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 平反风波2

    半个时辰后,小桃领着一花白须发的老翁进了逍游阁,那老翁为黎夭鸾诊了脉后,一脸震惊道:“怎……怎会有如此怪异的脉象?”林碧落不解的看着老翁,老翁道:“这位姑娘的脉象时浮时沉、似生似死、若有若无,奇也、妙也、怪也!”

    林碧落对此有些不解,正要发问,却听见老翁说:“这位姑娘的伤无碍,老朽就告辞了!”说完,老翁如一阵风般的离开了林碧落的闺阁,而小桃则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小姐,这……这怎么回事啊?”林碧落摇摇头表示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回头看了眼黎夭鸾,却见黎夭鸾一脸有话说的样子。

    “黎乱,还是你自己解释一下吧!”林碧落对黎夭鸾道,黎夭鸾答:“小姐,你也知道血炎石为我重塑了容貌,所以我身上的一切都重塑了一番,包括脉象。”林碧落闻言,恍然大悟,她心道:“这不就是好莱坞大电影里头的生物变异吗?”

    “难怪了!”小桃煞有其事的说着,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难怪了!”林碧落瞧着小桃那样子,笑了,但很快她又沉下了脸:“小桃,随我去一趟地牢,去瞧瞧那伤了黎乱的兔崽子!”林碧落说着,便打算起身,黎夭鸾却忽地拦住了林碧落:“小姐,带着这个去,蒋器即使再嘴硬,他也会开口的!”

    说着,黎夭鸾将一枚圆滑的璞玉递到了林碧落的手上,林碧落细细地看了看,发现璞玉的正面刻着一双比翼鸟,而背面则雕着一个硕大的“娇”字。一瞬间,林碧落便明白了黎夭鸾的意思,也弄懂了这块玉的来源,她对黎夭鸾说:“黎乱,还是你办事稳妥得当!”

    说完,她也不管小桃那一脸哀怨和酸溜溜的脸,径直往逍游阁外走去。“小姐,你刚刚说黎乱办事稳妥,那奴婢呢?奴婢怎么样?”小桃搀着林碧落离开了逍游阁后,有些畏怯的问了林碧落一句,林碧落对此不作回答,她只看了眼小桃,随后缓缓道:“你啊,还待锻炼,要不,你去练功夫吧?”

    林碧落半开玩笑的说着,可谁知小桃却一口答应了:“好!奴婢去练功夫!”这下林碧落有些尴尬了:“你去练功了,那谁来伺候我啊?”小桃为难的看着林碧落,支支吾吾道:“不是……不是有黎乱吗?”林碧落白了眼小桃:“黎乱会伺候我洗澡吗?”

    小桃顿时哑了声,但很快她就乐呵起来了,林碧落看出了小桃心思,知道小桃想明白了,当下她便对小桃说:“记住了,别争风吃醋,在我这里,两个人都是平等的!”小桃谦逊的点了点头,随后继续搀着林碧落往地牢走去。

    去地牢的路上,林碧落遇见了红光满面的林家渊,他此时还穿着朝服,但是却一脸的神采奕奕。“落儿拜见父亲!”林碧落对林家渊行了一礼,林家渊见状,赶忙扶起了林碧落:“落儿啊,还是你的主意好,你是不知道,那兵部尚书被揭了老底以后那样子,哎哟,真是气的半死呀!”

    林家渊说着,哈哈大笑了一声,但很快,他又沉下了脸:“不过落儿,这羽儿与心澜公主是怎么回事?怎么外头有人在传他们之间有私情呢?还有,今朝羽儿临行前,那心澜不是来了吗?难道他们之间真的有什么?”林家渊问着问着,又忽的露出了一脸奸笑,林碧落瞧见后,差点想呕。

    “父亲,羽儿与心澜之间并没有什么事儿,你若是不信,落儿也没有办法。但是,眼红咱们安平王府的人现在可多着呢,保不准是哪个犄角旮旯里的扫帚在那里传谣言,父亲,落儿建议,该平息的就平息了,心澜公主出嫁在即,可别给异国使臣理由参咱们一本!”林碧落细细的说着其中的利弊,林家渊听后,大惊失色。

    “落儿,你说心澜公主出嫁在即?为什么我不知道?”林家渊好奇的望着林碧落,林碧落答:“这是人宫中的私隐,落儿也是无意间听南逸王殿下提起的,所以啊父亲,为了谨慎起见,咱们最好清理那些杂七杂八的谣言,把造谣者抓个干净!”

    林家渊见状点了点头:“我这就去安排!”说着,他便打算离开,可林碧落却拦住了林家渊:“父亲,你和我去见一见造成此次谣言盛行的罪魁祸首之一吧!”林碧落说着,便示意林家渊去地牢,林家渊点了点头,一脸诧异和惊奇的跟在了林碧落的身后:“落儿,你什么时候还抓人了?”

    林碧落走在前头,心底冷笑一声:“若不是我抓人,你林家渊现在保不定在哪个流放地过着吃沙吃土的日子呢!”当然,这只能在心底想想,林碧落实际上回答林家渊的话是这样的:“父亲,落儿凑巧知晓了这个人,所以就派人去逮了他回来,但愿父亲见了不会慌乱!”

    林家渊闻言一听,慌乱?我怕过谁?但是很快他就紧张兮兮的对林碧落问:“落儿,你抓了的是什么人?”林碧落笑而不答,径直走下了暗黑的地牢,一盏枯黄的灯引着她们来到了地牢底下。“小桃,掌灯!”林碧落对小桃吩咐一声,小桃答应了一句,便拿出了火折子,点亮了地牢底下的蜡烛。

    在橘色的光圈一点点的放大后,在地牢的光线全部明亮后,在林碧落身后的林家渊终于看清了那睡倒在地牢内的人是谁,他惊呼一声,而后急躁的在地牢狭小的空间里踱步说道:“落儿啊落儿,你怎么……怎么把他给逮回来了?你难道不知道当今蒋妃是他的谁吗?”

    “我管蒋妃是他的谁!”林碧落嗤笑一声,对林家渊的表现嗤之以鼻。林家渊闻言一愣,随后他看着林碧落:“落儿,你可有应对之策?”林碧落摇摇头:“没有!”林家渊闻言,再次慌乱起来:“这可怎么办,他可是副统领啊,掌管皇城安危的金吾卫啊!”

    “那又如何?杀了他一了百了!”林碧落说着,笑盈盈的亮出了那把可伸缩的匕首,林家渊见状,拦住了林碧落:“落儿不可,你一旦杀了他,那么朝中定会大乱的!”林碧落对林家渊的反应感到可笑:“谁说我要杀他了?要杀,我也是把他送去皇城,让陛下亲自杀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