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 蛊神之死

    “我告诉你龚铭,既然有胆子坑我,那你就该准备好胆子承受坑我的代价!”此时,林碧落站到了黎夭鸾身旁对苦苦哀求的龚铭说道,龚铭见到林碧落的出现,当即面如死灰的望着她,紧咬牙关,瑟瑟发抖。

    “黎乱,还等什么?”林碧落此时又对黎夭鸾看了眼,黎夭鸾得到了林碧落的意思,当即将手中的银白一股脑的往龚铭身上招呼了过去。“龚铭,这是我送你的大礼,你要感谢,你就感谢李玉婷,是她教会我该怎么报复你的!”林碧落对龚铭说着,随后便离开了废园子。

    出了废园子后,林碧落便如期的听见了龚铭痛不欲生的惨叫,林碧落笑笑,回身看了眼跟在她身后的元邪:“为什么?今天为什么不顾死活的来?”元邪的笑意渐浓,他一把搂住林碧落:“你觉得呢?”林碧落有些害羞的摇摇头,元邪在她耳边细语:“因为你是我的落儿啊!”

    林碧落忽地瞳孔放大:“元邪你……”元邪眉角划过一丝叫狡黠:“落儿啊,你是我的,怎么能被别人欺负呢?”说到这,他手搭上了林碧落的脉搏:“怎么回事?你明明被李玉婷强行逼入了蛊虫,为什么还会这样?”元邪把完脉后,一脸诧异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对此也深感好奇:“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

    “不过现在看并不是时间……”林碧落又低语一声,说完,她脑袋抬了起来:“现在最重要的是将龚铭那阉人和林碧媛送回临安去!”元邪点点头:“落儿打算怎么办?”林碧落冷笑一声:“既然那龚铭如此的不知死活,那我就顺水推舟的给他一个永生永世的屈辱!”

    说着,林碧落对元邪道:“殿下,以你的身份去置办喜袍大概要多久?”元邪想了想:“大概一两个时辰吧!”说完,元邪不解又暗喜的看着林碧落:“怎么?落儿你要和我成亲?”林碧落白了眼元邪:“照落儿看,殿下还是别想得那么深远的好!”

    元邪的笑容瞬间变得有些尴尬:“那你问这个做什么?”林碧落答:“给龚铭与林碧媛做喜袍,让他们在皇城成亲,按照之前民间的传言继续深传他们的那点难堪事儿,务必在近几日内给他们完成!”林碧落说完,目光如水的看向元邪,元邪被她看的有些不自在:“落儿,你要说什么你就说吧!”

    林碧落闻言,咧嘴一笑:“还是殿下明白落儿!”元邪有些苦哈哈的笑了笑:“落儿你这是调侃我呢?”林碧落摇摇头:“不,殿下别瞎想。”说完,她顿了顿,又继续说:“我希望殿下能在他们成亲当日,安排人送上十根鹿茸到龚铭跟前,可以吗?”

    元邪闻言,邪魅一笑:“落儿,你这是打算把龚铭往死里逼啊!”林碧落听见元邪对自己行为的批判,好整以暇的抚了抚脸:“难道不可以吗?就许他和李玉婷联手害我,就不许我回击报复吗?殿下你这么说的意思你自己心里清楚吗?”

    林碧落的言语令元邪变了脸,他有些紧张的想和林碧落解释,可惜,林碧落此时有些不想听见元邪的声音。“殿下,谢谢你今日不顾生死的前来救我,你且先帮我去准备过几日龚铭成亲的东西吧!”林碧落对元邪下起了变相的逐客令,元邪见状,讪讪的收了声。

    “落儿,那我走了……”元邪有些战战兢兢的对林碧落说了声,随后身形一裂,整个人消失在了林碧落跟前,林碧落见元邪离开,再次进了废园子的屋中。“怎么样黎乱,找到那所谓的蛊神了吗?”林碧落对屋中翻找的黎乱询问一声,黎乱猛地起身对林碧落道:“小姐,那蛊神好像附在了龚铭的身上……”

    “怎么会?”林碧落看向黎乱,黎乱忙摆手解释:“但是它好像也没了实际作用,因为它被我的水银封住了……”说着,黎乱指着龚铭胸前的伤口对林碧落道。林碧落看了眼,冷不丁被吓了一跳,因为她看见了在龚铭胸口银色的水银中,有个奋力挣扎、却怎么也挣扎不开的如食人花一般的东西在蠕动。

    “黎乱,怎么会这样?它不是蛊神吗?怎么会被困住呢?”林碧落好奇的看着黎夭鸾,黎夭鸾笑答:“许是它罪孽深重,上天不再给它慈悲吧!”林碧落闻言,点了点头:“那你准备怎么样?”黎夭鸾答:“蛊神这样的祸害还是灭了更好!”说着,她拿起了尖刀,往龚铭胸口一挑,只听外头猛地响起一声炸雷,而后昏迷的龚铭又惨叫起来。

    “呀啊……你们会遭到报应的……亵渎神灵是大罪!”只听见龚铭怪叫一声吼,嘴里发出了如李玉婷曾发出过的男女双混的声音,林碧落闻言,眯着眼轻笑:“神灵?自称蛊神就真当自己是神灵啦?不说你在林门潜伏这么久的目的,就单单你敢联合外人攻击林门的人,你就该送进阿鼻地狱受地狱之火!”

    林碧落说完,示意黎夭鸾继续动手,此时的龚铭手脚无法动作,他先是阴阳怪气的放了一通狠话,紧接着他便开始苦求林碧落高抬贵手:“求你了大小姐,我好不容易修成了如今的身子,你怎么能如此残忍的将我给灭绝了呢?好歹我守护了你们林门数百年,我……我没辛劳也有苦劳呀!”

    林碧落对蛊神的求饶毫无放过的意思,她目光一狠,躲过黎夭鸾的尖刀,直接往龚铭的胸口猛力一扎。只一瞬间的功夫,外头风雨大作的天色猛地复了原。而龚铭胸前的伤口处则流出了一滩腥臭无比的绿色液体,逐渐的在地面形成了一朵小食人花的形状。

    随后不久,龚铭胸前的水银自动的化了。

    “这……”黎夭鸾看着林碧落,林碧落瞥了眼龚铭的胸口,暗笑:“不用担心,蛊神已经除了,你瞧见那滩古怪的粘液了吗?那就是蛊神的形体,来,火折子拿来,我亲自烧了它,永绝后患!”林碧落说着,从黎夭鸾手中接过她刚摸出来的火折子。

    可是,她每靠近那滩绿液一寸,那绿液就挪动一分,如此重复了数十次后,林碧落一恼,以尖刀刺住了那滩绿液,随后直接将火折子丢进绿液里。只听见绿液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随后一滩绿色的火焰熊熊的烧了足足一壶茶的时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