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 金氏猝死

    “落儿……落儿……”元邪抱着林碧落往外走,林碧落眯着眼发了一个疑问的音:“嗯?”元邪听见林碧落那声音后,身子不由自主的抖了抖,紧接着,他对林碧落道:“落儿,日后无论做什么,一定要和我知会,千万不要擅自做主,宫里不是外面,尔虞我诈是家常便饭……”

    林碧落闻言,整个人都是感动的,她抱紧了元邪:“所以啊,等我及笄了,你要早些来娶我,要不然,你就等着哭吧!”林碧落说完,挣扎着从元邪身上下来,而后撒丫子跑了起来。元邪则在后头不紧不慢的跟着,他一边跑一边对林碧落道:“落儿,别那么快,小心摔跤!”

    林碧落在前头闻言,故作崴脚摔倒的姿势,眼看着她要落地了,却忽地感受到了一股子有劲的力将她弹了起来,林碧落一看,是元邪。“落儿你啊……刚说完你就……真是小坏蛋!”元邪吐槽着,时不时的拿手指戳戳林碧落的额头,林碧落则是懒洋洋的窝在他怀里笑。

    很快,申时就到了,元邪送林碧落回了安平王府,此时的安平王府仍是张灯结彩的,府内人声鼎沸,热闹的厉害。“你不随我进去赴宴吗?”林碧落在王府外对元邪问,元邪微微扬起下巴,他笑容满面的看着林碧落:“我要为你去做些事情,等宫里安排妥当了,我再来找你!”

    林碧落见状,也不再挽留,因为她知道留不住元邪。当下,她飞快的在元邪脸上啄了一口,紧接着便闪身逃也似的离开了马车,留下一脸惊讶的元邪在马车内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姐,你可算回来了!”刚到王府门口,林碧落就瞧见了黎夭鸾神色紧张的跑来,林碧落见状心底隐约感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忙对黎夭鸾问:“黎乱,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黎夭鸾听见林碧落问话后,打算行礼再作答,可是却被林碧落阻止:“你甭多礼了,快说,到底怎么了?”

    黎夭鸾见状,凑到林碧落耳边轻言道:“金姨娘……金姨娘没了……”“怎么可能?”林碧落一脸死灰状看着黎夭鸾,黎夭鸾有些为难道:“小姐你走后没多久,南苑那边就传来了消息,奴婢本打算追上来找你的,可是金氏留下的那小娃娃又发了热病……”

    “什么?育振发烧了?”林碧落心急,直接问了一句,黎夭鸾一愣,显然没明白林碧落所指的意思是什么。林碧落此时也明白了过来,只见她清清嗓子:“咳咳……黎乱,育振的热病怎么样了?”黎夭鸾闻言,对先前林碧落的话仍有些诧异,但她也没多问,当下对林碧落回答道:“已经请示了王爷,着人请了宴席上的太医瞧了,没大碍。”

    “走,去金氏那瞧瞧!”林碧落闻言,放下了心来,当下,她对金氏的死因有了些疑虑,黎夭鸾见状,忙搀着林碧落往南苑走。可是没走几步,林碧落又顿了顿身子,问了一声:“黎乱,金氏的死,你查了没有?”黎夭鸾听见林碧落的问话,答:“奴婢检查了金姨娘的尸体,发现是猝死的!”

    “猝死?怎么可能?”林碧落很是诧异,黎夭鸾也一脸无解的看着林碧落:“奴婢也想过会不会是有高手杀的金姨娘,可是奴婢细细的看了一圈,什么都没有发现。”林碧落对黎夭鸾的回答感到头疼,她心道:表姐啊表姐,我算是违约了,你的母亲我是保不住了,但是育振,我会尽力保住他的!

    “黎乱,走,咱们快点!”林碧落想了想,对黎夭鸾吩咐道,黎夭鸾点点头,忙扶着林碧落往南苑走去。

    到了南苑,下人们告知林碧落金姨娘的尸体被林家渊抬走了,林碧落对此深感惊讶,她忙叫黎夭鸾带她去找林家渊。黎夭鸾使用了身法,带着林碧落来到了林家渊的书房外,却冷不丁的听见了林家渊在里头与贾氏说:“母亲,你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把那金氏的尸体抬去乱葬岗了?”

    “我抬走那尸体有什么错?这王府本来就乌烟瘴气的很,怎么?我清清污秽不行吗?”贾氏那苍老的声音传了出来,林碧落闻言,冷笑一声,推门进去:“祖母这么说是意有所指吧?”只听见屋内刹那间传来一阵瓷器落地的声音,紧接着,贾氏与林家渊慌乱的声音响了起来:“落……落儿,你……你怎么来了?”

    “金姨娘的尸体呢?丢去哪儿了?”林碧落厉声问道,她声音朝着林家渊发出,可双眼却死死的盯着贾氏看,看的贾氏整个人都不自觉的抖了起来。“落儿……那金氏都死了……”林家渊企图为贾氏开脱说话,可是却被林碧落的一记眼刀白的无话可说。

    “尸体呢?”林碧落这次直直的看着贾氏问,贾氏迫于压力,颤巍巍的开口道:“在……在南郊的乱葬岗……落儿啊,那金氏死都死了,是不祥瑞的,别……别给王府添晦气呀!”林碧落闻言,咬牙切齿的冷笑着:“晦气?何为晦气?祖母这话说错了吧?”

    贾氏听见林碧落那冷嘲热讽的语气,当即便羞红了脸,而林家渊这时则摆出了一副家主的样子:“落儿,怎么说话的?”林碧落听见林家渊的声音后,眼睛猛地一瞥,直直瞥的林家渊整个人都后退了一步:“落儿你……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父亲你这话问的太离谱了吧?你有没有想过金氏这一死,会有多少后患吗?”林碧落冷言冷语的对林家渊问道,林家渊被林碧落问住了,他眨着眼看着林碧落:“后……后患?什么后患?”“父亲难道忘了要为李昌国平反吗?”林碧落低声问出一句话,林家渊听见后,整个人如一滩死水一般瘫坐在了梨木椅上。

    “是啊……我还要平反……我还要……这可怎么办?”林家渊想到了之前与林碧落商量好的种种,此刻他乍一想起金氏已死,他只觉得满脑子都痛的厉害,好似要爆炸了一般。“怎么办呢?落儿,怎么办?”林家渊有些无助的望着林碧落问,林碧落对他不理不睬,而贾氏则是神色骤变,她望着林家渊那紧张的样子,贾氏只觉得不可思议。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