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 送别1

    “小姐,还考虑什么!”姚纤纤听林碧落敷衍的话,当下急了,可她话刚说完,就感受到了林碧落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姚纤纤一惊,慌忙低垂了脑袋:“奴婢越距了,还请小姐恕罪!”林碧落摆摆手答:“越距?我倒不知道你还会这个,说吧,这么迫切的要我练习毕生诀,有什么目的?”

    林碧落一语中的的点名了姚纤纤的中心思想,姚纤纤抬头愣了愣,紧接着,她跪在林碧落跟前:“奴婢不能入宫侍奉小姐,奴婢怕小姐会受委屈……”林碧落见状,深知姚纤纤对自己的忠实心思,她叹了口气扶起了姚纤纤:“其实,我并不会修炼什么武功,对我而言,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林碧落说完,踱着步子在院子里走着,她走了数步后,姚纤纤又忽地说:“那小姐好歹得学一招两式,这样能避免挨板子的时候,屁股受不住呀!”姚纤纤说完,便用恳求的眼神望着林碧落,林碧落有些呆滞:“还有功夫可以挨板子的?”

    “不错,这是毕生诀里的首招:泥菩萨过江不用愁,铜墙铁壁来安守!”姚纤纤说着,便细细的对林碧落说起了自己师傅曾经用过的招数,林碧落听得神神乎乎,当下便带着姚纤纤进了逍游阁内,拿出了毕生诀细细的看了看,紧接着,她自己试着练了练,很快,她感受到了后臀处有一股子热火般的感受传来。

    “呀!好烫啊!”林碧落惊叫一声,姚纤纤闻言,忙点了林碧落腰间的三个穴位:“小姐,首次练习必须要注意别过度,要不然就会引火烧身,一个不小心就会活活给烫死的!”“有这么严重吗?”林碧落小声的吐槽着,姚纤纤见状,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好了小姐,时候不早了,奴婢先行告退了,这首招,小姐能练还是练吧!”姚纤纤善意的提醒了林碧落一番,随后,便离开了,林碧落望着姚纤纤的身影,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于是,她索性和衣躺在了床榻上面,一边翻阅着毕生诀,一边想着功夫好的样子是如何的酷。

    就这样,林碧落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等她醒来时,却发现自己的脖子生疼生疼的,她第一个反应就是自己的脖子被谁劈了一手刀,但紧接着,她便意识到了自己的睡姿是多么的差:“完了,我这是落枕了!”林碧落心底暗叫一声不好,她忙起床,可惜,脖子的痛感硬生生的将她给扯了回去。

    “小姐,大少爷要走了!”这时,屋外的小桃对林碧落喊了一声,紧接着,小桃端着一铜盆进了屋:“小姐,你……咦?小姐你醒了呀?大少爷要走了,小姐快洗漱一番吧!”小桃进屋时,还以为林碧落没有醒来,所以当她看见林碧落睁眼看着自己的时候,小桃愣了愣,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嗯,小桃,你来扶我起来!”林碧落有气无力的对小桃说了一句,小桃见状,察觉到林碧落的不对劲,她忙不迭的上前扶起了林碧落:“小姐,你怎么了?”林碧落道:“没事,就是落枕了,脖子疼!”小桃闻言,忙要帮林碧落揉揉,可被林碧落拒绝了:“快帮我洗漱吧,今天羽儿要走了,我得去看看!”

    小桃见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当下便动手帮林碧落洗了脸,梳了妆。一切都完成后,林碧落由小桃与黎夭鸾二人一起搀着往安平王府正门走去,此时的安平王府外,人声鼎沸,一副闹哄哄的景象。林碧落大老远的就瞧见了穿着一身平民装的林铮羽,不知道为什么,林碧落只觉得时间过得好生的快。

    “羽儿!”林碧落轻唤了林铮羽一声,林铮羽听见林碧落的声音,而后四处望了望,最终发现了在人群外的林碧落。“姐,你起来了?”林铮羽很是自然的对林碧落问了一句,林碧落点点头:“怎么样?眼看就要离家了,你怕不怕呀?”

    林铮羽摇摇头:“羽儿已经长大了,羽儿不怕,什么都不怕!”林碧落闻言,摸了摸林铮羽的脑袋,可惜,林铮羽却快她一步别开了脑袋:“姐,我已经长大了!”林铮羽一脸无语的望着林碧落,林碧落见状,笑了,而后因为笑产生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导致她毗牙咧嘴的。

    “姐,你怎么了?”林铮羽好奇的望着林碧落,他实在是没想到,自己的姐姐会有这么多的表情。“没事,羽儿,一会是谁送你去金陵?”林碧落转移话题对林铮羽问,她心底下意识的不想林铮羽知道自己落枕。“是南逸王殿下,他说会亲自送我离开!”林铮羽接话道,林碧落闻言,碎语道:“是他啊……”

    说完,林碧落再看林铮羽,却发现林铮羽一脸阴险的看着自己:“姐,你和殿下怎么样了?”林碧落一瞬间红了脸:“你小孩子家家的,管这么多做什么?你个小屁孩!”林碧落说着,便伸手去捏林铮羽的脸,可惜,被他躲了过去:“姐,都说了我不是小孩子了!”

    林铮羽怒目圆睁的望着林碧落,林碧落见状,哈哈大笑起来:“羽儿,在我的眼里,你永远是我的弟弟,永远是小孩子!”林铮羽闻言,叹了口气,无语了。

    就在林碧落与林铮羽闲聊的时候,林家渊与贾氏也从王府内出来了,贾氏出来后直奔林铮羽:“羽儿,我的好孙子,你不要去军营了,那里多累呀……”贾氏絮絮叨叨了一番,然后才对林碧落说了几句,林碧落一眼就瞧出了贾氏的意图,她当下也没搭理贾氏,冷哼了一声后,便别过了脸。

    “母亲,别耽误羽儿了,你瞧,南逸王来了!”林家渊知道林碧落对贾氏的厌恶,他强忍对贾氏的不满劝了贾氏,谁知道贾氏对元邪本就嗤之以鼻,她听见林家渊提起元邪时,当下便讽刺般的说:“哼,一只山鸡也想做凤凰?我呸!活该住冷宫!”

    林碧落闻言,眼神锐利了一番,紧接着,明亮的眼珠便少了光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