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 贱男浪女2

    “落儿,我就问你一句,你答应还是不答应?”元邪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翻了个身点点头:“我答应!你记住,一定更要让我看最精彩的!”元邪见状,笑盈盈道:“那是自然,何止让你看的精彩,我还打算让你的庶姐嫁人嫁的更精彩!”

    林碧落见状,稍带疑惑的看向元邪:“殿下的意思是?”元邪魅惑般的笑答:“我的意思就是落儿你想的那意思!”林碧落对元邪这含糊的话语有些无话可说,她望了眼阁外的天,心里盘算着自己多久能好。

    “姐,那我就先回去了!”这时,林铮羽忽然对林碧落说道,林碧落见状,喊住了林铮羽:“羽儿,今日开始便住在姐姐这边吧,你下个月就要走了,姐姐还真是有些不舍!”林铮羽闻言,点点头:“那羽儿回去收拾一下!”林碧落微笑一声:“去吧!”

    紧接着,林铮羽便开了门离开了林碧落的闺阁。

    时间一晃便是半个月,这天,元邪忽地请林碧落前去万盛楼,林碧落见了来人送的信后,面色一喜,她对小桃道:“去把黎乱找来,告诉她我有一场好戏要看,让她速速跟上我的马车。”林碧落话说完后,便带着林铮羽往府外赶去,外头,一俩标着“逸”字的马车甚是引人注目。

    林碧落不顾外头百姓的侧目上了马车,随后,马车在安平王府前绝尘而去。

    半个时辰后,城东万盛楼上,林碧落从后门进了三楼,她一进三楼元邪的包厢内,便对元邪抱怨道:“你这是做什么?怎么把我请到了这样的地方?”元邪有些邪魅的对林碧落一笑:“请你看好戏,我在信上不是都说的那么清楚了?怎么落儿你还是没看明白吗?”

    元邪问着,脸色忽地变得有些难看起来:“早知道就跟着夫子好好学一学了,我最近发现我的一些诗词都是很煞风景的!”元邪说完,便看向林碧落:“落儿,不如你有空教一教我?”林碧落正要回答元邪,却听见身边的林铮羽冷哼一声:“殿下是想借机学习呢?还是趁机揩油占我姐姐的便宜呢?”

    林铮羽的话问完,林碧落忽地脸红起来:“羽儿,你胡说什么?”林铮羽见林碧落责备自己,他撅了噘嘴:“姐,你偏心,你都对殿下那么温柔,怎么对我就这么凶?”林铮羽说完,拿起本坐在林碧落身边的凳子往元邪处靠了靠:“姐姐你坏!”

    林碧落见到林铮羽的样子,十足十的孩子气,她不禁笑了,她实在是无法想象眼前的林铮羽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毕竟他的本体可是个活了两辈子的人了!

    “好了羽儿,咱们今日是来看戏的!”林碧落对林铮羽提醒道,林铮羽这才收敛了一些,只见他仍是气嘟嘟的样子林碧落见状,忍不住对他捏了捏脸:“我说羽儿啊,你这小脸怎么还是这么气嘟嘟的啊?你难道还不肯原谅姐姐吗?”

    林碧落问着,脸上多了一丝伤心,林铮羽见状,气嘟嘟的小脸瞬间就崩塌了:“姐,我不生气,我不生气,你不要难过……”林碧落闻言,心底乐滋滋的:你个小屁孩,就你这道行还想和你姐姐斗啊?

    正当林碧落与林铮羽打算上演姐弟情深的戏码时,一直沉默的元邪忽地喊道:“嘘,好戏要上演了!”说着,他对林碧落招招手:“落儿,你来瞧!”紧接着,他又对林铮羽说:“小舅子,你快过来!”此话一出,只见那本跟着林碧落往前移动的小身躯僵了一下,随后,林铮羽的低吼冒了出来:“谁是你小舅子?我姐知道吗?”

    可惜,元邪与林碧落对他的话都失去了关注度,两个人皆未对林铮羽做出理睬。

    林铮羽见林碧落与元邪都不理睬后,气闷了一阵,随后他也跟着林碧落与元邪,将脑袋往纸窗外看去,只见在万盛楼的楼下,有一男一女正纠缠在一块儿,林铮羽眼睛一眯,看清了那一男一女的作为,竟是在男女双方各自殴打着彼此。

    而这一男一女不是别人,正是不久前还困在安平王府水牢里面的林碧媛与龚铭,此时的他们皆是浑浑噩噩的,林铮羽一眼望去,就知道龚铭与林碧媛两个人像是被人控制了一般。

    “元邪,这是怎么回事?你……做了什么?”林碧落看出了这两个人中的猫腻,对元邪问道,元邪奸奸的一笑:“也没做什么,就是在他们脑后放了根控魂针,好方便他们演戏嘛!”林碧落见状,当下便不再对元邪所说的控魂针多加询问,因为她知道,这个世界的东西是她那个时代里没有的。

    “姐你看,龚铭他在做什么?”这时,林铮羽的问话对林碧落问了出来,林碧落忙往下来一瞧,却看见了本该与林碧媛纠缠殴打的龚铭竟自顾自的跳起了脱衣舞,他边动边往一旁看热闹的一个嫖客身上蹦去,这个动作吓得那嫖客直往外逃,可惜,却没能逃开。

    情急之下,那嫖客一巴掌甩到了龚铭脸上,龚铭被打的脸一扭,鼻血瞬间冒了出来,可是他却仍是凑着脸挨着那嫖客的打,一巴掌一巴掌的打到后面,龚铭被那些现场看热闹的人狠骂犯贱。

    而另一边林碧媛的处境也好不到哪里去,只见她脱了下身的长裙,直接就奔着某个嫖客而去,她自己抚弄了自己一番,紧接着又凑到那又丑又胖的嫖客身前猛亲那嫖客,引得嫖客情不自禁起来。接着,她便被无数个嫖客压在了身下,林碧落见着这一幕,忙把看的津津有味的林铮羽一把拽了过来:“小孩子家家的,看什么?”

    接着她又拍了一巴掌在元邪的后脑勺上:“你个家伙,看什么看的那么起劲?当我林碧落不存在是不是?”元邪有些无辜的看着林碧落:“落儿,我……我……”林碧落见元邪无话可说,她便钻起了死角:“你在看林碧媛那骚浪贱的死蹄子是不是?她很好看吗?”

    元邪委屈的望着林碧落摇摇头:“没有落儿,你听我说,我真没有!”而这时,林铮羽在林碧落身边给元邪补刀道:“反正你说什么都是没有,男人就是这样,口是心非!”可惜,林铮羽的补刀并没有起到作用,反而,他还遭到了林碧落一记爆栗:“这么说,你之前的各种心声都是假的是不是?”

    林铮羽见林碧落一脸怒意,他忙学着元邪的样子对林碧落求饶,可惜,林碧落对此油盐不进,正要对元邪与林铮羽继续教育时,却听见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小姐,王爷正在四处找你,好像是有要事商谈!”林碧落闻言,回身一看,大喜道:“黎乱啊,这么多天了终于见到你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