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 悲催的贾氏2

    “渊儿……有什么财富?什么接手?”在一边听着林家渊与林碧落对话的贾氏,此时瞪大了眼表示她的好奇,林家渊的脸色此时怒意鼎盛,他张了张嘴,看见贾氏后怒意又上升了一个层次,憋得他的脸红的不像话,就因为这个,他没理睬贾氏。

    而贾氏被林家渊那神情吓得三魂七魄都快没了,她当下低着头不说话,但过了一阵,她以为林家渊气消了,开口道:“渊儿啊,那李昌国平反什么?没必要啊!万一他哪天知道了自己平反了,然后回来继续和咱们安平王府作对,那咱们岂不是遭殃了吗?”

    林碧落在一边听着贾氏那明显为自己开脱的劝慰话,心底冷笑不已:若是祖母知道李昌国已经死在我和父亲的手里,她还会这么说吗?林碧落细细的想着,脸上不自觉的浮现出一个怪异却又不算怪异的笑容来。

    “够了!”此时,林家渊沉着声吼了一句,贾氏被吼得站了起来,随后她知道自己失态了,又忙坐下:“渊儿,你这么动气做什么?”贾氏一副气定神闲的假象对林家渊问,林家渊懒得理睬贾氏,贾氏见状,又道:“渊儿,听老身一句劝,咱们安平王府已经够富贵了,就别去贪图李昌国的那点蝇头小利了!”

    贾氏说完,似是心虚一般,垂下了头。林碧落在一边听了,再次冷笑:之前也不知道是谁,恨不得将我送到太子床上,现在居然在这里劝父亲别贪图蝇头小利,哟,这祖母还真是个多面体啊,有无数张面孔呢!想到这,许久不发言的林碧落开了口:“祖母你这么说就错了,蝇头小利再小,也是钱啊!”

    林碧落说着,又细细的列举了一番李昌国府里的奇珍异宝,那些都是没有被皇帝的士兵发现的,林家渊在一边越听眉头皱的越紧,最后,他坐不住了:“母亲,还请你以后什么事儿也别管了,去乌伤颐养天年吧!”林家渊话刚说完,贾氏就给了否定的答案:“不去,凭什么?”

    话毕,贾氏又捂着嘴道:“乌伤那么远,我一旦有什么事情,那渊儿你可是要后悔一生的呀……”贾氏哭哭啼啼的说着,林家渊听了,只觉得神烦。而林碧落则冷眼旁观:后悔一生?我看父亲只怕是要恨你一生,明明可以拿到的巨富转眼就没了,还后悔呢,不恨死你都算好的了!

    林碧落正碎碎的想着,屋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王爷,王爷,宴上有人闹起来了!”是林克!林碧落心道,一瞬间,林碧落就觉得有些奇怪,她对林家渊道:“父亲,女儿去瞧瞧吧!你好好休息一会!”说着,她也不等林家渊回应,便起身往书房外走去。

    等林碧落开门出了书房见到,却看见林克见到自己,非但没有露出惊讶的神情,反而还自然的来到林碧落跟前:“小姐,宴上有人在闹事,说你有私生子,都有两个多月了!”林碧落对林克的表现很是满意,她知道林克其实是为了通知自己来的,当下,她便对林克道:“造谣生事的直接送去京兆尹,记得和梁大人好好说说!”

    林碧落说着,从袖子里摸出了一钱袋子,而后将钱袋子放在了林克手上:“去打点一番吧,记得做漂亮些!”说着,她便准备进书房,可林克却忽地叫住了林碧落。“还有什么事?”林碧落不解的回头看向林克,只见林克从钱袋子里掏出了一锭金子,紧接着,他将钱袋子还给林碧落:“小姐,太多了!”

    林碧落将林克伸过来的手给推了回去:“不多,管家啊,你女儿这个月不是就要嫁出去了吗?没点厚重的彩礼,你女儿不仅在婆家会被看不清,而且还会丢了我们安平王府的脸,你觉得呢?”林克听见林碧落的问话后,有一刹那的惊讶,随后,他老泪纵横道:“老奴……老奴谢过大小姐!”

    林碧落闻言,笑了笑:“管家啊,你知道的,我从来不养没用的人,这钱给了你,你就要做好事!”“小姐尽管吩咐,老奴愿为小姐披荆斩棘、上刀山、下油锅!”林克闻言,抱拳对林碧落道,林碧落笑笑:“没那么严重,过几日我就要入宫去陪伴公主了,我不在府里的这些日子里,你可要管好这府里的一切啊!”

    林碧落意味不明的说着,林克点点头:“老奴定会好好管理王府!”说完,他又补了一句:“必要时,老奴会派人送信入宫的!”林碧落满意的笑了:“管家啊,时候不早了,快去快回吧!”林克听见林碧落的吩咐,忙点头答应:“是,老奴这就去了!”

    说完,林克便退了下去。而林碧落则是看着林克远去的背影,微微的笑了笑。

    等林碧落再回林家渊书房时,却发现贾氏一脸忧伤,双眼满是泪花,她看见林碧落后,整个人都绝望的闭了闭眼。林碧落见状,不禁好奇了起来:这祖母是怎么了?谁知道林碧落刚想完,贾氏就带着哭腔道:“落儿,你可高兴了?你父亲要把我送回乌伤去了,他说,没有我,这个王府才会安静!”

    林碧落闻言,并没有露出多少诧异的神情,贾氏见状,整个人更加的绝望了:“落儿,你……你会不会想祖母?”林碧落听见贾氏的话,有些忍不住想笑:想你?想你早点入土我可能会,要是想你?做梦去吧!我宁愿梦见恶鬼,都不要见到你!

    贾氏问完话后,久久没有听见林碧落的回答,她知道没戏,当下又哭哭啼啼起来。而林家渊则是很合时宜的说了一句:“母亲,你回去休息吧!”贾氏听见林家渊这赶人的话,身子一僵,就连哭声都停住了,过了许久,她才又继续哭起来:“我真是命苦啊……我真是坏啊……”

    林碧落在一边听着贾氏的哭诉,听着听着,她忽然对贾氏问:“祖母,你这是在骂我还是骂父亲呢?”贾氏听见林碧落的问话,整个人又是一僵,随后也不哭了,就干坐着看林家渊:“渊儿……我……我都半截身子要入土了,你……你忍心看我一个人在乌伤孤独终老吗?我……我也想含饴弄孙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