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 悲催的贾氏1

    “渊儿,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贾氏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林家渊问,林家渊哭丧着脸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和林碧落出谋划策的一切都说了个明白,贾氏听完后,整个人皆如雷劈一般,瘫坐在了椅子上:“造孽!造孽!我真是造孽了啊!”

    “母亲,你这是?”林家渊对贾氏忽然高呼感到惊奇,林碧落则是一脸精锐的望着贾氏,隐隐约约,她觉得贾氏与金氏猝死有不可推脱的联系。

    “是我!是我害死了金氏啊!”贾氏高呼一声,随后,她便一直低垂着脑袋,不敢抬起来。“母亲,为什么?”林家渊一脸震惊的望着自己的母亲,他实在难以相信贾氏会做这样的事情,他也实在难以接受贾氏居然就是害的他头痛的罪魁祸首。

    “祖母怕是贪念起了吧?”此时的林碧落嘲讽般的问了贾氏一句,只见贾氏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我……我……不是的……我没有要害她的意思……我……我不知道她会那样死了……”贾氏说完,本就佝偻的身子紧紧的缩着,好似是个大号的包裹一般。

    “那你是什么意思?”林碧落对贾氏问道,问完后,她又看向林家渊:“父亲,看来祖母在役房没待够呢!”林家渊对林碧落与贾氏之间怪异的对话感到莫名其妙,他张大了眼看着林碧落:“落儿,怎么回事?你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还要你祖母去役房受苦吗?”

    林碧落听见林家渊维护贾氏的话语,整个人差点笑出声来:“父亲,受苦?这话你信么?大改造的役房,华贵的床榻,除了吃食差些,哪点你看出祖母在里面受苦了?”林家渊被林碧落问的哑口无言,而贾氏在这时却吼了一句:“够了!”

    林碧落登时便不再说话,她眼神如刀一般凌厉的瞄向了贾氏,只见贾氏起了身,来到了林家渊与林碧落之间:“够了,我说还不行吗啊?”林家渊见自己的母亲如此,忙问:“母亲,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害死金氏的?你说话啊!”

    林家渊是真的有些急了,他心底隐隐约约的觉得林碧落这次一定不会轻饶贾氏。而贾氏此时面色惨白的看着林家渊:“渊儿,都是我的错,都是我太不服老,都是我太贪心,都是我小气,气不过被落儿压了一个头,都是我……都是我!”

    贾氏啰哩叭嗦的废话了一通,却什么重点都没有说,只卯足了劲儿说都是她的错,林碧落在一旁听到气呼呼的,到后来被气乐了:“祖母啊,你要说就快说,一个劲的认错有什么用?你没瞧见父亲他不耐烦了吗?”林碧落说完,林家渊的神情骤然大变,而贾氏则灰了脸:“对,落儿说的对!”

    这一句话说出来,林碧落察觉到贾氏刻意讨好的情绪,她眯着眼望着贾氏,心底暗暗想了想,随后,她的眼睛猛地一瞪:“贾氏居然……她怎么能这么心狠?”林碧落想到这,贾氏的话语声便传了过来:“今日我本来是好意前去金氏那让她把她那孩子交给我抚养,这样她的孩子有了名分,而她也不必太劳心劳力,可是……”

    “可是什么?”林碧落见自己猜的不离十,便卯足了耐力对贾氏问,贾氏也不敢含糊,她瞅了瞅林家渊,发现林家渊没打算帮她,她只能叹了口气道:“可是我没想到金氏居然那么的暴躁和激动,说什么死也不会把孩子交给我,然后……”

    “然后你怎么了?”这次,是林家渊问的话,也正因为这次,林碧落才知道,林家渊原来也会发出那种令人身临绝望的死也。“然后我就让几个嬷嬷去抢孩子,可是,金氏却发了疯似得去阻拦,可她没动作几下,人就倒地抽搐了起来……”

    “那时候她没有死是不是?”林碧落忽地对贾氏问,贾氏闻言,整个人都是一惊,她想说推脱的话,可是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最终,她点了点头:“是,她当时很难受的求救,我……我很害怕,我……我真的很怕,所以就带着那几个嬷嬷匆匆离开了……我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

    听到这里,林碧落整个人都有些恹恹的,她心道:我真宁愿金氏被魔教的人追杀,也不想她死于贾氏的阴差阳错之下!原因是什么,只有林碧落自己知道,因为魔教的人杀的金氏,她好歹还能报仇,可是这贾氏间接害死的,她林碧落再心狠手辣,只怕也不能对自己亲祖母下手。

    于是,当林碧落心浮气躁想不出个结果时,她对林家渊道:“父亲,你怎么看?”林家渊还没回答,就听见了贾氏低声唤了句:“渊儿……”林家渊本要开口的嘴登时闭上了,林碧落见状,心底也深感无奈,她有些气急: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贾氏害死的金氏?

    当下,林家渊的书房内静悄悄的,林碧落思索再三,对黎夭鸾吩咐道:“黎乱,带几个家丁,去乱葬岗悄悄的将金姨娘接回来!”这话一出,遭到了贾氏的反对:“不行!落儿,那是冤鬼,晦……”可惜,贾氏的话没能说出口,就被林碧落的一记眼刀斩杀的没了说话的心思。

    “去吧黎乱,记住,悄悄的!”林碧落回头对黎夭鸾嘱咐再三,黎夭鸾领了命,便快速的离开了。当她化作了一抹紫烟消失的时候,不仅贾氏看呆了,就连林家渊都张大了嘴:“这……这是鬼吗?”林碧落对他们的此种表现感到鄙夷,但无奈她不能做出这样的表情。

    “父亲,你还没做决定呢!”这个时候,林碧落看林家渊与贾氏都放松了些,便又说了一句,刹那间,她眼前那两个松垮的身影一下子便僵直了身子:“落儿你……”“怎么?父亲难道不生气吗?本来可以顺顺利利接手李家财富的你,现在可是很难接手了!”林碧落轻描淡写的说着,可是林家渊听了以后,却一脸怒意,想发作,却不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