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 认命1

    “郡主饶命,郡主饶命啊!”只听见喜嬷嬷的不住地求饶声,林碧落将自己的思绪扯回现实:“好,我饶了你!”喜嬷嬷闻言,忙磕头谢恩,黎夭鸾与小桃一脸诧异的望着林碧落,她们有话要说,却不能说。

    “趁我心情好,滚远点吧喜嬷嬷!”林碧落笑眯眯的看着喜嬷嬷,喜嬷嬷见状,只觉得林碧落的笑像是蕴藏了什么大阴谋,她哆哆嗦嗦的起身正要离开,却冷不丁听见林碧落的话:“喜嬷嬷,我让你滚,你为什么要走呢?”林碧落的声音都还未在闺阁内消失,喜嬷嬷就感到大腿一阵剧痛,她惨叫一声,低头一瞧,发现一把长剑穿过了她的双腿。

    那把长剑的柄还在林碧落手里握着,而所谓的长剑则是林碧落那把可伸缩的匕首。

    “郡主你……好狠的心呐!”喜嬷嬷痛苦的跪倒在地上,一瞬间,血流如注,小桃见状,吓得话都说不出来,她不住的往黎夭鸾身边靠:“黎乱,我……我晕血啊……”黎夭鸾闻言,忙掏出了自己常备的凉油在小桃额间抹了抹:“攃攃这个,能抑制住你晕血!”

    小桃闻言,只觉得额间忽地发起了烫,先前那种眩晕的感觉一下子消失了,换来的,是无穷的精神以及……刺眼。

    “黎乱,把喜嬷嬷送到役房去,告诉役房的那位,若是再动下作的脑筋,那就别怪我林碧落辣手摧花、冷血无情!”此时的林碧落狰狞的看了眼喜嬷嬷,接着便吩咐了黎夭鸾去办事。黎夭鸾领命后,大晚上的带着喜嬷嬷从逍游阁的高楼上往役房飞去,喜嬷嬷从未被人带着飞天过,当下怪叫一声后,竟直接晕了过去。

    “小姐,你……你就着么放过了喜嬷嬷吗?”小桃有些惊魂未定的望着林碧落,刚刚那一幕来的实在太突然,小桃很是接受不了。聪明如林碧落,她知道小桃是受惊了,当下她放下了自己把玩着的寒玉对小桃细语:“你且去煮些安神茶来,快!”

    说完,她便不再理睬神色呆滞的小桃,小桃见林碧落没了下文,当下也就领命离开了林碧落的闺阁。窗外的风无声无息的刮了起来,林碧落眯着眼瞧着窗外的那轮朦胧的残月,心道:这是到月底了吧?也不知道有喜嬷嬷这样血淋淋的教训,祖母会不会因此收手……

    想到这,林碧落不禁拿起寒玉细细的瞧了瞧,她心里诧异非常,“为什么?为什么接二连三的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照理说画嬷嬷是不可能帮着祖母做事的,她已经认清了现状,是不会对我倒戈的,那么,祖母那边是怎么联络的喜嬷嬷呢?”林碧落心底问着自己,但是,她心底想不通的事情有很多,比如李玉婷:

    “还有李玉婷,我查了典籍后,发现种蛊之人必须要处在干燥的环境,干湿分明。那么,水牢那么湿漉漉的地方,蛊神怎么存活下来的?还那么巧的被李玉婷撞上并成了蛊神的培育器?若是蛊神真在水牢中,那么前几日那个蛮荒之族的领头羊岂不是早就被蛊神选中了?何必等李玉婷呢?”林碧落想到这,眼前一亮:

    “难道是祖母的杰作吗?”林碧落疑惑的自问着,可惜,没有人能回答她这个问题。

    半个时辰后,王府巡夜的侍卫开始敲二更了。黎夭鸾从窗外进了屋子对林碧落道:“小姐,老王妃托我告诉你,她要和你见一面。”林碧落闻言,神色没一丝诧异,她轻轻的应了声:“现在就去吧!”说完,她当着黎夭鸾惊讶的表情换上了带帽的披风。

    “还愣着做什么?咱们好走了!”林碧落穿好披风后,对仍是一脸惊讶的黎夭鸾感到略微不满,她瞪了眼黎夭鸾,黎夭鸾回过神,尴尬的笑了笑:“小姐,时候不早了,奴婢怕……”“怕什么?有什么好怕的?”林碧落满不在乎的看着黎夭鸾,黎夭鸾咂咂嘴,主动搀着林碧落往逍游阁下走。

    “诶小姐,你去哪里?我刚煮好了安神茶,你这是要做什么去?”黎夭鸾搀着林碧落刚下到逍游阁的二层,就见到了用托盘端着茶水的小桃上来,小桃见林碧落的装束,当即好奇的对林碧落问道,可她的眼睛却不住地往黎夭鸾身上瞄好似希望黎夭鸾能给她说出答案一般。

    “这安神茶是给你喝的,你喝完以后早些消息!黎乱,走!”林碧落听见小桃的问题后,皱了皱眉,紧接着对黎夭鸾喊了一声,黎夭鸾有些抱歉的看了眼小桃,她应了林碧落一声,紧接着便当着哑然的小桃面离开了。“诶小姐,这都二更的天了,你这是要去做什么呀?”等小桃反应过来再次询问的时候,林碧落与黎夭鸾已经出了逍游阁的大门很久了。

    “黎乱啊,祖母她肯定破口大骂了吧?”走在前往役房的青石板路上,林碧落冷不丁对黎夭鸾问了一句,黎夭鸾搀着林碧落的手忽地僵了下,随后她装作很轻松的答道:“哪有,小姐你想多了!”林碧落闻言,在夜空下望了眼身边提着灯笼的黎夭鸾:“你在说谎!”

    黎夭鸾一惊,忙低下脑袋不再言语,林碧落见状,肯定了黎夭鸾说谎的事实:“黎乱啊,其实你不必骗我的,祖母骂了我什么,我其实也能猜到,无非那几句话,也无非那几口唾沫,骂完这些,她其他的便什么都骂不出来了!”

    林碧落说完,心底补了一句:毕竟贾氏也是大家闺秀,不可能骂出多难听的话来。

    只见黎夭鸾眼神一暗,她对林碧落嘀咕道:“老王妃她说,小姐你就该被千人睡……”林碧落闻言,身形一僵,紧接着,她吐了口气:“罢了,她说的话,不在意就是了!”说完,她轻轻的抚了抚自己的脸,说实话,林碧落在刚刚一瞬间有些心寒,毕竟说这样恶毒话语的人是她祖母啊!

    “小姐,奴婢有一事不明,不知道当问不当问……”这时,黎夭鸾忽地出声了,林碧落闻言,看着黎夭鸾:“你都这么说了,无论当不当问都可以问了!”黎夭鸾对林碧落的回答感到有些吃惊,但很快她便镇定了心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