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 第三个穿越者

    “当然了,小姐,我和你说,黎乱刚刚一看西苑就感觉里头冒着真气,感觉像是有什么内功深厚的人在里面似得。”黎夭鸾神神呼呼的对林碧落说道,林碧落闻言,眨巴了眼:“看你说的这么玄乎,我还真要进去看看了,这里头到底会有什么好东西在!”

    “是,奴婢遵命!”黎夭鸾笑道,搀着林碧落往西苑走去。一路上,她们经过了花圃与草堆,而后在一处卵石路前停住了脚步:“小姐,这条路有阵法啊!”林碧落望着黎夭鸾:“阵法?什么阵法?”黎夭鸾答:“是置人于死地的阵法,想必是为了防止盗贼而设下的!”

    林碧落闻言:“难道就飞不进去吗?”黎夭鸾答:“飞?小姐,轻功再快都比不上这阵法启动的速度,你要知道,一旦阵法启动,那么你即使如白驹也是逃不开阵法所发出的威力的!”黎夭鸾说完,对着卵石路丢了颗草,而后她示意林碧落看。

    林碧落顺着黎夭鸾的指示望过去,刹那间就惊呆了,因为被黎夭鸾丢进卵石路的那根草在进入卵石路后就被卵石路里头的上百根细针戳了个烂。林碧落对此景象甚是诧异:“还好刚刚没有贸然进去,要不然……要不然我们或许就成筛子了……”

    林碧落说完,心有余悸的望了眼黎夭鸾,而黎夭鸾也被眼前的状况惊呆了,她顿了顿,平息了心情后,在卵石路附近四处看了看,她边翻动草皮边对林碧落道:“小姐,这儿应该有入口的机关!”紧接着没多久,她指着一处枯黄的地方道:“我找到了,就在这,有个锁眼!”

    林碧落顺着黎夭鸾的手望过去,发现了一个大小如三角形的孔。当下,她便条件反射的掏出了从林家渊手中得来的绿色锁匙,对着那锁孔就插了进去。不多时,只听见一阵气体放出的声音响起,而后,林碧落眼前的卵石路裂了开来,出现在她面前的是刻着西苑的石头和一扇青灰色的大门。

    林碧落由黎夭鸾搀着来到了大门前,她仔细的看了看眼前大门口,她对黎夭鸾道:“看来这里是许久没有人来过了,你瞧瞧,这儿的蛛网这么密,还有地上,一地的蜘蛛和别的虫子的尸体,你瞧这个,这个……咦?这虫子的尸体怎么回事?一碰就化作了灰?”

    林碧落诧异的看着黎夭鸾,而黎夭鸾则是笑了笑对林碧落答:“回小姐的话,这些尸体八成死了十多年了,要不然怎么可能会灰化了呢?”黎夭鸾说完,林碧落又惊讶道:“黎乱你看,你快看,这些尸体都自动化作了灰了!”林碧落说着,指着蛛网上的一些虫尸道。

    黎夭鸾凑过去一看,对林碧落道:“小姐,这些都是正常的现象,不必如此惊慌。”黎夭鸾说完,林碧落也不再过分执着,她点点头:“进去吧!”说着,林碧落用帕子挑开了蛛网,径直往西苑里头走。

    进了西苑后,林碧落与黎夭鸾都惊呆了,因为西苑里面别有洞天,进西苑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几只石雕的仙鹤,林碧落看着那几只仙鹤,觉得很是熟悉,她仔细的看了许久,心道:这不是现代工艺吗?而后,她又看见了仙鹤附近的一些盆栽,随即她惊讶了一下:“多肉盆栽!”

    “什么?小姐你刚刚说什么?”黎夭鸾没听见林碧落的话,当下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整了整心思对黎夭鸾答:“没,我看这草好生怪异,你认得是什么吗?”林碧落说着,将黎夭鸾的目光吸引到多肉上,黎夭鸾见状,惊讶道:“这……这不是龙骨木吗?”

    “龙骨木?”林碧落诧异的问道,而后她想起了宋代范成大所著的桂海虞衡志的草木志有提过这多肉,算是华国第一个提起多肉的典籍了。当下,她便收了好奇对黎夭鸾道:“走,往里面去!”黎夭鸾点点头,搀着林碧落继续往前,一路上,林碧落见到了许多在现代才有可能见到的东西,比如白纸、比如时装。

    “怎么会这样呢?难道……难道我的母亲和我一样是个穿越的人?”林碧落瞎想道,等她随着黎夭鸾的搀扶进了西苑的主卧后,林碧落见到里头的陈设与装饰,忽地肯定了心头的想法:“母亲杜佳也是个穿越者无疑!”

    她进了主卧后,四处看了看,发现了相框之类的卧房陈设物件,随后,她发现了一个带锁的木箱,箱子的锁泛着枯黄,林碧落心念一动,掏出了绿色的锁匙对着那锁一试,只听见咔擦一声响起,那把锁居然开启了。

    “小姐小心!”黎夭鸾警惕的对林碧落道,她将林碧落护在身后,而后帮林碧落开了箱子。当箱子开启以后,林碧落见到里头陈列物件,彻底的肯定了杜佳的身份,她的确是一个穿越者,而且还是一个警察。只见箱子里就放着一个警徽与一本警员证,对于黎夭鸾来说,这是怪异的东西,但对林碧落而言,却是熟悉的很。

    “警员证?什么东西?”黎夭鸾拿出那本小本本对林碧落问,林碧落一把抓过那小本本,翻开看了眼,第一页相片上的人与自己记忆里的杜佳重叠在了一起,而相片下的名字则是蒋茹。“哇小姐,有妖怪啊!”黎夭鸾对林碧落喊道,林碧落看了眼惊慌的黎夭鸾,她指着相片道:“妖怪啊!妖怪啊!”

    林碧落好笑的安慰了黎夭鸾一阵,随后又看了看警徽,林碧落见到警徽后,倒吸了口凉气:居然是位督察。随后,林碧落放下了手中的警徽与警员证,她对黎夭鸾道:“走吧,我们该出去了!”黎夭鸾诧异的看着林碧落:“小姐不多待一会儿吗?”

    林碧落点点头:“不用了!”

    说着,林碧落便踏出了房门,她刚踏出房门,外头的晴空忽地风云变色起来,林碧落回头看了眼主卧,心里千疑万虑:“总觉得少了什么……”等她看见了天色异常后,她猛地喊道:“少了手枪!”说着,她不顾黎夭鸾的惊讶往回进了主卧,她四处翻了翻,没有发现手枪的影子,而且她还发现了一个更加怪异的地方,那就是杜佳的西苑里连一锭金银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难道……难道母亲没有死?”林碧落眼珠一转,心头涌出一个大问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