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 刺客再袭

    “你说我身上有真气?”林碧落无语了一番后,有些好奇的对黎夭鸾问道,黎夭鸾点点头:“千真万确,小姐你身上有真气存在,不过你自己是看不见的……”林碧落见状,颔了颔首:“行吧,反正我也不是习武之人,干脆就便宜你了吧!”

    说着,林碧落就打算往长廊走去,可这时,在她身边的黎夭鸾却忽地身形一变,往林碧落即将迈步下去的地面用她随身带着的刺刀一刀往下扎去。只听见一声惨叫传出,而后林碧落眼睁睁的见到了自己即将落脚的地面冒出了一大滩的鲜血。

    “小姐小心!”黎夭鸾对林碧落叮嘱一句后,便将扎在地面的刺刀提起,而后护着林碧落往后走。“怎么回事?”林碧落对眼前的状况很是不解,她脸上闪过了一丝惊慌,但很快就没了。“这些人的武功路数有些像魔教的,可能是三皇子的人!”黎夭鸾对林碧落轻言一句,随后便打算将林碧落抱起往空中飞去。

    可惜,她的算盘打偏了,她的脚在空中虚踩的时候,被地底下探出的一把染血的银钩穿过了脚掌,当下,黎夭鸾痛呼一声,她护紧了林碧落后,两个人一起往地面坠落下去。“黎乱,你怎么样?”林碧落与黎夭鸾坠地后便发现了她的伤口,当下紧张的问道,黎夭鸾摇摇头:“不碍事,我能护送小姐你安全!”

    “安全什么安全?先顾好你自己!”林碧落有些着急的从自己的身上摸出一块方帕子,紧接着她包了包将帕子往黎夭鸾受伤的脚掌上包扎,而就在她包扎的瞬间,一把银钩又从天而降,它的目标不是别人,就是林碧落。“小姐小心呐!”黎夭鸾眼见那银钩就要落下,但是她的身法又施展不开,当下只能对一概不知身后动向的林碧落大喊。

    可林碧落听见了黎夭鸾的提醒后,仍是没有任何动作,就在她将帕子在黎夭鸾的脚掌上打了结后,一道血柱从她身后喷起,而一抹雾蒙蒙的身影出现在了那血柱的上空,浮动着。

    “小姐!”黎夭鸾有些惊慌的抱起了林碧落大喊,林碧落见状,拍了拍黎夭鸾的后背:“不碍事的,你别怕!”她话刚说完,黎夭鸾就一把将她转了个圈,将林碧落往她的身后一丢,紧接着她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小心……”可惜,她的话还没喊完,林碧落就看见了一抹银亮在自己眼前闪出,之后,黎夭鸾的后腰处多了一处血痕。

    “黎乱!”林碧落大喊一声,慌忙跑向了黎夭鸾,而后,她看了眼那抹银亮的发出者,竟是刚刚被乌大哥解决了使用银钩的刺客。此时的他一身血迹的与雾蒙蒙的乌大哥纠缠在了一起,林碧落大喊了几声侍卫,可惜却没有人出现。

    当下,林碧落便从袖子里摸出了先前的匕首,她将匕首掏出来后,一甩,短短的匕首瞬间就化作了一把长柄的剑:“去死吧!”林碧落大喝一声,可她还没靠近那刺客便被一股无形的推力给打向了黎夭鸾躺着的地方。“啊!噗!”林碧落痛呼一声,紧接着一口血涌上了喉咙吐了出来。

    “小……小姐……你别去……快走……别管奴婢……帮奴婢和乌大哥报……报仇!”黎夭鸾艰难的爬向了林碧落,使了最后一把力将林碧落丢向了远处。林碧落本想着挣扎,可无奈黎夭鸾最后的内力实在太大,她被扔到了距离逍游阁只差三个转角的地方。

    “怎么行!”林碧落有些无力的喊了一声,她挣扎着起身要回去,却冷不丁的看见了自己所在的位置后面,躺着一地的家丁与丫鬟的尸体。“怎么会这样?”林碧落迷迷糊糊的问了一句,紧接着便两眼一黑,整个人软趴趴的往地上倒了下去。

    “落儿……还是晚了一步!”倒下去前,林碧落听见了自己很是依赖的声音,随后,她便再次的陷入了黑暗中。

    “你要振作,林碧落,你的大仇没有报成,你要振作!”迷迷糊糊间,林碧落听见了自己的心声在对自己喊着,她有些费力的喊了一声:“凭什么?凭什么我要这么累?让我好好的过完这一生不就够了吗?”“你注定过不好这一生的,不报仇,你很快就要死的!”那道声音再次传来后,林碧落在黑暗里转了转,最终无奈道:“为什么?”

    “因为你要活着!”只听见一道清朗的声音响起,在黑暗中的林碧落忽地感受到了一丝光明,那光明有些耀眼,林碧落被那光亮刺激的有些难以睁开。等她适应了那亮度后,她才看清了那亮度里的人竟是她私定终生了的元邪。“元邪,是你!”林碧落有些泪奔的往元邪扑去,可是,元邪却躲开了她的怀抱:“你不报仇,就别想与我长相厮守!”

    林碧落有些无语,她看着元邪:“我……我……我报仇!”说完,她又扑向了元邪,可是元邪却在她眼前的那光圈里邪魅的一笑,消失了。林碧落的世界再次陷入了黑暗,但这黑暗只持续了没多久,随后,林碧落感到了有东西在抓着自己,她一个挣扎大喊道:“别碰我!”随即,她睁开了眼睛,这时候她才发现她竟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落儿你醒了?”只听见清朗的声音响起,林碧落往声音的源头望去,发现了身穿青衣的元邪竟坐在自己的床头。而自己的手则抓着他的手。“你……你怎么在这里?”林碧落对元邪道,元邪答:“你遇上了刺客了,我收到风就赶来了。”

    “对,刺客,我遇上刺客了,乌大哥和黎乱呢?他们怎么样了?”林碧落经元邪的提醒,这才猛然想起了与刺客纠缠的乌大哥以及奄奄一息还用内力送自己逃离的黎乱。“他们都没事,你先躺下!”元邪对林碧落道,之后,他顿了顿,这才继续道:“你那暗卫大哥他中了一剑,至于你那近身的婢女嘛,她就惨了,她真气外泄,差点就死了!”

    “你这么说,黎乱现在受了重伤不成?”林碧落看向元邪,元邪抬了下头道:“嗯,算是吧!”林碧落一听,心就莫名一紧,当下她对元邪请求道:“你一定帮我把她治好,元邪,我求你了!”元邪见状,忙将支起身子的林碧落扶回榻上:“你好好休息,黎乱的事情我来处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