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 真相3

    “落儿,你说,你要问什么?”林家渊镇定一番后,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笑了笑答:“我母亲在哪里?想必父亲一定知道的吧?你每年的腊月都要离开王府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你去了哪里?是去见我的母亲吗?还是为了其他的什么呢?”

    林碧落一开口就是林家渊甚是隐晦的事情,林家渊闻言,整张脸一下子就僵住了,过了很久,他才缓缓的躺平对林碧落答:“早几年,你母亲在燕山一带做赏金猎人,我每年腊月前去为她添衣加粮,顺便带够硫磺与胡粉后来的五年我只能在远处遥望你母亲几眼,因为这么多年了,我老了,可她却什么变化都没有……”

    林家渊说着,目光里含着林碧落前世从未在林家渊眼里看见过的深情,前世的林家渊,就连对李氏都未曾露出过如此的神色。这一世,林碧落见到了,心底对自己母亲杜佳感到甚是好奇,这该是一个怎样的女人,穿越到了这里以后又发生了何等的事情,才会狠下心抛下儿女独自离开呢?

    想到这,林碧落不禁想起了前世惨死的情景,“母亲,当时你在哪里?是在某个山野中帮着官府捉拿奸贼吗?还是……”林碧落自言自语的问着,她的神色也有一瞬间的不自然。

    “最近这几年,我再去燕山时,便再没瞧见你母亲的踪迹。据山下衙役说,她四年前就离开了。临走前,她将这七八年来攒下的银两全部换成了粮食给了燕山脚下的老百姓,而后孤身一人踏上了离去的道路。我现在也不知道她在哪里,但我想,她还是那个正义的人,那个我爱的杜佳!”林家渊继续说着,林碧落听了后,莫名的有些心酸。

    “所以说,父亲也失去了母亲的消息?”林碧落看向林家渊,林家渊点点头,一脸无奈又无助:“我以为她总归有一日要回归王府,要回来照顾你和羽儿的,可惜,这么多年了,都是我在以为,她在远去。”“那李氏是怎么回事?我记得李氏当初给母亲喝的药汤,有毒!”林碧落对林家渊问道,林家渊一听,叹了口气:

    “那件事情我知道,就连你祖母当初陷害你母亲的事情我都知道,我不是没做过努力,我也不是没有警告过她们,可是这样的事情隔三差五就会来一出,我杜绝不了,但你母亲却应对的像是后宫里摸爬滚打多年的妃子一般。但最终,她还是走了,或许是因为这内宅的争斗,又或许是因为她承受不了……”

    林碧落听到这,她心底泛起了一丝怪异:母亲明明是死于李氏的手,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后来的这样子呢?她想不通,但看林家渊的样子也不愿意说,她无奈下打算对林家渊旁敲侧击的问一问。可惜,林家渊像是算准了林碧落会问一般,迟迟都没有回答。

    到最后,林碧落坚持不下去了,她放弃了询问的心思,她心道:“反正已经把想知道的真相问出来了,其他的已经不重要,母亲只要还在世就够了,李氏都已经死了,贾氏也被自己控制了,三皇子的内功也废了、龚铭与林碧媛俩贱人也成阶下囚了,再也没有其他的阻碍了……”

    想到这,林碧落对林家渊道:“父亲好好休息吧,落儿今日叨扰父亲了!”林家渊见状,知晓林碧落要走了,他偷偷的松了口气,这一幕,被林碧落瞧见了,林碧落见状,心底不禁冷笑一声:“让你吐些真话就那么难吗?会让你窒息吗?”

    “父亲,你好像是松了口气嘛!为什么呀?”林碧落想完,恶趣味的对林家渊问了一句。林家渊冷不丁的被提问,吓得憋了一口气,而后才想起呼吸,只见他脸色涨红的看着林碧落:“落儿你说什么?我没听见!”林碧落见状,有些轻蔑的看了眼林家渊:“父亲,看来你有话没有说清楚啊!”

    林家渊闻言,他摇摇头:“怎么可能,落儿你是不是多想了?”林碧落听见林家渊的话后,她冷笑道:“是吗?我可是亲眼瞧见了父亲你松了一口气,你能解释一下落儿看见的那画面是怎么回事吗?”林碧落问着,站了起来,紧接着,她来到了林家渊跟前:“嗯?父亲,你能解释一下吗?”

    林家渊见状,抹了把有些冒虚汗的额头,而后道:“我……我说,李氏……李氏当初下毒的药汤里,放了出血的药不假,但是你母亲也不知道是怎么的,竟挺了过来,紧接着第三年她便离开了王府……”“就这么多?”林碧落看着林家渊,林家渊咽了口吐沫:“还有你祖母……她……她不止一次将蛇蝎混进西苑害你母亲……”

    “都被我母亲回敬回去了吧?”林碧落对林家渊笑问,林家渊闻言,有些错愕,但很快他便点点头:“不错,是回敬回去了……”林碧落见状,心道:看来我是传承了杜佳的脾气,别人对我好,我就对别人好别人对我坏,我就对别人坏!

    “落儿,就……就这些了,没……没有了!”此时,林家渊有些忐忑的对林碧落说道,林碧落点点头:“嗯,我知道了!”说完,她便离开了林家渊跟前,坐回到了她原本坐着的梨花木椅上,紧接着,她又对林家渊道:“父亲,祖母老了,落儿觉得该让她享享福了!”

    林家渊听见林碧落的话后,整个人的身子都僵了:“落儿,那是你祖母啊!”林碧落听见林家渊的话后,不在意道:“老人家就该享享福,有错吗?何况她还是我祖母!”林家渊闻言,哀求道:“落儿,别这么对她!”林碧落对此感到莫名其妙道:“父亲,落儿又不会杀了她,何必如此担心呢?”

    林家渊摇摇头:“你这么做,还不如把她杀了!”林碧落闻言,笑问:“父亲知道落儿要做什么吗?”林家渊见状,眨眨眼,对林碧落的问题有些迷惑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