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 林势之死

    “哦?走,咱们去瞧一瞧!”林碧落听见小桃的话,眼睛一眯,对小桃吩咐道。小桃见状,忙伸手扶起了林碧落,搀着她往王府外走去。

    “放开我,放开我,我们都是无辜的,是林势,是林势要我们来的!他嘱咐我们申时在王府外集合,若是他还不出来就闹事,主谋就是他!”林碧落来到王府外时,听见了一连串的指供声,她看着那些滔滔不绝的对官差求饶的指证的人,心底泛起了一丝冷笑:“贪图富贵的后果,是你们想也想不到的!”

    “这些银票又是怎么回事?”只听见衙役对那些人问道,那些被押着的人争先恐后的回答:

    “是林势那老家伙,他贪图了人安平王府的家当,足足三千两白银呐,全被他骗来了!”

    “是那挨千刀的老不死骗来的,他知道安平王近日受了重伤,所以召集了我们来骗财!”

    “是那天打五雷轰的林势哄骗了人大小姐的,把安平王府的全部身家都骗来了……”

    只听见那些人通通将矛头指向了林势,林碧落闻言,也开始四处找起了那些人嘴里死老头林势。

    “梁大人,好久不见!今日的事情要麻烦你了!”想到这,林碧落找到了正在被官差抢救林势,以及指挥救援的京兆尹,她当下便对梁大人客气了一番。只见京兆尹见到林碧落后,忙对林碧落行礼:“哪敢哪敢,郡主这么说,可真是折煞下官了!”林碧落见状,不再多言,她望了眼林势:“大人,那老家伙他……”

    “不碍事不碍事,郡主若是怕今日的事情被他传出去,下官倒是愿意为郡主帮他给……咔擦了!”京兆尹说着,对林碧落比划了一番,紧接着,他又一脸吃痛的揉了揉自己的脸。林碧落见状,心知京兆尹是想为自己挨了一巴掌出气,但是那林势暂时还有用,于是,林碧落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京兆尹:“梁大人,待林碧落问他几个问题!”

    京兆尹闻言,瞬间明白了林碧落的意思,他傻笑了一番后,吩咐了手下将林势抬到林碧落跟前。

    这时的林势已经苏醒,他第一眼见到林碧落便露出了惊恐万分的神色,林碧落对此毫无意外,她蹲下身子对林势叹息一声:“唉,林叔公,都给你钱让你走了,怎么走不了呢?”林势听见林碧落那似嘲讽的话,整张脸都变的紫红起来,当下,他虚弱的吐出一句话:“你会不得好死的!”

    “掌嘴,尔等贱民,怎敢在郡主面前污言秽语的胡说八道?”只见京兆尹大喝一声,紧接着,他的手下便对林势的脸左右开弓起来,那架势,林碧落见了都有些肉疼。等他们开完弓,林势一张脸已是又红又紫,但令林碧落意外的是,他的嘴边竟然一滴血都没有出现。

    的下她怪异的看了眼京兆尹,只见京兆尹淡定的笑了笑:“郡主啊,这是下官给手下练得,谁能将人的脸打的又红又紫且不见血,那就有赏,久而久之,他们本来的粗糙手艺就练成了!”林碧落听见京兆尹的解释,瞬间明白了过来,林碧落心道:“这和那些打板子的手艺不是差不多嘛!”

    林碧落正想着,却冷不丁的听见了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落儿,这是……呀……这是怎么了?”林碧落闻言抬头,却见到了李婧站在自己的背后,一脸惊恐和讶异。“表姐,这个时辰,你怎么会在这里?”林碧落惊喜的对李婧问道,李婧见到林碧落起身,忙往前进了一步:“哎呀,我午后去了佛寺烧香,路上耽搁了,恰好路过了安平王府,却看见这里这么多人,一时担心便前来看了看。”

    “原来如此,想来表姐还未用晚膳,不如等落儿将此事了结了,再一起用膳?”林碧落见状,对李婧询问道,李婧本欲推脱,但最终答应了林碧落的请求。

    林碧落见李婧答应了自己的请求,只觉得有些怪异,但是她又想不通哪里怪异。当下她便打算快到斩乱麻,只见她蹲下身子对林势问:“你自己说吧,是谁收买的你,让你来浑水摸鱼?”林势此时已是奄奄一息,他手指着林碧落,嘴里嘀咕着些什么,林碧落见状,打算凑近去听,却被黎夭鸾拦住了:“小姐,奴婢来!”

    只见黎夭鸾说完,便附耳到林势嘴边,但很快她便将脑袋伸了回来:“小姐,他死了!”林碧落闻言,诧异的瞪大了眼,她有些好奇的回头看了眼李婧与一干被压制的林门族人,随后她对黎夭鸾问:“你确定他死了吗?确定他是死透了吗?”

    黎夭鸾对此很是肯定:“是,他死透了!”林碧落闻言,往瞪大眼、右手还指着自己的林势看了眼,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怪怪的,但她怎么都想不出哪里怪。“他说了什么?”林碧落对黎夭鸾问,黎夭鸾答:“他说你竟你竟然杀我?”

    “什么意思?我又没杀他……怎么回事呢?”林碧落诧异不已,可惜,却没有一丝头绪。

    “郡主,既然主谋已经死了,你看这些人……”这时,京兆尹凑到林碧落跟前对思虑重重的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眼睛瞅了瞅京兆尹,莫名其妙的,她觉得京兆尹有些可疑,像是暗杀了林势的人。当然,这只是她自己的想法,于是,在她胡思乱想了一通后,她放弃了,她对京兆尹轻言一句:“你看着办吧!”

    京兆尹闻言,一脸为难的看着林碧落:“郡主……这……”京兆尹无话可说,而他身后的那些林门族人则对林碧落大喊大叫道:“郡主,放过小人吧!放过小人吧!”

    “吵什么?吵什么?”这时,那些衙役们甩着手里的刀鞘对那些林门族人吼道,刹那间,那些人安分了许多。林碧落见状,心有不忍,她知道今儿这事儿八成和龚铭以及林碧媛有关系,她也知道京兆尹府纳不了这么多的人,当下,她对京兆尹说:“稍微教训一番,就放了他们吧!”

    京兆尹闻言,眉飞色舞的对林碧落道谢:“多谢郡主大度!”林碧落听见京兆尹的话后,嘴角抽了抽,紧接着便对神情恍惚的李婧说:“表姐,咱们进府去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