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 消失

    原来,来人竟是受了重伤后复原的黎夭鸾,此时的黎夭鸾一点都瞧不出受过伤的样子,她的脸色红润,双眼有神,一副精神的样子。“多谢小姐挂怀,多亏了殿下的丹药,黎乱才能恢复的这么快!”黎夭鸾对林碧落道谢后,将元邪给推了出来,林碧落闻言,眼睛一瞥望着元邪:“元邪,不解释一下你的好人好事?”

    只见元邪打着哈哈对林碧落道:“落儿,你瞧这黎乱恢复的真好,是不是?”林碧落眨眨眼:“然后呢?”元邪见糊弄不了林碧落,紧接着他便对林碧落道:“好啦,我告诉你啦!我就是看你紧张这丫头比紧张别人还带劲,我心疼了行不行!”

    元邪说完,嘴巴一撅,像极了生气的孩童。

    林碧落见状,忙上前安慰元邪:“行行行,殿下莫气,是落儿不好!”林碧落说完,又补了一句:“这么多人看着,殿下还是注意形象的好!”元邪闻言,眨巴着眼看林碧落:“落儿,你怎么这么坏?”说着,他也不顾身边有人,一把抱起了林碧落往外跃去,他边飞边说:“不是说王爷在等你家小姐吗?还不快跟上!”

    元邪的人此时已经见不着踪迹,但是他的声音却仍回荡在这一亩三分地的三楼,林铮羽与黎乱对视一番,黎乱抱拳对林铮羽道:“大少爷,你看要我带你走吗?”林铮羽摇摇头:“不必了,你先跟着殿下去吧,照顾好我姐姐,我要留在这里看看龚铭他们的下场!”

    黎夭鸾一听到龚铭,她的脸就忽地露出了凶神恶煞的神情,林铮羽见状忙对黎夭鸾道:“你放心,这个仇会让你亲自来报的!”黎夭鸾点点头:“那奴婢先走了,大少爷,记得一定要给奴婢留一个下手的地方!”黎夭鸾说着,便化作一道紫烟往她进来的窗口散去。

    而林铮羽则趴在正对万盛楼中心楼底的窗口往下看,此时的龚铭与林碧媛早已被折腾的半死不活,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他们的怪异。可惜,在这儿的人不是什么明眼人,都是好色之徒与卖色娼妓,他们才不会管你人是死是活、是晕是醒呢!

    于是,在三楼的林铮羽很清楚的看见了林碧媛与龚铭都已经像半死的人似得在众人之间遭受凌辱,可是,他们的动作与姿势却全然像个活生生有精力的人。对于这一点,林铮羽本还感到些许的好奇,但很快,他便没了兴致,因为他猛地想到了元邪说过他给龚铭与林碧媛下了控魂针。

    当下,林铮羽也不再观看底下的混乱局面,他踱着步慢慢的往万盛楼的后门走去。

    与此同时,安平王府内,在林家渊的书房里,林家渊一脸担忧的望着林碧落:“落儿,这件事儿本不该找你商量,可是那日那东西是你摔碎的,我……我实在是找不到能商量的人了啊!”林碧落闻言,知晓林家渊所指的东西是什么,她神色不变,对林家渊道:“父亲,那观沧石不见就不见了,本就是破碎的物品,有什么好在意的?”

    林家渊听见林碧落半真半假的安慰后,长叹一口气“唉,罢了,我本就是想与你倾诉一番,那观沧石本是我寻觅多年才找到的圣物。可惜,你母亲没能撑到我把石头找回来,可惜,可惜啊……”林家渊意味不明的说了一句,林碧落闻言,眉头紧皱:“父亲此话是何意?”

    林家渊垂着头,低声言语:“你母亲病逝后,她的肉身便一直存放于王府西苑的灵柩内受阵法的保护。我出去找寻观沧石的第三年,历经辛劳最终找到了这块石头。可是,你母亲的灵柩在我找到石头的前一天遭到刺客闯入,我请人设立的镇魂石被破,你母亲的肉身因阵法被破而灰飞烟灭了!”

    林碧落听见林家渊的话后,有一瞬间的错愕,许久后她才回过神道:“那刺客……应该是府里的人吧?”林家渊不解的看着林碧落:“为什么这么说?”林碧落答:“父亲细想,王府放置那么多金银财宝的库房那刺客为什么不闯,偏偏要闯进母亲的灵柩里面呢?”

    林家渊见状,沉默了,正当他要开口时,却听见林碧落又问:“父亲再细想,为什么那刺客会知道怎么破解阵法呢?难道这刺客是高人不成?”林家渊闻言,彻底无话可说,林碧落看见林家渊的样子,当下又说道:“据落儿所知,即使是高人,破阵也会受伤,不知道父亲回府之后,府里有谁因为生病而告假的吗?”

    林碧落这么一提醒,林家渊猛地睁大了眼,他好似是想到了什么。林碧落见到林家渊的模样,当下也不再催促他,只耐心的等着他自己说。不多时,林家渊开口了:“我记得我回府当天,李氏那贱婢躲在林碧媛那野种的屋子里不出来,说是林碧媛与她患了伤寒,不宜见我。”

    林家渊说完话,咬牙切齿起来:“一定是李氏那贱人,一定是她,我记得那日以后她足足窝在林碧媛的院子里有一个月,等到我再见到她的时候,就发现了她后腰处多了一道似刀疤却又似剑伤的伤痕。”林家渊说完,一拳砸在了他面前的案台上,林碧落冷不丁的被林家渊这一砸,吓的后退了一步。

    “父亲息怒!”林碧落对林家渊劝道,林家渊点点头:“罢了,你母亲的肉身早已化作一滩死灰,但是她临终前还是有东西要我交给你的,说是给你的嫁妆和教诲!”林家渊说着,对林碧落招招手:“你过来!”林碧落见状,硬着头皮上前一步:“父亲有和吩咐?”

    林家渊见林碧落这么防备的样子,苦笑了一声,随即从案台下的石匣子内掏出了一枚绿色的钥匙:“喏,这是打开西苑的钥匙,你去瞧一瞧吧!”林碧落见状,有些诧异:“父亲不去吗?”林家渊再次苦笑一声:“你母亲的遗言叮嘱过我,只能让你一个人前去!本来半月前观沧石不见以后,我就想让你去了,可惜……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林家渊说着,目光一狠:“落儿你放心,那伙刺客我一定会追查到底的!”林碧落闻言,浅笑一声:“父亲还是不用了,那伙刺客就是那林碧媛与龚铭收买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