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 庶姐出嫁1

    “什么?是那野种联合外人干的好事?”林家渊乍一听林碧落的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林碧落重复了一遍后,林家渊这才如一滩死水般的坐在了太师椅上:“孽畜!孽畜!她们人在哪里?本王……本王要把那挨千刀的孽畜给杖毙了!”

    林家渊气愤的说着,林碧落见了,只觉得好笑,可是她不会表露出来。只见她对林家渊问了一声:“既然要杖毙,案龚家的那孽畜呢?父亲要对他做什么?父亲若是不能像惩治林碧媛那样惩治龚铭,那么你说的杖毙还是免了吧,别丢人现眼了!”

    林碧落的一番话说出口,林家渊脸色涨得通红通红的,他只觉得自己气的要爆炸了,可是他却敢怒不敢言,因为他不知道得罪了自己面前这如地狱恶鬼般的女儿,他的下场会是什么。“那依照落儿的意思,要怎么处置林碧媛与龚铭呢?”林家渊平心静气一番后,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巧笑倩兮答:“将林碧媛嫁出去!”

    林家渊一听要把林碧媛嫁出去,当下就沉不住气了:“落儿啊,把那畜生嫁出去,岂不是放虎归山吗?再说了,林碧媛嫁出去,我还要塞钱塞嫁妆,我……我不愿意!”林家渊絮絮叨叨了一番后,终是把他心底所想吐诉了出来,林碧落闻言,冷笑一声:“父亲不舍得也没有用啊!”

    说完,林碧落又在林家渊耳边轻言一声:“那几百年前福赵单家的出嫁惨案你还记得吗?”林家渊一听,眉头一松,目光有些呆滞起来,福赵单家的惨案……那是多久前的事情了?林家渊的思绪不禁飘远了,一点一点,他想到了福赵单家的惨案经过:

    当年,单家为了城西刘家的家财,不惜嫁女到刘家,可是单家的家财早已被单家的嫡子败光,哪还有什么财物可以供女儿出嫁呢?于是,单家的家主历经多番试验,利用十块金子熔炼出了超过三千两的金元宝,而在这三千两金元宝的里面,是蛀空了的,里头只填着三百两的纯银。

    这件事情在当年是很骇人听闻的,但是单家为了刘家的势力与财力,不惜冒了险。下嫁当晚没事情,下嫁半个月后也没事情,直到单家的女儿嫁入刘家的第三个月,刘家终于发现了那批金元宝的秘密。当晚,单家女儿的人头就到了单家的正厅,而单家数十口人,一夜之间全被刘家屠戮干净。

    这件惨案之所以被揭开,还是因为单家的嫡子留了一口气,弥留之际逃到了县衙,对县官的师爷断断续续的说了,而后便毙了命。再然后,便是县官贪图刘家的财富,利用了各种手段逼得刘家将家产全部拿出,紧接着县官又对刘家灭了口,毕竟他怕东窗事发。

    可惜,县官得到刘家的巨财后没多久,便被一无头女鬼吓得发了疯,自此,单刘二家的荒唐事也被衙门师爷广布于众。而那位师爷去哪了呢?他则是带着那笔巨财来到了乌伤以东的东阳郡,发起了家,而后数百年,他的家族都被严令不得拿人嫁妆,不得贪图富贵。

    想到这,林家渊身子一震:“落儿你……你怎么知道咱们先祖的事情?”林碧落见状,只是笑笑,并不回答林家渊。而林家渊看林碧落那笑容,只觉得身子发寒,他望着林碧落:“落儿啊,你就老实说吧,你提起这件事儿,是要打什么主意啊?”

    林碧落见林家渊耐不住好奇问了自己,她当下便大方回答道:“父亲只管效仿单家家主的做法,将林碧媛嫁往临安,其他的,父亲请慢慢等便是!”林碧落说完,拿过林家渊给的钥匙,坐到了一边的梨花木椅上:“父亲,我劝你最好动作快一些,要不然等过几天上头压制了,你就不能将林碧媛给嫁出去了!”

    林碧落意味不明的提醒着林家渊,而林家渊则一脸诧异的看着林碧落,正当他要发问时,屋外急匆匆的闯进来一个人,正是半月前遭到自己教训的林松。此时林松根本没注意到林碧落的存在,他一进屋就忙对林家渊跪下:“王爷,不好了,二小姐与龚家的大公子在万盛楼闹事被抓了!”

    “呵,消息传得可真慢!”林碧落幽幽的说了一句,紧接着,跪在地上的林松一个激灵蹿了起来,他看了眼林碧落,随后匆匆向林家渊告退,见鬼似的逃出了林家渊的书房。而林家渊则是一脸苦笑的看着林碧落:“落儿啊,这林松是怎么惹了你,你要这么对他?”

    林碧落好整以暇的望着林家渊:“那林管家是怎么惹了你,你要那么对他?这林松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父亲这么信任他是要做什么?让他接替王府,夺了羽儿的位置吗?”林碧落的话令林家渊呛住了,他不住的咳嗽,眼泪鼻涕都白花花的冒了出来,林碧落见了,一脸嫌弃。

    “父亲你这是做什么?落儿的话说的很过分吗?”林碧落对林家渊问道,林家渊回过气来道:“不过分,不过分!”林碧落见林家渊那吃瘪的样子,却笑不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林家渊其实也蛮可怜的:妻子早逝,继室又给他戴了绿帽子,最后他还被自己的亲生女儿气的半死……

    “这些,算是抱应吗?”林碧落扪心自问,可惜,她的心从来不会回答她一句半句,除非她晕倒。

    “落儿,这就是你刚刚要我快些准备嫁妆的原因?”林家渊的咳嗽平息后,直截了当的对林碧落问了一句,林碧落点点头:“怎么?父亲难道不觉得惊喜?”林家渊苦着脸对林碧落道:“有什么可惊喜的?落儿啊,咱们王府的面子都没了啊!”

    林碧落见状,脸色一冷:“父亲,你觉得王府的面子重要,还是我与羽儿还有你同祖母的性命重要?”林家渊闻言,沉默了,林碧落见状,又继续道:“父亲,若是那日刺客没能被灭掉,我不幸死了,那么王府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我绝对是能预见的!”

    林碧落说完,直直的看向林家渊,林家渊同样在回视她,只见林家渊苦笑一声:“落儿,你倒是说说没了你,王府会怎么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