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 贼寇林势

    “落儿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林家渊对林碧落道,林碧落答:“落儿打算将祖母送去乌伤福地,让她在那颐养天年!”“为何?”林家渊好奇道,林碧落笑答:“颐养天年,父亲听不明白吗?”这话一出,林家渊顿时知道了林碧落的意思,“落儿,你这和囚禁有什么区别?”林家渊有些恼道。

    林碧落对此也不在意,她微微一笑:“那么,父亲也去作陪如何?”林家渊闻言,猛地刹住了到嘴的话:“落儿你开心就好!”说完,他便盘算着怎么下逐客令,让林碧落离开。

    大概是天都在帮林家渊,只听外头传来一阵极快的脚步声,紧接着,黎夭鸾的身子探了进来:“小姐,王府外聚集了一帮自称林门的人,说要见王爷。”林碧落闻言,看了眼林家渊:“林门的人?怎么回事啊父亲?”林家渊对此也深感诧异,当下他便对黎夭鸾道:“是什么样的人?”

    黎夭鸾摇摇头:“我不知道,来报信的门人只说有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家,自称林势。”黎夭鸾话音刚落,林碧落的笑意便涌了上来,而林家渊则是面如死灰:“这该死的贼寇,居然又来了!”说完,他便挣扎着起来,林碧落见状,一把将他按在了床上:“父亲,这么点屁事儿,还是落儿来处理吧!”

    林家渊有些不放心的看着林碧落,他道:“落儿,你一个人能行吗?”林碧落给了林家渊一个看白痴的眼神:“父亲这是在怀疑落儿的能力?”林家渊忙摆手:“不是的落儿,我只是怕你会吃亏!”“父亲何时见落儿吃过亏?”林碧落问了林家渊一句,噎的林家渊说不出话来。

    “总而言之,父亲的好意落儿心领了,但结果如何还请父亲慢慢看吧!”林碧落拍拍林家渊的手背,随后便离开了林家渊的视线。“落儿,小心林势,那白发老头像狐狸似得,刁钻的厉害。”林家渊趁着林碧落还未离开他的卧房时,大声的喝了一句,林碧落出门的动作因此顿了顿,紧接着,她答:“父亲且放心!”

    说完,林家渊卧房的门“吱呀”一声打开,而后又“吱呀”一声合上。

    与此同时,安平王府外,一大群人聚集在了门口声讨,里头有不少林门的族人,也有不少看热闹的京城老百姓:

    “快叫林家渊出来,十多年前的他成亲借去的银两为何不归还!”

    “是啊,还有他女儿满月的钱为什么不给我!”

    “是不是当了王爷就可以这么为所欲为啊?真是的,不要脸!”

    “我呸!在东阳郡就是个垃圾,没想到来了京城居然成了王爷,这么荣华富贵,居然还欠债不还,真是该遭天谴!”

    “真是没想打,这安平王居然是这样的人,我们皇城根怎么能有这样忘恩负义的家伙呢,不行,必须得……”

    正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众人的领头,一白发老人对众人说道:“别瞎扯了,照我看,咱就耗着,耗到林家渊……”可惜,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耗到我父亲怎么样?”只听见一道甜美的声音响起,那些围在王府门口的林门族人和小老百姓就看见了一身着素兰鎏金服、头戴银钏的一身材婀娜、容貌绝佳的女子走了出来。

    她的身后,还跟着一抹紫色的身影,若隐若现的,有些迷离。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刚从林家渊的垂松斋里出来的林碧落,她在长廊之上就听见了外头的“其乐融融”,当下,她也不顾大家闺秀的身份,往外头一站,摆出了一副现代小太妹的架势看着众人。而此时领头的那白发老头林势见出来一小丫头,当下不以为意的望了眼林碧落,却不成想被林碧落的眼神所打败。

    他心底疑惑重重:没道理啊,这林家渊的小丫头不是说是个怂包吗?难道李氏的消息有错?他这么想的确是对的,在半年多前,林碧落的确是怂包,但现在这个不是。

    “我说你的父亲和母亲呢?看见了舅老爷你不喊一声、行礼吗?你这小丫头也真是好本事!”白发老头林势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闻言,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林势,当下不客气的吼回去:“你说你是我舅老爷就是了吗?你知道我什么身份吗?你不知道你带着这么一帮人聚在我安平王府门口是要去牢子里喝半个月的稀汤的吗?”

    林势被林碧落的话给吓得倒退了数步,他身后的人也因此吓得直哆嗦,林势当下那个气啊,他这辈子何曾被人如此的对待?就连林家渊他都得给自己三分薄面,可眼前这小丫头……林势看了眼林碧落,当下一股名为恐惧的东西在他脑中生了出来。

    “怎么可能?我还怕这么个小丫头?”林势自我安慰一番,之后,他撩开了嗓门:“你父亲欠我银子没还,你这做女儿还这么恶,怎么的?难道是想继续欠着不还吗?”林势得意洋洋的吼完,他心道:这次你还不乖乖的让我们进去吗?

    可惜,他的如意算盘没能打响,因为林碧落反问了他一句:“借据呢?欠条呢?还有,什么时候欠下的银两?”林势当即没话可说,他回头看了眼身后的人,他们一个一个的都畏缩了起来。毕竟他们听说林家渊出事后,便想出了各种理由,打算来安平王府分一杯羹,谁知道,竟遇上了林碧落这么一个女子……

    “怎么?没有吗?还是说着是你们的恶意诬陷?”林碧落对林势问道,林势有些呆滞的看着林碧落,他怎么都算不到,会被林碧落这么一个小丫头给挡住了,而且还打了自己的脸。他正要说话,却忽地听见林碧落对身边的紫色身影道:“黎乱,你说说诬赖皇亲该怎么处罚!”

    只听见黎夭鸾道:“回郡主的话,诬赖皇亲,应当押进刑役司,拔舌去骨!”此话一出,在林碧落面前的林势以及他带来的一帮乌合之众皆是一脸震惊及惊恐。林碧落见状,笑道:“趁着我还没叫来京兆尹,你们最好想想清楚,是听信教唆你们来的人继续闹事呢,还是听信我这个太后亲封的郡主的告诫!”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