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 圣旨

    “原来那林势是你杀的!”林碧落指着李婧道,李婧苦笑一声:“即使杀了他又能如何?我还是留下了令你生疑的种子……”林碧落对此感到不解,但片刻后,她就明白了过来:“祖母那边是你使了手段对吧?那喜嬷嬷是不是你埋在王府里的人?”

    李婧对林碧落猜到这一层感到惊讶,她愣了一会便点了点头:“不错,老王妃那边是我使了手段,我的目的很单纯,就是为了陷害你。还好后来出了个李玉婷,要不然,你或许早就毙命了!”李婧说着,神色露出了一丝愧疚与悔恨,林碧落见状,抚了抚李婧的手:“表姐,别难过!”

    李婧闻言,苦笑着望向林碧落:“落儿,其实你早就怀疑到我头上了吧?你那么聪明,肯定一早就猜到了我对吧?”林碧落听见李婧的问题,同样露出了一抹苦笑:“不是的表姐,落儿一开始根本没有怀疑过你,若不是出了喜嬷嬷的事情,落儿也不会想到你。”

    “难道落儿你对我就如此的信任吗?”李婧对林碧落问,这时,在一边听她们说话的元邪冷哼一句:“哼,落儿从来都不对身边的人报以警惕和怀疑,可是因为你,她或许要过上疑心的日子了!”元邪话刚说完,便挨了林碧落一记眼刀,元邪见状,捂住了嘴往外退去。

    “表姐,别听元邪胡说,没有的事!”林碧落对一脸愧疚的李婧安慰道,李婧苦笑着摇摇头:“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说到这,李婧忽然剧烈的发起了抖,林碧落见状,忙去扶住李婧,可惜,李婧却有些艰难的起身抱着她的小弟育振看了眼,紧跟着她对林碧落道:“落儿,育振和我母亲,日后就拜托你了!呕……”

    李婧说着,猛地呕出一口黑血,林碧落见到这样的场景,眼睛开始发涩起来:“表姐,我会的!”李婧听到她想要的答案后,对林碧落笑了笑,随后,她的身子便开始逐渐的发生了变化:只见由李婧头发开始,一寸一寸的化作了灰,林碧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所抱着的李婧化成了一滩灰烬,她震惊之余,落下了一滴泪水:“表姐!”

    紧接着,泪水一串一串的落了下来,林碧落看着那一滩灰烬以及在一边由黎夭鸾抱着的小婴儿育振,她喃喃自语道:“元狄,我要你血债血偿!”

    “哇!”这时,林碧落刚自语完,黎夭鸾抱着的育振他好像感知到了亲姐姐的离世,嚎啕大哭了起来。“不哭不哭……”黎夭鸾哄着育振,可惜却没有用。“来,我来抱!”林碧落对黎夭鸾说道,黎夭鸾闻言,将育振交给了林碧落。“好孩子,乖,我林碧落会帮你姐姐报仇的,你别哭了!”

    说来也是神,原本黎夭鸾抱着怎么哄都哭的停下来的育振,在林碧落的话语下竟直接停止了哭泣,黎夭鸾见状,不禁感觉这叫育振的孩子实在是太精了。

    “黎乱,去,去侍郎府通知金姨娘吧,顺便带她过来!”林碧落抱着育振很久,等到他睡着了,这才对黎夭鸾轻言一句,说完,她又补充道:“顺便喊小桃进来将这滩灰给收进骨灰坛内!”黎夭鸾闻言,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后便化作紫烟出了正厅。

    “落儿,怎么样?咦?李婧呢?”这时,在外头的元邪进了屋,他嬉皮笑脸的看着林碧落说话,林碧落见状,心里有一股子想上前暴揍他的冲动。“殿下,你脚下的那滩灰就是表姐!”林碧落冷不丁对元邪说道,元邪吓了一跳,慌忙躲开。

    “怎么会?她直接就烧掉了?”元邪对林碧落问,林碧落答:“嗯,表姐死在了我眼前,没有一点火,直接就化作了一滩灰烬!”话毕,林碧落与元邪只见许久都未出声,就连小桃进来询问林碧落,林碧落也只是轻描淡写了几句。元邪在一边看出了林碧落眉间的愁绪,他心里着急,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恰好这时南宫万英进了屋,元邪见状,对南宫万英轻言几句,可惜,南宫万英摆了摆手:“我根本没办法,这是你家的,别想让我……”可惜,他话还没说完,便被林碧落打断了:“南宫大人,那把短刃,能不用还是不用的好,若是像表姐今日这般化作死灰,我想你会后悔的!”

    林碧落冷不丁的话语深深的打击了南宫万英,南宫万英有些咬牙切齿的对林碧落道:“多谢郡主挂怀,可惜,本司并不知道使用短刃的法子,所以本司至今未能如愿!”说完,他愤懑的退到了门外。而林碧落见状,笑盈盈的对元邪说:“殿下,没事就出去吧!”

    元邪对林碧落的态度感到甚是诧异,他瞪大了眼看着林碧落:“落儿你……”可惜,他说了没几个字就住了嘴,他知道林碧落现在的心情不是很好,于是,他很主动的退了出去。林碧落见元邪话说了却又没说完便离开,心底对元邪说了无数的抱歉,她心道:我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

    就此过了数月,皇城的冬天来临了,而在十一月初八的巳时二刻,安平王府上下喜气洋洋,因为林碧媛要在这天嫁出去了。看守了林碧媛数月的下人,都兴奋的想要跳起来,而那些日夜伺候林碧媛的下人,则是疯狂的吃喝,以及……好好的睡觉。

    “落儿,谢谢你,我……”临上喜轿的林碧媛对送她出府的林碧落轻声道谢,林碧落看着一脸浓艳的林碧媛,淡淡一笑:“姐姐有何好谢的?”林碧媛被噎的无话可说,她直直的看着林碧落:“我以为我会恨你一辈子,可是现在想想,能活好当下才是最重要的!”

    说着,林碧媛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林碧落心知肚明的笑了笑:“姐姐还是收敛一些吧,那龚铭成了一个什么人我早已和你说清楚,你执意要嫁过去,若不是为了远离,那就是图谋。当然了,无论你要做哪一样,我都无所谓,姐姐,你若是有那个能力,就大胆的来吧!”

    林碧落说完,笑眯眯的对一旁的贾氏道:“祖母,你和姐姐说几句吧!”被解除关禁闭的贾氏冷不丁被林碧落点名,当下她就慌了神,她口不择言的对林碧媛说了一通,林碧媛见状,脸色尴尬的厉害,她对贾氏说了几句好话后,又与林家渊对白了一番,之后,她在一脸惨白的龚铭催促下上了喜轿。

    等喜轿走远后,林家渊对林碧落问:“落儿,就这样放走她,你觉得值吗?”林碧落低垂着脑袋对林家渊道:“父亲觉得如何?”“养不熟的狗永远都是恶狗!”林家渊淡淡的答了一句,林碧落见状,轻笑一声:“但是被人救过的老鼠,它也会用微薄之力报答救命恩人!”

    说完,林碧落不顾林家渊一脸诧异的神情,进了安平王府。

    可惜,她的脚还没迈进去,就听见了身后阵阵的马蹄声响。林碧落好奇的回头往回一看,却看见领头有个穿着蓝衫的男人下了马,林碧落只觉得眼前的男人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来。而这时,林家渊却对那那男人行了一礼:“崔公公驾到,小王有失远迎!”

    林碧落闻言,这才想起,眼前的男人,是当今圣上身边最红的大太监崔吉康!想到这,林碧落忙上前跟着林家渊对那崔公公行礼。而那崔公公很是有眼力见,他见到林家渊与林碧落父女先后都对他行礼,他忙扶起林家渊和林碧落:“不敢不敢,老奴哪敢承受王爷与郡主如此的大礼呀!”

    “不知公公此次前来,所为何事呀?”林家渊见崔公公这么说,当下也不拐弯,直接问了话。崔公公闻言,拍了拍脑袋:“差点忘了……林碧落接旨!”

    林碧落闻言,有一瞬间的错愕,紧接着,她恭敬的跪在了地上道:“林碧落接旨!”只听见崔公公掏出了袖子里的黄色圣旨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知安平王府和安郡主,人品贵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故特召入宫,教导瑞芊公主心澜,钦此!”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