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 入营

    “小姐,奴婢回来了!”就在林家渊要进书房的时候,黎夭鸾化身的紫烟出现在了林碧落身边,林碧落见黎夭鸾回来了,忙问:“怎么样?金姨娘的尸首找到了吗?”黎夭鸾点点头:“找到了,找到了,我们都没有到地儿,就在城郊遇上了那群抬尸体的人,这不,就直接给带回来了!”

    “找到了就好,找到了就好!”林碧落说着,眼睛瞄了眼贾氏,贾氏此时低垂着头,似是在思考些什么。林碧落见状,对贾氏道:“祖母,走,该好好瞧瞧金姨娘了,顺便,给她磕头认错!”林碧落面不改色的说着,贾氏闻言,却惊得抬起了头:“什么?要我给一个死人认错?还要我认错?”

    “怎么?祖母自己惹得祸端,难道不想认么?”林碧落见状,忽地厉声道,贾氏看见林碧落的神情变化,登时没了话,她支支吾吾许久,林碧落都没听清楚她说了什么。最后是黎夭鸾在她耳边解释道:“老王妃说,这都什么孽啊,居然这么衰……”

    林碧落听了黎夭鸾的解释,冷笑道:“祖母,你若是不肯,也没关系,那我就把金姨娘的神位送到别院去,让你日夜对着她吃饭睡觉,让你日夜都寝食难安!”林碧落说完,贾氏吓得身子一哆嗦:“落儿,你……你别胡来,不就认错吗?我……我去!我去!”

    贾氏说着,便颤巍巍的打算走,这时,林家渊却对林碧落道:“落儿,你们去吧,我要想一想怎么给李昌国平反了!”林碧落闻言,身子一顿,她回头对林家渊道:“父亲,其实要平反,很简单!”林家渊闻言,眼睛一亮:“落儿有什么好计谋?”

    林家渊的言行表现都在林碧落的意料中,林碧落见状,冷笑一声:“父亲只需对圣上说,金氏之死皆因接受不了李昌国抛弃她的事实,然后再将一切的矛头指向兵部尚书。我相信,当今圣上,一定会避重就轻的把你给撇开去审问兵部尚书的!”

    林家渊闻言,细细的思索一番,紧接着,他哈哈大笑:“落儿的计谋果然高超,就依落儿所言!”林碧落闻言,笑了笑:“父亲谬赞了!”林家渊点点头,对林碧落道:“落儿你去吧!”林碧落点点头,正打算离开,却听见贾氏可怜兮兮道:“渊儿,你看你的问题都解决了,那我是不是不用去别院了?”

    林家渊闻言,神色犹豫起来,林碧落当即就发话道:“祖母还是认命吧!”说完,她也不管贾氏什么表情,硬是拖拽着贾氏离开。

    等一切都忙完以后,已经是三更天了,林碧落拖着疲倦的身子回逍游阁时,却发现林铮羽正坐在自己的床上等着自己。“姐,你去哪里了?”林铮羽见林碧落回来,一个飞扑奔向林碧落给了她一个熊抱,林碧落则被林铮羽抱了个实实在在。

    “羽儿,怎么了?怎么这么兴奋?”林碧落对林铮羽问,林铮羽也不说话,就抱着林碧落,过了很久,他松开了手看着林碧落:“姐,你会想我吗?”林碧落一愣,随即想起了自己之前说的话:“嗯,姐会想你的!”林铮羽闻言,点点头:“姐,我要早点去军营!”

    林碧落闻言,有些吃惊:“为什么?”林铮羽答:“姐你都要去宫里了,那我再在家里待着也没什么意思,倒不如早些去!”林碧落闻言,眯着眼看着林铮羽:“那好,明日我便与元邪说说!”林铮羽道:“姐,我明日就要离开了!”

    “什么?怎么会这么急?谁给你改的行程?”林碧落闻言后,连珠炮般的对林铮羽问,林铮羽答:“是南逸王殿下,他刚刚来过,我便与他提了这件事情,这不,他刚走,你就回来了!”“原来如此……可是你……为什么那么急着离开啊?”林碧落对林铮羽问,林铮羽不语,他看着林碧落:“姐,我会努力的!”

    说完,林铮羽便离开了林碧落的闺阁,“羽儿你去哪里?”林铮羽答:“我回我的院子去!”林碧落惊讶的张了张嘴,心底的千疑万虑终究堵在了喉咙里。

    “黎乱,走,去父亲那!”林碧落见林铮羽离开后,对黎夭鸾吩咐一声,黎夭鸾点点头,搀着林碧落便往外走。可是,林碧落却不走了,“小姐?”黎夭鸾对林碧落问了一声,林碧落看着黎夭鸾:“黎乱,你难道就不打算施展你的身法吗?”

    黎夭鸾闻言,恍然大悟:“奴婢还以为……”林碧落见状,笑了:“也是,怪我没说清楚!”黎夭鸾摇摇头:“奴婢不敢!”林碧落道:“也没说你敢!”黎夭鸾:“……小姐你准备好了吗?”林碧落点点头,只见黎夭鸾拽着林碧落一下跳,不多时,林碧落便与黎夭鸾来到了林家渊的书房外。

    “哇,你这功夫厉害啊!”林碧落对黎夭鸾夸赞一声,黎夭鸾笑答:“小姐若是要学,奴婢倒是可以教你!”林碧落眨巴着眼:“真的吗?”黎夭鸾点点头,林碧落见状,做了个调皮的鬼脸:“可惜我不想学!”黎夭鸾闻言,顿时无语。而林碧落殊不知,她这时说的话,在日后却令她异常后悔,当然,那是后话了。

    此时,林碧落站在书房外敲了敲门:“父亲,睡了吗?”只听见屋内传来林家渊的声音:“没有,落儿你进来吧!”林碧落闻言,便进了屋,进屋后,她看见了满地的废纸。顿时,林碧落有些诧异的看向林家渊:“父亲你这是在做什么?”

    林家渊答:“为羽儿写一首诗,可是我怎么写都觉得不好!”林家渊说着,头痛的厉害,林碧落则是望着林家渊:“羽儿方才来过了?”林家渊点点头:“他说他明日就要启程前去金陵的军营,我……我想着该为他做些什么,但是羽儿他却什么都不要……没办法,我……我只好……”

    林家渊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林碧落闻言,点了点头:“父亲,女儿懂得,你且慢慢写吧,女儿来也只是为了这件事,既然父亲已经知晓,那女儿也没有能说的了!”林碧落说着,就要告退,可是林家渊却拦住了她:“落儿,我……是不是一个坏父亲?”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