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 古怪的李婧

    “啊?什么?”李婧冷不丁被林碧落点名,她猛地清醒过来看着林碧落,林碧落见到李婧的样子,噗嗤一下笑了:“表姐,你这是去太虚神游了一番吗?怎么这么激动啊?”李婧听见林碧落的调侃,有些羞涩的别过了脸,她的动作过于自然,林碧落瞧见后,隐隐约约觉得古怪。

    但林碧落并未对此有什么想法,当下她揽着李婧的胳膊,带着她往府里走,边走她边说:“表姐啊,今天府里做了红烧排骨呢,可好吃了,我带你去吃!”说着,林碧落看向了李婧,可是只一眼,林碧落本到嘴的话便吞回到了喉咙里。

    因为,她看见了神情异常怪异的李婧。

    “表姐,你怎么了啊?”林碧落对李婧问,而后,她恍然大悟道:“是不是……是不是刚刚见到了死人,你……你吓到了?”想到这,林碧落自言自语道:“应该是这样的,没错,等等,我得叫小桃准备些柚子水,去去晦气,顺便再准备些香灰,驱驱魔!”

    说完,林碧落便喊来了小桃:“小桃,去准备柚子水和香灰!”小桃听见林碧落的吩咐后,快速的离开了,而黎夭鸾则在一边若有所思的看着李婧,她有很多次想出言对林碧落说话,可都被林碧落的临时动作给打断了。只见林碧落一脸紧张的模样看着李婧,她此刻的心底也浮想联翩,乱糟糟的。

    “李婧很怪,真的很怪!”林碧落心底有个念头对她提醒道,可是她却没在意,因为她不知道李婧到底哪里怪异,这样的情绪一直保持到用晚膳,等她用柚子水和香灰给李婧去了晦气,再入席,已经是半个时辰后的事情了。入席后,在席上的一漂亮女子猛地指着李婧喊:“李婧,你怎么才……”

    可惜,她的话还没喊完,就被李婧阻止了:“心澜公主啊,好久未见了!”林碧落瞧着李婧与心澜只见怪异的磁场,前者的惊慌中带着恐惧,而后者则是嗔怪与责备。“怎么回事呢?”林碧落扪心自问,可惜,她怎么也问不出,当下,她唯有默默的往嘴里扒饭。

    “刚刚心澜公主说了什么?”晚膳用完后,李婧匆匆离开,林碧落送走她以后,在回逍游阁的路上,对黎夭鸾问道。黎夭鸾摇摇头:“公主说的太快,没有听清楚。”“这样啊,看来得去心澜那小丫头了!”林碧落笑盈盈的说着,目光里带着一层复杂。

    “啊,落儿姐姐,你怎么才回来?你去送李婧了吗?”逍游阁内,心澜把玩着林碧落的小玩意儿,乐呵呵的迎着林碧落进了屋。林碧落点点头:“嗯,和李婧说了几句话而已,怎么,公主很无聊吗?”心澜摇摇头:“不无聊,但是有落儿姐姐在,心澜会更开心些!”

    林碧落闻言,笑了笑:“公主今日偷偷出宫,不怕陛下责怪?”心澜闻言,摇摇头:“哪有,心澜是从峨眉回来的,今日刚刚入京,还未来得及去宫中拜见父皇呢!”心澜说着,噘着嘴对林碧落道:“落儿姐姐,今日若不是那李……”

    心澜本起劲说着话,可是说着说着,忽地就停住了,林碧落一时没听清,不禁皱起了眉看着心澜:“你什么?”心澜见林碧落没听清楚,有些侥幸的回答道:“没什么,心澜是想说,若不是路过你们安平王府,心澜怕是已经关在宫里了!”

    说着,她扑向了林碧落撒娇:“落儿姐姐,咱们都一年多没有见了,你就不想心澜吗?”林碧落自听见心澜的回答后,就有些哭笑不得:关在宫里,你那是回家了好吗?你要出来,照必须宠爱你的那性子,怎么可能不让你出来呢?

    当下,林碧落便对心澜道:“公主,明日辰时,落儿就送你回宫里去,你看可好?若是晚了,你父皇怕是要把安平王府给掀了!”林碧落半真半假的说着,心澜一听,猛地噘嘴道:“不好不好,不能掀了,不能掀了!”林碧落见状,旁敲侧击的对心澜问:“那你明天必须跟落儿会宫里去!”

    心澜有些郁闷的点点头:“答应你便是了!”林碧落听见心澜那已经变得有气无力的声音,笑了:“公主可不能赖皮哦!”心澜被林碧落的话一激,当下便将那有气无力的声音给改了,只听见她生龙活虎的喊了一句:“我元瑶若是赖皮,那就……那就一天不吃糖泥枣!”

    喊完,心澜一脸生无可恋的看着林碧落:“落儿姐姐,这样你满意了吗?”林碧落眼见心澜那记恨自己的眼神,她一个不小心,没忍住,哈哈大笑道:“公主,落儿只是和你开个玩笑,没有要你立誓呀!”心澜听见林碧落的笑言后,瞬间炸毛了:“落儿姐姐,你坏!”

    林碧落闻言,捏了捏心澜的脸,随后趁她不备挠了她痒痒:“你说我坏吗?”林碧落说着,手上的动作仍在继续,只见心澜咯咯咯咯的笑个不停,整个人的身子也甩动起来,就差飞上天了。最后,心澜终是以求饶为代价令林碧落结束了她的挠痒。

    “落儿姐姐,你……你比李婧坏……你……”心澜有气无力的说着,林碧落猛地听见李婧的名字,当下眼神锐利起来:“什么?你刚刚说了什么?”心澜听见林碧落的问话,有些迷惑的看着林碧落:“落儿姐姐,什么什么?什么我刚刚说了什么?”

    “你刚刚说了什么,你再说一遍!”林碧落声音忽地冷了下来,心澜用有些迷离的眼神看着林碧落:“落儿姐姐,你说的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啊!我刚刚有说什么话吗?我说你坏啊……我……”忽地,心澜噤了声,她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下意识的用手捂住了嘴。

    随后,心澜又一脸不确定的说:“落儿姐姐,你应该听错了吧……”

    林碧落见状,正要说话,却听见屋外黎夭鸾焦急的声音响起:“小姐,不好了,龚铭在暗室里自杀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