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 爆碎

    “元邪你终于来了!”只听见李玉婷一脸喜色的望着说话的人,原来,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林碧落誓死维护的元邪。只见元邪穿着一身米色长袍,他的发髻简单的梳着,有心人仔细看他,就会知道他是急匆匆的赶来的。

    “落儿你怎么样?”此时,元邪不知道用了什么身法,竟然直接越过了李玉婷与龚铭来到了林碧落身边,他单手抱着林碧落问。林碧落见到元邪后,心松了松,紧接着她对元邪道:“李玉婷她与我林门的蛊神下了契约,以她做容器孵化蛊神的元灵,李玉婷已经无敌了!”

    林碧落说完,便急促的咳嗽起来,李玉婷见状:“死都要死了,还那么多话,真是为你感到可笑!”说完,她便伸手打算袭击元邪,可是,元邪却一个闪身,抱着林碧落到了李玉婷身后:“要杀我,下辈子!”元邪说完,隔空拍出了一道白光,李玉婷眼睛一灼,猛地惨叫起来。

    而龚铭见状,吓得直往草堆里躲,却冷不丁的被人用手刀拍了晕了。该人不是别人,正是陷入昏迷的黎夭鸾,此时她一脸惨白的起身,她看见了眼前的局势,她猛地扑向了李玉婷,只听见李玉婷女不女男不男的惨叫响起,林碧落混沌就间,看见了黎夭鸾的紫色身影到了自己跟前。

    “小姐,你没事吧?小姐……奴婢能力不够,连累了小姐……”黎夭鸾哭哭啼啼的说着,林碧落忽地觉着恶心,不自觉的呕吐起来,黎夭鸾见状,来不及闪身,林碧落所呕出的东西尽数落入她的身上。“呀!”黎夭鸾痛呼一声,与李玉婷恶斗的元邪分心一看,却见到了黎夭鸾一身灼伤的倒在林碧落跟前,而林碧落则脸色恢复了正常。

    “落儿,你怎么样?”混乱中,元邪对林碧落问了一句,林碧落忽地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了气力,她猛地一起身,对元邪道:“我身子好像不痛了……黎乱……黎乱你怎么了?”只见林碧落面色正常的对元邪说了一句,紧跟着,她神色一变,一脸焦急的蹲下身子对黎夭鸾查看起来。

    “怎么可能?”只听李玉婷阴阳怪气的问了一句,紧接着她道:“林碧落你怎么可能将蛊虫给吐出来?”她这句话问完后,整个人就被元邪一脚给踹飞了,可是她被踹飞后,却没有一点大碍,元邪见状,嘴里念念有词,随后以手刀对着李玉婷,大喝一声:“炸!”

    李玉婷慌忙逃脱,却仍是被元邪的手刀一刀劈开了她的左手。“啊!”李玉婷痛呼一声,随后,林碧落就看见了她左手爆开,整条左臂都没了。而空气中则弥漫着一股子的血腥味,林碧落嗅到后,再次呕吐了起来,这一次,她呕出了一条上半身黑化了的蜈蚣。

    李玉婷见状,整个人都不受控制抖了起来:“你……林碧落你……你怎么可能?怎么可以?那是我的百足啊!我孵化了上百年的百足……啊……”李玉婷的声音忽地变得男不男女不女,紧接着,林碧落只觉得整个废园子都震动了起来。

    “落儿你闪到一边!”元邪对林碧落喊道,林碧落点点头,闪到了一边,而后,就见元邪大喝一声:“怒天斩!”吼完,元邪双手动作合十,随后在空中虚化半圆,接着他猛地使出全力对着李玉婷挥出手刀:“轰!”只见元邪吼完,一道刺眼的红光刹那间往李玉婷袭去,李玉婷来不及躲闪,被一击而中,一瞬间,她全身炸开,粉身碎骨。

    “啊……”空气中还弥留着李玉婷死前的惨叫,这一声惨叫,唤醒了龚铭,也唤醒了黎夭鸾。

    “小……小姐……你……怎么样?”黎夭鸾对林碧落喊了一声,她此刻全身的灼伤痕迹已经消失,换来的,是白皙的皮肤。林碧落见黎夭鸾醒了,急忙扶起了她:“黎乱,你怎么样?”黎夭鸾摇摇头:“没事了,刚刚火烧一般的感觉已经没了。”林碧落闻言,点点头,紧接着,她对元邪道:“快抓住龚铭!”

    元邪闻言,使出了一招隔空弹,只见一道气体猛地飞向了欲爬窗逃跑的龚铭,龚铭被击中后,惨叫一声,捂着屁股跌落在了草堆里。“求你了,放过我,我……我把龚家的家财全部给你……求你了……林碧落、郡主、大小姐、姑奶奶……”龚铭被击倒后,慌不择路的求饶,林碧落见状,在黎夭鸾耳边细语一声,黎夭鸾支起身子,有些艰难的往龚铭走去。

    “这是我家小姐告诉你的,要你一辈子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以报你轻薄她的仇!”黎夭鸾走到龚铭眼前后,咧嘴狰狞一脸,龚铭只觉得噩梦来临,他不住的反抗,却挣脱不开自己下身逐渐的冰凉。之后龚铭一声惨叫,一种唤为燎心的痛传遍他全身,紧接着,他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而草堆里,触目惊心的血红闪耀着林碧落的眼,她阴笑一声,随后对黎夭鸾道:“黎乱,你自己的仇还未报呢!”黎夭鸾听见林碧落的话,点了点头:“小姐且看!”说着,她一把将龚铭给打醒:“啊……我的……我的子孙……啊……”只听见龚铭醒后怪叫一通,随后,他便满地打滚起来。

    “这还是个开始,我家小姐的仇报了,还有我的没有报呢!”黎夭鸾冷冰冰的对龚铭道,龚铭闻言,整个人皆是一抖:“放了我……放过我吧!我做牛做马都会回报你的!”龚铭不住的求饶,可惜,这对黎夭鸾没有任何的作用。只见她双眼一瞪,紧接着,龚铭身上多出了四五道伤口。

    “啊……你……你要做什么?”龚铭惊恐的望着黎夭鸾,黎夭鸾咧嘴奸笑:“你很快就会知道的……”“你放过我……放过我啊!求你了……”龚铭见状,苦苦哀求,可惜,黎夭鸾并不为之所动,她仍是奸笑的表情,可是她的手里却多了一抹银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