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贱男浪女1

    林碧落问完话后,将眼神瞄向了站在自己身边的林铮羽:“羽儿,你告诉我,林碧媛怎么逃出的王府?”林铮羽见状,有些紧张道:“姐,都赖羽儿看管不当,昨日与姐姐你下暗道时忘了严看林碧媛,她便是昨日逃出了王府,羽儿知晓该事时,已经是今朝了,羽儿早上便匆匆离府,便是因为这件事!”

    林碧落听见林铮羽的解释后,她的脑子不禁疑窦丛生:“昨日就逃走了?为什么昨日没有人通报给你?还有,严看的人不应该是府里的老人吗?为什么你要说你自己?”林铮羽闻言,知道事情是藏不住了,当下他便一脸委屈的看着林碧落:“姐,是羽儿轻信手下,害的林碧媛逃走,还差点害了姐姐,是羽儿不好,是羽儿不好!”

    林碧落听见林铮羽的真心话后,有一瞬间的错愕,“被亲信出卖的滋味一定不好受,你且起来吧!”林碧落安慰了林铮羽一句,紧接着,她对身边的姚纤纤吩咐道:“去把那几个看守林碧媛的人抓来,我要好好的问问他们,是得了什么好处,要如此的出卖王府!”

    “是,奴婢遵命!”姚纤纤收到指令后,对林碧落稍一行礼,回答了一句,紧接着便出了林碧落闺阁。不多时,姚纤纤回来了,身后还押着几个看似忠实可靠的家丁与丫鬟。“跪下!还不见过大小姐!”姚纤纤对那些人厉声喝道,一瞬间,那些个家丁与丫鬟皆惊恐的对着林碧落跪了下来。

    “别忙活了,让他们起来吧!”林碧落对姚纤纤道,姚纤纤有些不解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眼神一紧,姚纤纤忙让那些家丁与丫鬟们起了身:“你们都起来说话!”姚纤纤话刚说完,那些家丁与丫鬟们都谢恩起了身,而后那一群人在林碧落眼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起来。

    “咳咳……你们谁能告诉我,那林碧媛答应了你们什么条件,让你们甘愿冒着得罪安平王府的风险来放走她?”林碧落轻咳几声,对那些个仆人们问道,此时,那些听见了林碧落问话的仆人们,彼此看了几眼,紧接着有个看着最有老实相貌的丫鬟站了出来:“她许给了奴婢十头猪,要奴婢帮她去迷倒了看守后门的侍卫们!”

    林碧落见状,眼睛一眯:“还有呢?她都说了,你们难道还打算留着你们所谓的秘密去地狱吗?”林碧落半恐吓的说道,很快,那些个家丁们便陆陆续续的站了出来露了个脸:

    “她许给奴才三亩田,要奴才帮她偷少爷院里的银子!”

    “她许给奴才一个妻子,要奴才帮她准备一匹马!”

    “她许给奴才……”

    等林碧落听完下人们五花八门的话后,林碧落冷笑了一声,对着他们挥了挥手:“去账房多结两个月的月银,然后出府去吧,安平王府不需要你们这样的叛徒!”林碧落话说完,那些下人们皆是一惊,紧跟着,他们泣不成声的跪在了林碧落跟前:“多谢小姐不杀之恩,多谢小姐不杀恩!”

    林碧落弱弱的笑笑:“走吧,离这里远一点吧!”那些下人们见状,直接忽略了林铮羽的一脸凶相,快速的对林碧落行了礼,逃也似的纷纷出了林碧落的闺阁。

    等那些下人们散去后,屋外进来一个粉色身影,那身影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青瓷碗,边走边说:“小姐该吃药了!”等那人靠近,林碧落这才认出了来人是自己的贴身丫鬟小桃,只见小桃眼眶泛红对林碧落道:“小姐……奴婢没用……奴婢没用……”

    林碧落闻言,对小桃招招手,小桃凑近了林碧落些:“小姐有什么吩……”小桃话都没有问全,便噤了声,因为林碧落的手摸在了她的脸上,帮她擦拭了眼底的泪水。“你早就哭了好多次了吧?怎么还哭?”林碧落对小桃问道,小桃听见林碧落的问话,瞬间又泪奔起来:“小姐……奴婢我……”

    “行了,不是说吃药吗?小桃,快去给你家小姐准备蜜饯,快去!”正当小桃哽咽的时候,元邪的声音恰到好处的传了过来,小桃闻言,愣了愣,随后在姚纤纤的拉扯下离开了林碧落的闺阁。

    “落儿来,先喝药吧!”林碧落点点头,皱着眉喝下了元邪吹凉的药汤。等林碧落喝完药汤,已经是半个时辰后的事情了。她有些生不如死的躺在床上对林铮羽问:“羽儿,今日的事情,你说咱们怎么回报一下龚铭和林碧媛啊?”

    在一边忐忐忑忑站着林铮羽冷不丁听见自己大姐的问话,当下他便迷茫了,要不是元邪提示了他一下,他兴许又该挨林碧落的责骂。只见元邪抛了抛手里的瓜子,林铮羽猛地反应过来对林碧落答道:“照羽儿看,不如给龚铭与林碧媛安上一个更为难听的骂名!”

    “哦?骂名?有意思!”林碧落对林铮羽道,紧接着,她对元邪问:“我说殿下,既然是你给的主意,不如你来说一说如何?”元邪冷不丁听见林碧落点了自己的名,他一个没反应过来,半颗瓜子就入了喉咙,“咳咳……额咳咳……拿水来……快呛死我了!”元邪有些气闷的说道,在一边的林铮羽无奈的递了杯水给元邪。

    等元邪平息了咳嗽后,他对林碧落一脸认真道:“落儿,照我看,不如安排你上次的计谋继续对付龚铭,不过这一次的主角应该换做龚铭了!”“哦?怎么个换法?”林碧落对元邪道,元邪奸诈的一笑:“将他们的苟且之事暴露在外人眼里,将龚铭的本性给激发出来,你看怎么样?”

    林碧落闻言,有些感兴趣的看着元邪:“然后呢?然后要做些什么呀?”元邪狡诈的笑了笑:“要想知道,落儿不如养好了身子,我再带你亲自去看!”林碧落见状,有些无奈的看了眼元邪:“怎么感觉你是在骗我多喝毒药呢?”元邪闻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