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 庶姐出嫁2

    林碧落闻言一愣,紧接着就答道:“王府必定会在父亲你手里败落下去!”林碧落说的信誓旦旦,林家渊则听得一脸羞红,他有些微怒的看着林碧落:“落儿,父亲知道你聪明,可是我不知道你会这么聪明,败落?落儿,你就这么看待你父亲的吗?”

    林碧落闻言,对林家渊的话嗤之以鼻:“父亲这么说就错了,父亲的为人,落儿一直都清楚的很,父亲曾经做过什么事情,落儿也知道很清楚!”林碧落说着,举了几个例子,一瞬间,林家渊的脸色从平静变作了波涛汹涌:“这些……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林碧落没正面回答林家渊的问题,反而她还讥讽了林家渊一句:“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林家渊听见林碧落的讽言后,差点气爆了,可是他压制住了,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形式很不利,他需要林碧落的出谋划策。

    “那照落儿看,父亲该怎么做?”林家渊给了林碧落一个台阶下,林碧落听出了林家渊的意思,当下她也懒得再与林家渊做无谓的争执,于是她顺着这个台阶走了下去:“父亲,你现在最好快些去吩咐人准备假金子,然后装饰好以后就可以安排林碧媛出嫁了!”

    林家渊对此感到不解:“为什么这么急?”林碧落答“趁着京城的风言风语正起劲的时候将林碧媛嫁往临安,这是最好的法子,还有就是让林碧媛去了临安后,她能多挨一些龚家主母的打。到时我再派人去杀了林碧媛,将一切的罪名安在龚家主母的身上,这不是一举两得?”

    林家渊对林碧落的想法感到无奈:“落儿,照你的做法看,这事儿或许不可行!”林碧落见林家渊有不同的意见,当下便对林家渊问道:“父亲有何高见?”林家渊答:“干脆在牢狱里就杀了林碧媛,不是更省事?”林碧落闻言,只觉得林家渊猪脑子,她反驳道:“父亲,这个时候杀了她,你是想让百姓的嘴巴都骂咱们王府吗?”

    林家渊听见林碧落的问题后,当下一滞,很快他拍了拍脑子道:“是啊,我怎么这么蠢呢?若是这个时候动手杀了林碧媛,岂不是把流言蜚语全引到咱们的头上来了吗?”林家渊说着,还傻笑了一阵,林碧落见状,只觉得眼前的父亲就是只猪降世人间。

    “那父亲现在可以答应落儿的要求了吧?”这时,林碧落对林家渊问了一句,林家渊点点头:“答应,怎么能不答应?”林碧落闻言,笑了笑:“父亲,其实放林碧媛离开,我还担当了一份意外,毕竟她能与龚铭联手来刺杀我一次,那么就能刺杀我第二次,所以我才想到了利用百年前那桩案子来对付林碧媛,这一点,还请父亲原谅!”

    林碧落很是谦逊的对林家渊说着,林家渊见状,长叹一声:“无碍无碍,这本就该防范的,这一点你做的比我好,比我好啊!”林碧落看着林家渊那大言不惭的样子,心底有些想笑:“我林碧落什么时候比你差过了?你那话说的不是多此一举吗?”

    林碧落低头细细的想了想,随后对林家渊道:“父亲,当务之急,先去牢狱里把龚铭与林碧媛接出来吧!”“不行!”这时,屋外传来了贾氏那年迈的声音,林碧落闻言,眉头一皱,之后,就看见贾氏与画嬷嬷推了门进来:“不准去接!”

    “祖母,你怎么来了?”林碧落见贾氏进屋后,一脸笑意的迎了上去,可谁知贾氏却忽地变了脸:“听说你要把林碧媛风风光光的嫁出去?还要倒贴嫁妆给那贱人?”林碧落见贾氏这么问,当下便点了点头:“祖母你听我说……”

    可惜,林碧落的话还没说出来,就被贾氏给打断了:“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祖母吗?”贾氏瞪着眼,一脸的怒意,林碧落见状,反问一句:“祖母你又何尝尽过一天的责呢?”贾氏被林碧落的问话问的沉默了,她当下怒目圆睁,瞪着林碧落,久久无话可说。

    “怎么?祖母说不出答案来吗?”林碧落对贾氏问道,贾氏看了眼林家渊,企图让林家渊帮衬几句,可惜,林家渊在接触到贾氏的目光后,便低垂了眼帘。此时,在贾氏身旁画嬷嬷扯了扯贾氏的袖子,贾氏微怒的看了眼画嬷嬷,却发现画嬷嬷正对着自己挤眉弄眼。

    贾氏一看就恼了:“反了,真是反了!林碧落,我是你祖母,是你长辈,你……你这么对我应该吗?”林碧落一听就笑了:“祖母,我怎么你了?”贾氏闻言,再次无话可说了,她白了眼林家渊,随后撒泼起来:“我告诉你林碧落,你今天若是敢去接林碧媛回来,我……我就在这里一头撞死!”

    “小姐不要啊!”只听见画嬷嬷对贾氏劝道,林碧落见着眼前这一幕,心里冷笑声声:“画嬷嬷,别拉着她,让她撞吧,撞了好清醒清醒她的脑子,让她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是什么环境!”林碧落说完,便冷眼望着贾氏与画嬷嬷,前者一脸震惊,后者则吓得松开了阻止贾氏动作的手。

    “画嬷嬷你……你……”贾氏感受到画嬷嬷松了阻止自己的手后,整个人皆是一僵,紧接着她一脸生不如死的瞪着林碧落:“你……林碧落你……你……你真是我的好孙女啊!”林碧落闻言,羞涩一笑:“祖母谬赞了!落儿怎么敢当呢?”

    贾氏听见林碧落那不要脸的话后,差点没翻个白眼气死,当下她蹿到林碧落跟前,甩手就想打林碧落,可惜她的动作却被林家渊给拦住了。“渊儿,你要做什么?”贾氏瞪着林家渊问,林家渊摇摇头:“母亲不可!”贾氏气的半死:“什么不可?什么意思?难道在你眼里,我这个母亲还不如这么个不忠不孝的贱丫头重要?”

    林碧落听见贾氏的话,心里冷笑一声:贱丫头?那我这个贱丫头今天就贱一次给你看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