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 翻盘2

    “要杀就杀,我林碧落根本不怕死,不过,你最好别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林碧落即使身处险境,但是她的气场仍是强大,所说的话也很是狠厉。龚铭闻言,不禁怔了,紧接着他大笑着往回看了眼李玉婷:“李玉婷,你听听,这死到临头的人,居然还学死鸭子嘴硬,哎哟呵,你真当自己是郡主了吗?”

    龚铭笑呵呵的说完,李玉婷那男不男女不女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说到牵扯,我突然想起了我爹娘惨死的时候,还有林家渊与那南逸王在场。龚铭,话说在前头,林碧落不能杀,得将林家渊与南逸王引来以后,一起杀了,斩草除根,也好让你展示你对太子爷的忠心!”

    李玉婷话刚说完,林碧落的心就猛地一阵紧缩,她有些诧异的看着李玉婷:“你……你……设计杀害你爹娘的人是我,与我父亲和元邪无关,你杀了我就是了!”第一次,林碧落重生以来第一次,对自己的敌人如此的软弱,她目露祈求之色看着李玉婷与龚铭,但是却因此惹得他们哈哈大笑。

    “龚铭你听听,她在说什么?她居然在向咱们求饶啊!哈哈,爹!娘!你们看见了吗?这贱蹄子的死穴在林家渊还有元邪身上,你们瞧好了,我一定要把他们引来,一网打尽!”只听见李玉婷男女难辨的声音再次响起,林碧落听着便是身子一抖,她实在是难以想象李玉婷的这番异状是如何产生的。

    “李玉婷,直接杀了她得了,我总觉得留着她就是个祸患!”龚铭一脸担忧的嘀咕着,李玉婷冷哼一声,她那怪异难听的声音落在林碧落的耳里,只觉得毛骨悚然。

    “龚铭,胆子小你就承认,你要是怕,给老娘滚远点,老娘本就是为了报仇来的,不杀了他们,我这身子岂不是白费了?若是这样,那我即使是下了黄泉也会不甘心的!”李玉婷怪里怪气的说了一番,随后,她身形一变,直接蹿到了林碧落跟前,她一伸手,林碧落整个人就悬空而起,而林碧落的脖子,则被她无形的掐着。

    “林碧落,怎么样?舒服吧?为了报仇,我和蛊神达成了协议,我贡献身体做他的器皿,孵化他的元灵,而在他出世之前,我可以利用他残余的蛊术,为所欲为,啊哈哈,你死也想不到吧?在你们安平王府里,居然还有蛊神的存在……”只听见李玉婷阴阳怪气的说着,林碧落越听越觉得呼吸困难,不多时,她意识逐渐溃散起来。

    眼见林碧落的意识就要消失,李玉婷的钳制忽地一松,林碧落猛地感到了喉咙一松,大口的呼吸了起来,可是这一呼吸,却导致她的喉咙一阵剧痛。“咳咳……呕……咳咳……呕……”只见林碧落一阵咳嗽一阵干呕,很快,她整个人就虚弱的四脚朝天了起来。

    “你……你们……要杀就杀……别牵扯别人进来!”林碧落有气无力的说着,她眼睛直盯着李玉婷,李玉婷也正注视着她:“林碧落,你想死就死,是看不起我李玉婷吗?”李玉婷说着,双手猛地一挥,随后,她的掌心多了几条蠕动的白虫,“林碧落,今天我就让你试试这蛊毒的厉害!”李玉婷说着,一掌打向了林碧落,林碧落只觉得身子一痛,很快,她觉得自己整个腹部像是塞进了什么异物一般,刺痛难忍。

    “啊……呀……啊……”林碧落惨叫着,但很快,她便镇定了下来,她努力的压抑着痛楚,不多时,痛楚消失了,她一脸冷汗的看着李玉婷:“有什么招数你就使出来吧,不必藏着了!”林碧落说着,挣扎着要起身,但是却被龚铭一脚踹在了地上。

    “林碧落,想不到你还能压抑住毒虫,我真是小看你了!”只听见李玉婷恢复了女音对林碧落讥讽道,林碧落苦笑一声,扬起了脖子:“怎么?你还高看过我?”李玉婷被林碧落的话噎了一下,当下,她气急败坏道:“林碧落,死到临头还耍嘴皮子,好,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百足的厉害!”

    说着,她猛地怪喝一声,随后,只见李玉婷周身布满了褐黄色的气体,不多时,她的嘴里冒出了一条足有小童手掌大小的粗长蜈蚣。“林碧落,你就受着吧!”李玉婷说着,再次使出了一掌,将那有小童手掌大小的蜈蚣给打进了林碧落的体内。

    那蜈蚣入体后,林碧落只感到一股剜心的痛传进她的大脑,她撕心裂肺的吼了一声,紧接着便失去了意识。再醒来时,是因为痛苦,她虚弱的挣扎了一番,却听见李玉婷的声音传来:“真是想不到,林碧落你居然硬生生的承受了两种毒虫还能如此有生机!”

    林碧落抬眼望了李玉婷,她痛苦的说道:“要不是你,我也不知道我有如此强大的毅力和承受力,看来我得好好谢谢你!”李玉婷冷笑一声:“你别急着谢我,告诉你,等元邪来了,你看着他怎么死,然后你再好好谢谢我吧!”

    李玉婷说完,眉梢挑的老高,林碧落诧异的看了眼李玉婷,紧接着,她发现了龚铭不见了。“你……你让龚铭去找元邪了?”林碧落有些急促的喘着气对李玉婷问,李玉婷露出了一副不置可否的神情,林碧落见状,心底一阵惊慌:元邪啊元邪,但愿你别来,别上当啊!

    可惜,林碧落她越怕什么,这现实就来什么,就在林碧落问完李玉婷后不久,龚铭回来了:“李玉婷,我告诉你,你最好能一次性解决了元邪,要不然,哼哼,你就看着我先死,然后你再死吧!”龚铭说完,一脸阴冷的对林碧落道:“林碧落,你最好祈祷元邪能快点死,要不然你要哭死了!”

    说着,龚铭伸出了他的咸猪手在林碧落的胸前抓了抓:“哟,发育的还真不错!”林碧落只觉得屈辱的厉害,她死瞪着龚铭,她心道:要不是有毒物抑制着我,龚铭你早就挨我不知道几个耳光了!“哟,你还瞪我啊?好,我干脆把你做了,反正距离元邪来还有一段时间!”龚铭说着,色眯眯的朝着林碧落走去,林碧落惊恐的起身,却奈何起不来。

    “你敢碰她试试?”就在林碧落欲哭无泪、求助无门的时候,一道磁性且诱人的男子嗓音响起,林碧落听见后,不禁又喜又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