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 李婧殁

    “表姐,为什么?”林碧落对坐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李婧问了一声,李婧闻言,咧嘴大笑道:“这个时候你还问为什么?不是很清楚了吗?我讨厌你!我讨厌你!”林碧落见状,一百个不相信,她说:“表姐你的谎撒不好,我看出来了,你还是实话说了吧!”

    李婧听见林碧落的话,当下僵了身子:“你抢走了元邪,抢走了元邪……”说着,她猛地身子变了形,林碧落见状,惊讶之余,忙对南宫万英道:“南宫大人,救救我表姐,救救我表姐!”南宫万英闻言,对李婧嗤之以鼻:“你看看郡主多么的善良,再看看你,恶毒!”

    说完,他回头对一脸怒意的林碧落道:“郡主,被色影三千反噬的人,是不可能就得回来的,你别为她伤神了!”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了一枚小绿瓶,紧接着从瓶里倒出一颗淡色的小圆球。之后,他空打一掌在李婧身上,李婧受到外力后,猛地张开了嘴,而南宫万英则趁着这个机会将小圆球扔进了李婧的嘴里。

    “你给表姐吃了什么?”林碧落有些紧张的望着南宫万英问,南宫万英答:“是延缓她衰老的药丸,但只能延缓两个时辰,你要和她说什么就说吧!”南宫万英说完,便侧身往外走去,留下林碧落与李婧以及黎夭鸾在逍游阁的正厅里。

    “表姐,若是你在意的是元邪,为什么我一直没有听闻过?你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此时,林碧落见李婧的神态缓和了,便蹲下看身子探头对李婧问,李婧的脸上一瞬之间闪过无数的惊讶,但随后就消失了:“没有,林碧落,你别以为自己很聪明,瞎猜有什么意思?”

    林碧落见李婧如此的态度,心里更加确定李婧发生了不好的事情,当下,她便大胆的猜测道:“上次在侍郎府我就没有看见过小公子,是不是你弟弟出事了?”李婧听见林碧落的问话,眼神猛地一变,她整张脸都变了色:“不,没有,你别瞎猜了,别猜了!”

    说到后面,李婧几乎是吼出来的,只见她吼完,林碧落便说:“表姐,你若是不说,那等你死了后,魔教的人必定会对你的弟弟下狠手。反正横竖你也是要死了,倒不如说出真相,让我救下你的弟弟,保你母亲与弱弟一声平顺安康!”

    林碧落说完,便老神在在的看着李婧,给她一个鼓励的眼神,李婧见状,布满皱纹的眼眶处流出了白花花的泪水:“落儿!”她委屈的喊了林碧落一声,之后,她便扑向了林碧落。“表姐,没事的,没事的!我会保护好你的弱弟的!”

    李婧在林碧落怀里哭了一阵后,气喘吁吁的起身对林碧落道:“育振在回来的第二天就被魔教的人给抓走了,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我杀了你,然后自杀,落儿,你一定要救育振,救他啊!”李婧说着,眼泪便哗啦啦的往下流,林碧落一边安慰李婧,一边对身边的黎夭鸾道:“黎乱,去,去南逸王府,把元邪给我喊来!”

    黎夭鸾正要答应林碧落,外头却忽地传来了男子慵懒却极富磁性和魅力的嗓音:“不用找了,我已经不请自来了!”话音落下后不久,林碧落就看见了一抹雪白的身影飞了进来,来人正是林碧落要黎夭鸾去找的元邪。这时的元邪,手里怀抱一团青布,等他走到了林碧落跟前,林碧落这才发现,他手里的竟是一个襁褓。

    “落儿,是不是只有遇上事情,你才会想到我?”只听见元邪委屈的对林碧落问了一声,随后,他将怀里的襁褓递给了虚弱的李婧:“喏,你的弟弟已经救回来了,你现在应该说说这里面的曲折了!”李婧乍一看见自己的弱弟,还觉得有些假,可是等小婴儿哇哇大哭之后,李婧这才意识到,她的弱弟真的被解救回来了。

    “落儿,殿下,谢谢你们!”李婧对林碧落与元邪道谢,林碧落抱着李婧:“表姐,别说了,别说了!”说完,林碧落侧目看向元邪:“殿下,可有什么法子能帮表姐的?”元邪摇摇头:“没有,没有办法!”林碧落闻言,有些失望的看了眼怀里的李婧:“表姐,你要撑住!”

    李婧拍了拍林碧落的手:“没事的落儿,人总有一死,只不过是早死晚死而已!”说着,她强撑起了身子:“从你们送来那叶有苟开始,我就已经在执行计划了,南宫万英俯身在叶有苟身上后,他要杀的其实不是落儿你,而是我这个怪物!”

    李婧说着,看了眼诧异惊讶的林碧落,她苦笑一声:“很惊讶对吧?但是,惊讶也没有用,因为,我那个时候便已经开始修炼色影三千了!”李婧说完,有些无力的垂下了手,林碧落见状,吓得以为李婧就要死了,她忙抓住李婧的手:“表姐,别说了,别说了!”

    李婧摇摇头:“要说的,都要说清楚!落儿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龚铭与林碧媛会出手请刺客杀你吧?其实,那是我帮着龚铭与林碧媛找的!裘七什么的都是假的,龚铭与林碧媛被抓落网也是假的,所有的一切我都只是为了龚铭能用迷药牵制住你,然后我再用色影三千将你杀了!”

    李婧说完,剧烈的咳嗽起来,林碧落眼睁睁的看着李婧咳嗽,而后发色忽地变为了雪白。“原本以为,很快就能杀了你,可是却被后来的蛮荒之族给搅和了,于是我就想了法子找了林门的孽障来搅局,可是却被你轻松的化解了。”

    “所以说,那天的林势是你找来的?他人也是你杀的?”林碧落闻言,顿时反应了过来,李婧听见林碧落的问话,苦笑一声:“若非如此,那林势就要把我给喊出来了!”此话一出,林碧落这才想起林势临死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你竟你竟然杀我?李婧你竟然杀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