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 真相2

    “父亲可醒了?”林碧落随着黎夭鸾的搀扶进了林家渊的垂松斋后,对坐在一边几乎要睡着的周太医问道,周太医见林碧落来到,忙起身行礼:“拜见郡主,回郡主的话,王爷的伤并无大碍,喝几副汤药便能药到病除了!”林碧落闻言,摆了摆手:“太医快别多礼了,这几日还得仰仗太医您的医术才行了!”

    林碧落说着,客气的笑了笑,随后黎夭鸾从她身边掏出了几张银票递给林碧落,而林碧落则递到了周太医跟前:“今日的事情,还请太医别乱说,毕竟我林门一族家大业大,总免不了有些个妒忌心强的贼人惦记。”林碧落说着,将银票放到了周太医手心,之后也不管周太医要说话,径直越过了周太医往林家渊走去。

    “父亲?父亲?”林碧落在林家渊耳边唤了几句,林家渊缓缓睁了眼:“落儿……见到你真好!”林家渊说着,挣扎着想起身,而林碧落则阻止了他的动作:“父亲还是别动了,你现在身子骨弱,躺着也好!”说着,她拿起帕子给林家渊擦了擦汗。

    “落儿你……你有什么事情?”林家渊察觉到林碧落今日的态度有些异样,当下他便点明了心思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闻言,笑了笑:“父亲果然聪明,那落儿就不客气了!”说着,她将周太医客气的请到了垂松斋的外厅,而后她吩咐黎夭鸾看守房门,紧接着她进了屋。

    “父亲,西苑的事情,你还没和落儿说呢,到底是怎么回事?”林碧落对林家渊问,林家渊一脸不解的看着林碧落:“什么怎么回事?你……你去西苑了?”林碧落不置可否,林家渊见状,叹了口气:“我还以为你会进不去,呵呵,我真是小看你了!”

    林碧落听见林家渊的话后,眼睛暗了暗,随即道:“父亲最好和落儿说个明白,要不然等落儿查到事情真相,那落儿可是很凶的!”林碧落说着,不经意的调侃了林家渊一句,林家渊闻言,紧闭双眼:“没什么好说的,你要发怒什么的就发吧,我无所谓!”

    林碧落见状,当下脱口而出:“我母亲没有死吧?”

    林家渊闻言,双眼猛地一睁,而后死死的盯着林碧落:“你……你见过你母亲了?”林碧落见林家渊的神色与他的问题,心里已经肯定了杜佳还活着的事实,瞬间,她摇摇头:“我没有见过,我不过是猜测罢了!”林家渊听见林碧落的回答后,方知上了林碧落的当,他一副恼怒的脸配上苍白的皮肤,在林碧落看来,显得很滑稽。

    “落儿你绝顶聪明不假,可是为什么你能猜到这一层面?”林家渊疑惑的对林碧落问,林碧落答:“我查了母亲逝世的那一年和之前的两年内,王府的账单,发现在那三年里,西苑光硫磺就用了高达500石,这还不包括其中包含的胡粉!”

    林碧落说着,不由地佩服起了自己,因为若不是发现那石匣子里头少了把枪,自己也不会开始无目的地乱找线索,但好在十年内的账本都在库房放着,要找到蛛丝马迹也很是容易。于是,当她看见硫磺石的进项那么多以后,她第一个念头就是自己的母亲制造火药,可是,在后来她却又看见了胡粉。

    胡粉,林碧落的印象里是在周易参同契里头瞧见过的,说的是胡粉投火就能还为铅,而铅,是子弹的组成部分。就这样,林碧落这才明白了自己的母亲要做什么,她是要制造子弹,毕竟她有枪。到此,林碧落带着一切的猜想来到了林家渊跟前,很快,这些猜想一点点的化作了现实。

    “落儿你果然观察细微,早知道你会发现,那我就早些把那些账本给烧毁。若是你母亲知道她的死被你看破,那我又要遭殃了!”林家渊苦笑着说道,紧接着,他掀起了大腿处的绸裤,林碧落看见了一个圆形的疤痕:“这是……枪伤?”林碧落心底自问道,而后她疑惑的看向林家渊。

    只见林家渊苦笑道:“这就是你母亲用那些硫磺与胡粉送我的大礼,可惜,她没将那把神兵利器的制造方法给我,要不然我……我怎么可能还窝在安平王府呢?”林家渊说完,很是怀念的摸着自己的伤口,他的眼神流露出一些爱意,林碧落看的真切,那是林家渊对自己的母亲的思念。

    “父亲,你……”林碧落看向林家渊,林家渊回望她一眼:“落儿,我这辈子做的最荒唐的一件事,就是放走你母亲,让她假死离开了我。”林碧落闻言,身子一震:“父亲你……你对我母亲还留着情谊?”林家渊苦笑一声,没有回答。

    而后,林碧落又问:“那么父亲,你当初留着观沧石是做什么?还有,你说的那些话难道都是假话吗?”林家渊听见林碧落的问题后,目光茫然的答道:“那些都是真的,不过,再怎么真也比不过你母亲的心狠,她能服用去息丸抛下你和羽儿姐弟俩与我,你说,这世上还有谁能比她更心狠?”

    林家渊问着,然后口水一呛,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父亲别恼!”林碧落安慰林家渊一句,紧接着她心道:杜佳哪是心狠,而是根本没有心,或许她的到来正是我和羽儿都出世以后吧!林碧落想着,忽地又将心底想法摒弃了:若是真是这样,那么她逝世的三年前哪还会准备什么硫磺啊!

    想到这,林碧落心知要找到真相,还得从林家渊嘴里撬话。

    “父亲,关于我母亲的事情,你就没有其他想说的了吗?”林碧落斟酌一番后,对林家渊问道,林家渊此时还有些迷茫,他听见林碧落的问题后,怔了怔,接着他问道:“落儿你想知道什么,你问吧,我能说的就说,不能说的,你也别问了!”

    “那真是不巧了父亲,落儿想知道的,正是你嘴里那不能说的!”林碧落笑意迎向林家渊道,林家渊见状,整个人身子一震,久久说不出话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