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 认命2

    “小姐,奴婢很奇怪为什么小姐你总是能这么淡定,对发生的大事小事都可以如此的平静,难道小姐你是目空一切了吗?”只听见黎夭鸾低垂着眼皮问了一句,林碧落听见黎夭鸾的话后,不自觉的笑了:“目空一切?我还真没有那么的厉害!”

    林碧落说完,就看见黎夭鸾一副惊呆了的模样看着她,“怎么了黎乱?我看着难道就这么的清心寡欲吗?”林碧落对黎夭鸾的表情不是很满意,当下她板着脸对黎夭鸾问了一声,黎夭鸾眨眨眼答:“奴婢只是觉得小姐一切都很自然,处理事务也不疾不徐,一点也不符合小姐你的年纪。”

    黎夭鸾话说完后,林碧落滞住了,她实在是没有想到黎夭鸾会想到这一层,当即,她回问黎夭鸾道:“那你觉得我符合什么年纪的?”黎夭鸾被问住了,她犹豫了一阵后试探性的问道:“比这个年纪大?”林碧落一听,不禁哈哈直乐:“黎乱呐,我觉得你有意思多了!”

    黎夭鸾闻言,有些羞愧的看了眼林碧落:“小姐,奴婢不才,是不是哪里说错了,还请小姐明示……”林碧落摆了摆手:“不,我真觉得你比刚跟着我那会有意思多了,那会儿你可没这么多的心思,但现在这都还不到三个月,你的变化就这么大,嗯,难得呀!”

    林碧落说着,一副欣赏的看着黎夭鸾,黎夭鸾只觉得羞愧难当,她低垂着脑袋搀着林碧落继续往前走去。很快,役房到了。“小姐,到地方了!黎夭鸾对林碧落说道,林碧落挑挑眉:”我知道,我之前一直以为役房会很脏臭,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样的!

    黎夭鸾见状,轻言一声:“小姐,是王爷命令了府中下人把这里打扫干净,还搬空了那些杂七杂八的刑具……”“哦?是这样啊?”林碧落一副惊讶的神色看着黎夭鸾,黎夭鸾点点头:“不瞒你说,我送喜嬷嬷进去的时候,发现王爷几乎把闺阁里的东西都搬进役房去了!”

    “难怪难怪,难怪了!”林碧落忽地说了一句,正在黎夭鸾不解林碧落此话意思的时候,林碧落又说:“难怪祖母有心思捣鬼了,看来是住的太舒服了,她不找些乐子,这日子就不好过下去了!”林碧落说完,示意黎夭鸾开了役房的门,黎夭鸾领命开启了役房的门口后,搀着林碧落进了屋。

    “哟,祖母这么晚了还不睡呢?”林碧落一进屋,便看见了贾氏呆坐在铜镜前,在她脚下的,是先前被自己刺穿了双腿的喜嬷嬷。此刻的喜嬷嬷一脸憔悴的闭着眼,像是睡着了,她的双腿已经被纱布包扎,此刻泛着一丝丝浊黄与血丝。

    “我要见你,你就大半夜的来了,林碧落,你的动作倒是快啊!”贾氏听见林碧落讽刺意味十足的话语后,冷笑着说道,林碧落闻言,也不反驳,只是笑眯眯的望着贾氏。贾氏被林碧落那满是笑意的脸望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当下,她对林碧落道:“你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

    “那就看祖母有什么诚意了!”林碧落淡淡的说道,说着,她自顾自的坐在了贾氏梳妆台边上的凳子上。贾氏见状,又气又恼,却怎么也不敢出言教训林碧落。“什么诚意?你要什么你就直说吧!我有的就全部给你!”贾氏收敛了暴躁的心情后,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听见贾氏的妥协话语后,眉梢一转:“祖母,话可别说满了!”

    贾氏对林碧落这幽幽的一句只感到莫名其妙:“怎么就是话满了?”林碧落但笑不语,过了许久,贾氏又眼巴巴的对林碧落道:“落儿,祖母知道错了,祖母知道以前太自私,祖母悔改了,求你了落儿,放过祖母吧!祖母这些天过的很苦啊!”

    贾氏自顾自的哀求着,全然忘了哪家的役房里会有梳妆台和华丽的床榻。林碧落听见贾氏的话,眼眸微暗:“祖母,你还是没有悔改,你不仅没有悔改,你还企图出了这役房后继续对付我,是不是?”贾氏听见林碧落的问话后瞬间眼睛就直了:“你……你在说什么?”

    只见贾氏干笑着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只微微的眯眼瞧了眼贾氏,就发现此时的她全身都发着抖,好像是看见了什么不得了的怪物一般。“祖母很冷?”林碧落最喜欢给贾氏找不痛快,贾氏听见林碧落的问话,当下不知道该怎么说,若是说冷,可这会儿是初秋,若是说不冷,却又解释不了自己的发抖的原因。

    “难道,要她说害怕自己吗?无论怎么看,贾氏都不愿意承认。”林碧落在心底给自己找到了贾氏身子发抖的原因,当即,她笑盈盈的望着贾氏:“祖母啊,咱们林门的蛊神,不知道你还记得吗?”贾氏冷不丁听见林碧落的话,猛地脚下一软,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落儿,祖母认命,祖母错了!祖母不该用蛊神来对付你……祖母错了!”

    林碧落对贾氏的话感到甚是惊讶,其实她是怀疑过贾氏用蛊神,可是,她实在想不通为什么她不用自己身边的丫鬟什么的,偏偏要用李玉婷。对于这一点,林碧落想到了,便开口对贾氏问了,然而贾氏的回答却令林碧落彻底的寒了心。

    她说:“李玉婷的家人都是你构陷而死的,她的怨气更适合蛊神成长,也更适合激发蛊神的残余蛊力,用她对付和牵制你甚至杀了你,都是易如反掌的!可惜,我算错了你的厉害,我算错了……所以我实在无能为力,本还想用变卖御赐之物来掰倒你,可惜,却仍是被你识破了!”

    之后,贾氏还说了许多好听的话,可惜,林碧落却不愿再听了。当下她便对贾氏说:“你要出去可以,把所有的权力都交给羽儿,我就放你出去!”贾氏闻言,生生的愣了有一盏茶的时间,这一盏茶里,林碧落看见了贾氏眼底的惆怅与不舍,以及悔恨,独独缺少了那名为仇视的东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