后,瞬间就知道自己问错了话,可惜,他想反悔已经来不及了。

    只听见林碧落在问完林克后,自己回答道:“那些人最后都死了,而且还死的很惨!”话毕,林克再次颤巍巍的想跪下,可林碧落却好似看穿了他的目的一般,将他拦了下来:“管家还是别轻易下跪的好!”林克闻言,四处望了望,发现周围有不少若隐若现的脑袋正一缩一缩的,看着像是在看热闹。

    “老奴明白,老奴感谢郡主的再造!”林克见状,对林碧落做礼道。林碧落点点头:“你先下去吧,去立立威,顺便把那些个见风使舵的小人都抓出来赶到水牢去,我有事情要他们去做!”林克见林碧落对自己下达了命令,当下,他头一点,紧接着便退了下去。

    “小姐,办妥了!”这时,一抹紫色的身影蹿回到了黎夭鸾身旁,林碧落见状,皱皱眉:“你这一身紫气能不能改一改?”黎夭鸾闻言,有些委屈道:“小姐,你这是为难奴婢呀!”林碧落对此感到不解:“怎么个为难法?”黎夭鸾答:“奴婢这一身紫气都是跟了小姐你以后,受你的真气影响,才有的……”

    林碧落闻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